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並非生來就勇敢無懼,我學會對自己溫柔,然後終於明白真正的勇敢是存在脆弱之中

女孩的心動發現

Search

tags
Follow Us _
Follow Us _
service4n@niusnews.com
106 台北市忠孝東路4段285號
@2021 niusnews

天天妞一下,天天好心情

天天妞一下,天天好心情
service4n@niusnews.com
106 台北市忠孝東路4段285號
@2021 niusnews

人並非生來就勇敢無懼,我學會對自己溫柔,然後終於明白真正的勇敢是存在脆弱之中

人並非生來就勇敢無懼,我學會對自己溫柔,然後終於明白真正的勇敢是存在脆弱之中 吳姍儒、Sandy Wu、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
share
贊助商廣告
白金版位
在人眼中,25歲是女孩,而35歲卻得是成熟女人。30歲,成了一道關卡,一旦跨過,好像「只能成熟」。但明明,自己還是原來的小女孩啊!對自我、人生的困惑,一點也沒少過。
 
吳姍儒Sandy Wu推出首本散文力作《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二十歲下半,三十將至,寫給半生熟女人們的溫柔宣言。

 


 

《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內容摘錄 

   

 

我從未迷戀過張愛玲。我聽說她傳奇才氣橫溢,我聽說她是一齣悲劇包裹為人生劇,但我卻從未迷戀過這位才女。不過,有件小事,我從她身上學習:身為女人,我們擁有最大的武器是溫柔。

 

許多人問我,被攻擊、被誤會、被刺穿、被割傷……到底該怎麼處理? 我沒有強而有力的答案,如那聰慧卻踏上悲戚塵埃路的女子般,我們只能柔軟。

 

我曾說過,我們應該可以成為一支沿街販賣的美麗夢幻棉花糖,任人看了都會眼睛一亮的單純與平實。我們是糖,但我們有變化型,擁有我們的副作用是你會少一隻可以忙自己事兒的手,但我們絕不耽誤你,我們會自己化去。

 

我的蓬鬆讓我成為巨大的鮮豔的靶,若有一把箭遠遠地朝我射出,我不會挺身用內裡那弱不禁風的木桿兒支撐住,我亦不會閃躲,可我也不一定願意壓縮。我為何要壓縮? 若真有那些攻擊朝我走來,就讓它射穿我的心吧。痛還是很痛,傷還是很傷,苦還是有,但就讓它吧。

 

粉色的、鵝黃的、天藍的……各色的棉花糖會扯破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孔,有些小的透了光,有些大的成了漏風的窺孔。形而上,我們會改變、會留下痕跡,但我們的本質不變,我們是糖,我們是甜的。

 

我是這樣信任溫柔的。我相信溫柔不只是忍耐,而是充滿虔敬的謙卑,那種信仰正義的心靈是很難被剝奪的。我相信溫柔是女人最獨一無二的武器,如林徽因說:「溫柔要有,但不是妥協,我們要在安靜中不慌不忙的剛強。」如席慕容說:「在年輕的時候,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請你,請你一定要溫柔的對待他……若你們始終溫柔的相待,那麼,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瑕的美麗。」如李清照於《減字木蘭花》說:「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

 

我學會對現實世界溫柔,對愛的人溫柔,我幾乎從不與外界摔角,因為我知道勝負是剎那,很多時候感覺是輸了實際上卻贏了才是真的。當我被給予了正面積極甚至高情商的肯定,我心裡是攙雜喜悅與謹慎的,天性使然,面對誇讚我竟然開始思考是什麼形塑了我? 開始質疑那是我真正想呈現的模樣嗎? 難道我這般無感嗎?

 

這種程度的思辨,其實又要說回《小明星大跟班》第一次開錄前,王偉忠先生對我說過的一席話了。

 

那是個年初,中天後台忙碌,我傻愣地杵在鏡子前。Rundown上字字句句都用力看著,我很緊張雙手都冷了。突然,從鏡子裡看見偉忠哥踏進後台休息室,中氣十足地向大夥兒打招呼,我轉身開朗地笑了。偉忠哥牽起我的手說:「丫頭,妳太瘦了呀! 手怎麼那麼冰冷?」我侷促地把手收回,試圖搓揉手掌讓它們努力暖和些,可能是太緊張了吧……

 

「丫頭啊,偉忠哥對妳沒什麼要求啊! 功成名就什麼的……那妳都會自己達到的。偉忠哥就只要求妳追求『身心靈內外合而為一的平衡跟健康』啊!」當時我二十六歲,這句話反覆思量都沒法兒懂,直到二十八歲那年身體完全失去控制,我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短短兩年,我面對所有接踵而至的挑戰都全盤接受,深深抱著「有工作就做,好好做到沒有工作為止」的心態,我的生活中開始有了忙碌與繽紛,可生命裡卻生成許多壓縮的塊狀,都是我不經意刪減甚至忽略的部分,包含玩樂、休憩和安靜。

 

我不想用「努力」來形容那幾個短短的年頭,畢竟很多人都很努力,況且從十八歲開始我就只懂「衝撞」。我慣性地把時間填滿,只因大學時突然明白時間與金錢就是諺語中的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當大學生時,為了想回家,突然暴衝連續幾個學期都拿三十個學分(一般學生只需拿十二至十八學分),才讓大學能在兩年半讀完。出社會當老師,也選擇一週工作七天。白天國中教書,放學去教兩家補習班,週末則是七位家教學生輪番上陣。

 

我不知道我要贏得什麼,我也沒有想跟任何人比拚,我只是很想搶時間,或是……用時間搶錢。我刪除所有娛樂及休閒,甚至沾沾自喜沒有虛度一絲一毫的光陰,直到進了演藝圈,開了無聊咖啡,多了管理經營的職務這雙重身分,我才開始發現,衝撞是會有後果的。

 

一開始,我以為只是緊張造成經常性的上台前後高燒胃痛,後來從莫名高燒退燒卻找不到原因、感冒生病不間斷,直到一放假就住院……醫生說,暫時沒有第一、第二線的抗生素可以用了,身體不斷發炎,底子不夠好,心理壓力和緊張感持續增加,到最後我常常半夜尖叫哭泣著嚇醒。

 

我只知道應該是身體壞掉了,卻忽略最恐怖的是我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痛感。指的並不是病理上的痛感,而是心理上的痛感。我只知道我身體很累很累很累……卻對心靈上的感受麻痺遲鈍。

 

因緣際會下,我放棄了總是單靠自己解決問題的習慣,開始打開心胸去試圖從科學角度理解心理及人類。大量閱讀、詢問、查找資料……認識自己的荷爾蒙、大腦、身體和情緒的相互關係及運作方式,並嘗試從日常飲食和行為開始調整改變。包括在最忙碌的年底請假去歐洲遊玩,甚至浪費時間拼圖玩黏土。

 

一年內,我的身體開始起了很大轉變。我對於自我情緒的理解,升級到另一個層次的敏銳度,面對飲食上的想望多了些了然於心,進而可以好好用時間去取捨,不再任憑大腦發出的指令為所欲為。

 

過往,我以為時間會帶走一切酸楚,我甚至以為深深掩埋的終將自然成為肥,沒想到身體是會反撲的獨立個體。我越是虐待他,他越是報復得凶。原來,生命中未解的一切並不會成為養份,反倒會是阻擋幼苗扎根的荊棘。我開始學習允許各種感受存在,允許那些被界定為不夠成熟的情緒逗留,我開始懂得細細品味吳姍儒這個人從頭開始生成的過程,並稱之My Becoming。

 

原來偉忠哥說的是真的,一個人必須興盛,那他的靈魂身體都得興盛,他不能只是餵養自己的身體而忽略心靈,他必須同時照顧好身心靈的平衡與健康,才能有豐盛的生命。此後除了擁有健康,我也才真正看懂並悟出那一點點的溫柔。

 

張愛玲、林徽因、李清照……這幾個聰慧而有才的女人懂得對愛人極致溫柔,深愛之外,多半是委屈和難以下嚥的憂愁,和她們相比,我多學了幾樣。我學會對自己溫柔,對自己的情緒有感,對自己的價值不存留一絲絲懷疑。我不再允許任何錯待,即便很多時候,錯待我的,正是我自己。回應大眾對我的肯定,我想我絕對不是天生積極正面,而是我願意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並想辦法找幫助找專業好好處理它。

 

我絕對不是生來就勇敢無懼,而是我終於明白真正的勇敢是存在脆弱之中,當我願意把脆弱拿到陽光下攤開來曬一曬,我就不再是想獨自爬出流沙的女孩,我是最勇於與自己面質的女人。

 

回頭想想,十四歲到美國念書的孤單遊子生涯、二十一歲初出茅廬的衝撞一切的小社青、二十八歲健康瓦解破碎重組的Sandy……一路以來,我只有感謝。除了感謝家人,也謝謝凌霄阿姨、黃和白英,謝謝我的學生們,謝謝演藝路上所有前輩和同伴們,謝謝所有支持著我學習價值、勇敢、與溫柔的朋友們。

 

接下來,我即將迎來最期待的三十歲。

 

我不知道三十歲將賜什麼給我,甚至還有點像二十一歲那樣徬徨,但我就是期待。期待下一個七年的路我會遇上什麼。噢,上帝啊,讓世界也對我溫柔吧!願正讀著這本書的你,也可以成為一朵棉花糖。

 

不論世界如何對待你,不論你是否感到無奈遺憾,不論你被標上什麼價碼……

你接收和給予愛的能力不變,你的本質不變,你的價值更不變。

願我們永遠記得,我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願我們都活得好好的。

 

 

本文摘自《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

 

 

 

「你的價值,不需要由任何人定義;
你的存在,本來就值得你自己的青睞。」
 
吳姍儒Sandy Wu首本散文力作!
二十歲下半,三十將至,寫給半生熟女人們的溫柔宣言。
 
在人眼中,25歲是女孩,而35歲卻得是成熟女人。
30歲,成了一道關卡,一旦跨過,好像「只能成熟」。
但明明,自己還是原來的小女孩啊!對自我、人生的困惑,一點也沒少過。
 
此時的女人,腳上穿著許多不合腳的鞋——
「被迫迎合的人際關係」、「有毒傷心的愛情」、「戴上面具的偽裝」……
想好好愛人、想擁抱未來,卻總是一再受傷,
於是,硬撐出堅強,成了一朵朵帶刺卻脆弱的玫瑰。
 
◇吳姍儒淬鍊下筆,寫女人的愛與傷、溫柔和倔強◇
 
「我寫很多女人的故事,她們愛、她們傷、她們駭、她們殤……可她們本來都只是女孩啊!那些充滿眼淚的過程讓我這旁觀者學習許多。一篇篇都是委屈,一遍遍再重新爬起……」——吳姍儒
 
吳姍儒,30未滿……
 
• 頂著美國高學歷回台,卻因身分證上的父母名求職受阻。人說她是星二代。
• 辭去英文老師一職後,拾起主持棒表現亮眼。人說那是靠爸。
• 憑藉聰慧反應,六年內二度獲頒金鐘獎,成為史上最年輕主持人得獎者。人說那是靠前輩。
• 親自經營咖啡廳,一手舉辦專屬女人自我提升課程。人依舊說那是靠關係。
 
即使努力一一達到目標,社會仍屢屢告訴一個女孩:
「妳還不行,妳只是影子,妳的價值不可能單靠自己的努力得來。」
 
而自己呢?該如何看待自己?
看似達到某些成就了,但心中踏實了嗎?接下來,該往哪走去?
 
吳姍儒,是個不停止發問與思辨的女孩。自21歲大學畢業後,即踏著尋求解惑的道路跌撞走著。她亟欲理解,每人脫下光鮮亮麗的外殼後…… 「到底生下來是要做什麼的?」「能帶給自己什麼?」「能帶給世界什麼?」「愛是什麼?」「改變又是什麼?」
 
◇這一次,她是作家吳姍儒◇
 
全書16則故事,吳姍儒寫下關於自己,關於女人的受傷與重生。
在她們的故事裡,你能找到一部分困惑的自己、憤怒的自己、挫折的自己。
 
◆一場友誼斷裂,使她痛徹心扉,也更懂得人際界線
 
「……我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在風聲中略知她不滿我們的關係是我在主導(甚至照她形容的「控制」),也曾聽說她早就受不了「擔任」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以為我們倆在角色中是平衡的互補,我以為我們相處之間是拿出默契美好適切地彼此退讓,我以為她委婉中沒有犧牲,我以為她表現出的緊張擔憂是喜歡被我完美保護遮掩的。直到跟我熟稔的另一個姊妹特意打電話給我,叫我不要老是雞婆管別人的事,我才恍然大悟這當中發生了什麼事。我的好朋友,我如此喜愛而欣賞的好姊妹,原來不停向其他人傾吐心聲……
 
欲哭無淚,啞巴吃黃連,哀莫大於心死,都是從同一個人身上學到,也是不容易啊! 回頭看這四、五年的關係,走到最後,竟是硬生生地體會人家真的沒有要把妳當朋友,我雖有傷卻滿心感謝。」
 
「因為她,讓我理解為什麼人需要花力氣去了解畫界線的藝術,也終於學會在經歷一段失去的過程中如何療傷,或是與自己的悲傷共存。」
 
◆至於愛情,不合腳的鞋,總有天要脫掉
 
「很多女人會為了穿上限量設計師高跟鞋搶破頭,硬是削足適履,即便尺寸不對、版型不順、款式不搭,都還是願意一腳塞進小號尖頭鞋。看似漂亮高調,但明眼人一瞧就知道那內裡的歪七扭八才是真的。」
 
「在關係中沒被好好對待,就跟穿了尺碼不符的鞋一樣,愛自己就一腳踢開吧!」
 
◆了解自己真正的情緒,才能好好與自我和解
 
「一個人會生氣,不管表面上的原因是什麼,最終都和兩種脆弱感受有關:一是「害怕未知」,另一個是「害怕再次受傷」。所以,當人有生氣的情緒時,真正要解決的,不是表面上爭論不休的事件本身,而是薩提爾冰山理論中最底層那最脆弱膽小的感受。」
 
吳姍儒想要告訴脆弱、自我懷疑的你:
 
「真正的勇敢存在脆弱之中,當願意把脆弱拿到陽光下攤開來曬一曬,
就不再是想獨自爬出流沙的女孩,而是最勇於與自己面質的女人。」
 
一張千元紙鈔就算被揉爛了,也無損它本身的價值。
我們又何須為了別人莫須有的標籤與評論,影響對自己的認知?
值不值得被愛,與外在無關;妳的價值,也不該建立在別人給的標籤裡。
 
本書帶你深入內心,找回自己真正的需要。
寫在吳姍儒20歲尾聲,接下來的30歲,Sandy仍繼續學習。
送給自己,也送給每位仍在探索、發掘自我意義的你。
 

 

作者:吳姍儒

出版社:三采

share
妞活動 _
贊助商廣告
贊助商廣告
latest news _
latest
READ MORE
New Member_
加入會員
歡迎使用fb帳號直接註冊加入會員。提醒您,別忘了驗證您的手機號碼,才擁有妞活動抽獎資格唷!
同意收到妞新聞電子報
已了解並同意 妞新聞會員權益聲明與隱私權條款
妞會員註冊
FACEBOOK快速註冊
粉墨誌女生研究室
Q.
姓名:
Email:
生日:西元
性別:
*請務必確認個人抽獎資料之正確性,若資料不全或錯誤,致無法核對、通知活動相關訊息或送達獎項,視同放棄中獎資格。
下一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