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年級生,或許還記得童年時的迪士尼情境喜劇《小查與寇弟的頂級生活》,隨著時間過去,如今飾演寇弟的寇爾史普洛茲終於要首次出演「非與哥哥演出同一角色」的劇情長片了。雖說電影從定名後就在北美受到不少批評,但仍舊獲得25歲以下觀眾的喜愛,這,就是青春浪漫劇情電影的魅力。

改編自同名小說,《愛上觸不到的你》講白了就是另一部「重症青少年愛情電影」,甚至四月又有一部《Departures 真愛,再出發》又是以絕症青少年為主題的浪漫劇情片。不過,與2014年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不同的是,男女主角們不但被彼此的疾病所牽絆住時間,還多出「距離」的變因來圍困這段戀情。史黛拉是個平凡的17歲女孩,擁有一群知心好友,並喜歡透過Vlog分享自己的生活。某天,她在醫院裡邂逅了擁有同樣疾病、迷人、狂傲又帥氣的男孩威爾,讓她自律且嚴謹的小世界,產生天翻地覆的轉變。同為「囊狀性纖維化」患者的兩人,為了控制病情,必須永遠保持安全距離。當兩人的情感逐漸升溫,他們也愈來愈無法抑制想要觸碰彼此的衝動。究竟,這段連「觸碰」都不被允許的戀情,是否能夠讓兩人重燃對生命的熱情呢?

 

從古至今,生離死別的愛情總是能賺人熱淚,即便可預期性高,還是會有人買單。但是,《愛上觸不到的你》在北美引起很多罵聲,不是沒有原因的。醜話說在前頭,就先來談談發生了什麼事吧。首先,劇情的確是陳腔濫調,標準的「男孩遇見女孩,男孩失去女孩,男孩找回女孩」,只是電影對於最後「男孩找回女孩」的定義不太一樣就是了。再加上角色的設定流於固定,史黛拉嚴重的強迫症或許有些新意,但威爾就是標準高中女生夢想中的「壞男孩」。不是真的作奸犯科,但就是滿不在乎、吊兒郎當的酷男孩。讀到此,便可完全掌握情節可能走向,勢必得由這有著強迫症的溫暖女孩來改變並融化這位壞男孩的心。倒是值得嘉許的一點是,編劇並沒有讓兩人被愛沖昏頭才踰矩接吻,而是安排了一個「不得不」的情境,讓威爾在權衡之下做出的正確選擇

 

「我們連呼吸的空氣都是借來的。」

 

另外一個招致批評的原因為「囊腫性纖維化(cystic fibrosis,縮寫為 CF)」的呈現。這是一種遺傳疾病,常見於擁有北歐血統的人。朋友查詢了文獻表示,相較於美洲與亞洲,北歐的新生兒盛行率大概是1/2500,大約高出13倍之多。最常影響的是肺臟,每個人症狀不盡相同,而若是肺部遭細菌感染則容易導致呼吸困難與積痰,其實這部分電影都有忠實呈現,不僅讓史黛拉的好友因呼吸困難逝世,也有針對拍痰背心的說明,讓觀眾對CF有了初淺的認識。同時,每個人感染的細菌皆異,以《愛上觸不到的你》來說,威爾感染的菌種甚至讓他陷入「換肺只會更危險」的絕境之中。可是,電影到底在呈現上出了什麼問題呢?關鍵在於「囊腫性纖維化基金會」所提出的「六呎原則」。許多患者或倡議人士指出,這項原則是應用於「室外」,若非開放空間,則兩名患者根本不該共處一室。身為醫生的朋友也表示,觀影過程中,心裡一直想著「他們早就被感染了」。對囊腫性纖維化患者與倡議人士來說,能夠看到此疾病於主流電影裡當作主題來呈現,固然為可引起的關注感到開心,但於此同時,卻也因為時刻有著「交叉感染」的恐懼與壓力,而無法全心接納這部電影。

 

 

 「我從來都是為治療而活著,卻沒有為了活著而治療,我想好好活著。」

 

現年24歲與26歲的海莉與寇爾,演出17歲高中生自然會有比同齡孩子成熟的感覺,不過,在這部電影當中卻顯得非常適切。就像史黛拉在電影中所說:「我們囊腫性纖維化患者不到10歲就是醫生了。」從小面對各種不舒服、麻煩的療程與可能的感染與危險,他們被迫比其他人更快長大,就算他們實際上可能「無法長大」。不論是史黛拉思考來生、為新生兒著迷,或是門上掛有印度哲學或瑜珈裡的「脈輪」( 除了與各器官功能相對應之外,也會影響精神與情感,分別對應到彩虹的色彩與白色,所以發展出色彩療法 )、閱讀與生死有關的書,甚至列出死前待辦清單、看著姊姊畫給她的那幅徜徉宇宙、有動植物相伴的肺,都是她對死亡的省思。直到最後決定叛逆一回,喊出這句話,她才意識到「活在當下」與「擁有自由的靈魂」是多麼幸福的事

 

 

除了逼迫觀眾正視與思考死亡之外,《愛上觸不到的你》也帶給大家聽覺的饗宴。整張原聲帶給人澄淨且溫暖的感覺,就像電影當中這些患有囊腫性纖維化的孩子一般。特別想要推薦給大家的是,威爾斯新生代民謠搖滾音樂家 Novo Amor在原聲帶裡收錄了兩首歌曲的其中一首:Anchor。對海洋地球環境極為關心與照顧的Novo Amor,MV畫面經常與海洋相關,而由創作中總是充滿不少特別的環繞聲音與音效的Novo Amor為《愛上觸不到的你》獻唱,真是太適合不過了。

 

 

 「有威爾,事竟成。

(When there's WILL, there's a way.)」


開頭提到,男主角是由《小查與寇弟的頂級生活》裡,飾演寇弟的寇爾史普洛茲飾演。當然,男大十八變,時隔多年,當年的圓圓臉搗蛋男孩早已不復見,甚至片中有他寬衣解帶的畫面,更可看出他真是瘦皮猴一個,但是,每當他露出甜死人的微笑與小狗眼神,便會發現他果然還是那熟悉的寇弟

 

 

「我從來不了解肢體接觸的重要性,直到我無法擁有。」


最後,聊聊我對那爭議性原文片名的體會。雖然可以理解CF患者與倡議人士的抗議理由,但或許他們是在尚未看過電影之前,針對「六呎原則」所發表的意見。看完電影後,我認為原文片名所想表達的只是「再靠近一點點」,是男女主角在彼此的疾病與愛戀中做出的妥協。不讓彼此身陷險境,但又滿足私心一點點,那樣的揪心與掙扎,那對CF患者來說比登天還難的小小奢求。

不管是喜歡寇弟,還是「重症青少年愛情電影」,甚至只是喜歡各種類型的愛情片,《愛上觸不到的你》肯定能夠騙到你的眼淚。雖說囊腫性纖維化在非裔與亞裔人口中較為罕見,在感動之餘,別忘了正視CF的規範、治療與正常隔離程序。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