案發第五天,萩原信二還是沒有上學。喪禮也結束了,實在沒有理由繼續請假。永井弘美這天從學校打了數次電話,但沒有一次打通。

 

――難道出事了?

 

弘美心中擔憂,決定在放學後到萩原家看看狀況。包含喪禮那天在內,這是弘美第三次拜訪萩原家。喪禮那天,信二看起來也還算有精神。

 

跟前兩次拜訪時比起來,今天萩原家的氣氛顯得冷清許多。之前來到這裡,一次是案發當天,另一次是喪禮,兩次都聚集了不少人。但今天不僅看不到一個人,而且天空陰霾不開,加上屋內幾乎沒有透出一絲燈火,更是讓整個空間一片死寂。

 

弘美略一遲疑,按下圍牆門邊的對講機按鈕。屋內完全沒有傳出門鈴聲,難以判斷這麼做是否有效。弘美只能靜靜等著,任憑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等了兩、三分鐘後,弘美決定緩緩轉身邁步。看來屋裡沒人,繼續守在這裡也沒用。

 

但就在這時,對講機突然傳出了說話聲。「老師,進來吧。」那是信二的聲音。弘美急忙湊向對講機,說道:

 

「萩原,你為什麼……」

 

「我會好好解釋的。門鎖開了,進來吧。」

 

弘美嘆了口氣,走進圍牆內。原本車庫裡總是停著兩輛車,但此時弘美察覺較大的那輛今天不見蹤影。

 

打開玄關大門一看,信二正笑臉盈盈地等著自己,身旁沒有其他人。

 

「為什麼不來學校?」

 

「等會再說教吧。」

 

信二喜孜孜地將弘美迎入房間。

 

「只要對講機響起,我就會拿著這個,站在這裡偷看。若是不想見的客人,我就不會理會。」

 

信二拿著雙筒望遠鏡站在窗邊說道。確實從那個位置能夠清楚看到門外。

「我還打了電話,但是沒有人接。」弘美說道。

 

「從電話鈴聲沒有辦法判斷來電的人是誰,所以我從來不接。」

 

「父母呢?」

 

「不在。」

 

信二的口氣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在……?」

 

「爸爸到公司去了,那女人不知去了哪裡,總之兩人都沒有回家。」

 

信二一屁股坐在床上,接著說道:

「老師,妳應該還記得吧?事情發生的那天早上,不是有個男人來到我家嗎?開一輛白色豐田皇冠汽車,一副裝腔作勢的態度。」

 

「記得。」弘美頷首說道:「你說那是父親公司的人,還說他很優秀。」

 

「那傢伙被逮了。」

 

「咦?」

 

弘美不明白信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那傢伙姓中西,是那女人的情夫。據說每次我爸爸出差,他就會在三更半夜偷偷摸進我家,我竟然完全被蒙在鼓裡。發生事情的那天,我爸爸也出差去了,原本預定在外頭住一晚,所以警察懷疑他又偷溜了進來。」

 

繼母與父親的屬下有染……如此驚人的事情,信二卻說得渾若無事,簡直像在說一件同學之間的小秘密。

 

「聽說昨天警察到公司把中西帶走了。我爸爸從昨天開始到公司上班,但昨天晚上並沒有回家。幾個刑警來到家裡,問了那女人不少問題,我一直躲在旁邊偷聽。那女人否認跟中西偷情,但她晚上就跑了出去,沒有再回來,等於是默認了。反正家裡多的是錢,我一個人住也比較輕鬆自在。」

 

「你猜得到母親可能會去哪裡嗎?」

 

「猜不到,也不想猜。」

 

「但是……」弘美想了一下,說道:「如果那個姓中西的人真的是兇手,母親應該不會否認跟他偷情才對,因為那等於是包庇殺死兒子的兇手。」

 

信二沒有應話,仰頭倒在床上,默默地看著天花板。半晌之後,他才以充滿不屑的語氣咕噥了一句「誰知道」。

 

弘美一時無事可做,只能在房間裡左顧右盼。書桌上攤開放著教科書及筆記本,檯燈也開著。弘美實在無法理解,為何這個學生在這種時候還能靜下心來看書。

 

「對了……」弘美驀然想起今天來到萩原家的目的。「你還不打算上學嗎?」

 

「上學啊……」

 

信二輕輕呢喃,接著突然跳下了床,走到桌邊,在抽屜裡東翻西找。片刻之後,他取出一個小瓶子,遞到弘美面前。

 

「這給妳。」

 

那是一瓶法國製的香水,標籤上印著「Vol de nuit」。弘美也曾聽過,中文名稱是「夜間飛行」。

 

「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弘美問。

 

「妳別管,總之送給妳。」

 

「這種東西老師不能收。」

 

「請妳收下。」

 

「不行。」

 

弘美說得斬釘截鐵。信二的臉色微微一沉,咕噥道:

「好吧,那我想請妳幫個忙……抹一點這個香水。」

 

信二以懇求的眼神凝視著弘美。

 

那無助的神情令弘美實在不忍拒絕。

 

「就這一次喔。」

 

弘美打開小瓶子的瓶蓋,以中指沾了少許,抹在耳朵下方。甜中帶著微苦的香氣頓時將整個空間輕輕籠罩。

 

「這樣可以了嗎?」弘美問道。

 

信二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能靠近妳,聞聞那個味道嗎?」

 

弘美向來禁不起他人哀求,略一遲疑後旋即說道:「好吧。」

 

信二來到弘美面前,緩緩將臉湊過來,抬起了鼻子輕輕呼吸。

 

「好香。」

 

弘美蓋上瓶蓋,想要將香水還給信二,沒想到信二突然撲了過來。那不像是惡意的偷襲,反倒像是熱情的擁抱。弘美被這麼一撲,整個人仰天摔倒,信二立即騎了上來。

 

「你幹什麼!住手!」

 

弘美拼命掙扎,但信二力氣驚人,竟無法將他推開。弘美可以感覺到信二的嘴唇在自己的脖子上遊移。

 

「夠了沒有!臭小子!」

 

弘美奮力揮出右掌,打在信二的耳朵上。「啪」的一聲沉重聲響,信二的力量頓時減弱,弘美趁機自信二的懷裡掙脫。不過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全身已滲出汗水。

 

信二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弘美則退到牆邊,俯視著信二。兩人皆不發一語,寂靜中只聽得見兩人的粗重呼吸聲。

 

「你……你幹什麼……」

 

弘美低頭看著信二,又說了一次相同的話,但這次口氣已不像剛剛那麼嚴峻。

 

信二呼吸得相當急促,肩膀劇烈起伏。不一會,弘美察覺他的身體在微微顫抖。

 

「萩原……」

 

信二依然沉默不語,只是握緊了雙拳,身體異常僵硬,簡直像在強忍著痛苦。好一會之後,信二以呻吟般的語氣說道:「對不起……」

 

「你到底怎麼了?」

 

「對不起……」信二依然趴在地板上,又道了一次歉。「拜託妳回去吧……」

 

弘美拿起提包與外套,來到了走廊上。信二動也不動,弘美朝著他的背影問道:

「你明天……會來學校嗎?」

 

信二毫無反應。弘美輕輕嘆了口氣,轉身走向玄關。

 

 

7

中西幸雄依然否認犯案,甚至不承認與萩原麗子之間有不尋常關係。搜查團隊找不到有力證據,瀰漫著一股焦躁不安的氣氛。

 

「我實在不懂。」

 

高間將菸蒂伸到菸灰缸裡捻熄,恨恨不已地說道:

「中西跟麗子明明有一腿,這絕對不會錯,而且案發當天,中西曾溜進萩原家,這也是千真萬確的事。」

 

高間與日野根據重考生光川幹夫的證詞,從萩原家的相關人士中挑出了擁有白色高級轎車的人物。接著,從清單中挑出晚上能夠自由行動,也就是單身或實際生活接近單身的人物。最後,再從中挑出與萩原麗子常有機會見面的人物。

 

如此篩選之下,中西幸雄很快便浮上了檯面。他是萩原啟三的得力左右手,經常有機會出入萩原家,跟麗子應該也見過面。他的愛車是白色的豐田皇冠,刑警拍下照片拿給光川幹夫指認,得到的回答是「確實有點像我看到的車子」。雖然這證詞說得有點心虛,但也算是得到了個佐證。而且包含案發當晚在內,只要是啟三出差的晚上,中西都沒有明確的不在場證明。

 

問題是警方一直掌握不到關鍵性的犯案證據。

 

「不用擔心,遲早我們會揪出那傢伙的狐狸尾巴。」

 

坐在隔壁的日野握著手中的茶杯,信心十足地說道。

 

「我很高興你這麼有幹勁,但我說的不懂,不是這個意思。」

 

高間從菸盒裡抽出折彎的一根,接著說道:

「我不懂的是萩原麗子的心態。」

 

「麗子的……心態?」

 

「嗯。她既然知道中西那天晚上曾溜進家裡,一定猜得到是中西殺死了嬰兒。既然如此,她為什麼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以本案的利害關係來看,她不是應該坦承一切,讓中西接受法律制裁嗎?但她不但什麼也沒做,而且還躲了起來。難道她認為隱瞞偷情事實比替兒子報仇還重要?」

 

「原來如此,這確實很難說得通。」

 

「對吧?所以我說我不懂。」

 

高間焦躁地吐出了一口煙霧。

 

 

 

source: fujitv

 

 

 

 

本文摘自《沒有兇手的殺人夜》

 

 

你想過自己會在什麼樣的處境,

跨越那一條名為「殺人」的界線?

 

日本推理天王 東野圭吾 犀利描繪凶手百態

七篇危險短篇,引領我們窺見心中黑暗的那一面

 

★精采書寫「殺人動機」,打造推理短篇全新體驗!

★話題日劇《東野圭吾推理劇場》原著,

三浦春馬、戸田恵梨香、坂口憲二、唐澤壽明All Star共襄盛舉!

★收錄東野圭吾首度挑戰「短篇推理」的起點

 

「不知各位判斷短篇推理好看與否的基準是什麼,

 是犯人的身分?詭計?還是動機?

 我認為在三者中,動機最容易令人感到意外。 」

 --張筱森(推理評論家)

 

【故事簡介】

 

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所鋪成的。

你,曾經成為別人地獄的鋪路者嗎?

 

荻原信二的弟弟是三個月大的嬰兒,他在深夜慘遭勒斃。警方調查後,發現荻原一家怪事連連,在他們哭泣的面具下,似乎藏著見不得人的恐怖面孔……

 

孝志有個祕密樂趣,他會在每周三夜晚溜到女校體育館,偷看一名少女練習跳舞。然而當他鼓起勇氣接近少女時,對方突然銷聲匿跡。經過調查,她原來不是女校學生,且沒任何人見過她,青澀的初戀宛如成了毛骨悚然的鬼故事……

 

厚子的丈夫到大阪經商,她只好獨住京都。一日,她接到警方告知丈夫被殺的消息而傷心不已,但比起凶手,她更憎恨大阪,她相信那座貪婪低俗的城市,才是害死丈夫、粉碎幸福的真正凶手……

 

正樹失手殺死家庭教師安藤由紀子,全家人絞盡腦汁掩飾這起殺人事件,並且思索處理屍體的方法。好巧不巧,由紀子的哥哥上門打探妹妹消息,雙方的鬥智將通往什麼樣的結局?

 

你一定動過「好想殺死這個人」的念頭,

卻不曾付諸實行。因為真正的「殺人」,

都是發生在我們最毫無防備的時刻。

 

微不足道的蓄意/黑暗中的兩人/舞孃/無盡之夜/

白色凶器/再見了,教練/沒有凶手的殺人夜

7篇短篇,7種交錯溫柔和殘酷的殺人現場

  

 

作者|東野圭吾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

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入圍美國愛倫坡最佳長篇小說獎、

巴利獎(The Barry Award)新人獎,

並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推理小說部門選書。

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獲得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3年以《夢幻花》獲得第26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獲得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

出道已超過30年,推出80部以上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