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們不只面臨到巨大的生活轉變,雖然遭遇到許多不幸的事情,但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真的非常幸福,能夠保持日常生活的步調,照樣上班、逛街、開演唱會、甚至是看一部好的電影。原本預計要在上半年推出的電影《孤味》也因新冠肺炎的關係延期,但等待是值得的,這部電影終於要在11月6日上映。首次擔任監製並且參與演出的徐若瑄受邀擔任妞新聞10月號的封面人物,她不僅要分享電影的幕後花絮,還與我們聊聊她自己的育兒之道。

 

 

 

孤味這個詞代表的是一種生活哲學——「若專心一意能把一個味道做好,那孤獨又有什麼關係」。電影中由陳淑芳飾演的媽媽就奉行著這種人生哲理,遭逢丈夫離去,獨自一人經營蝦捲事業,扶養孩子長大,帶出與孩子之間濃厚感人的真摯家庭故事。

 

 

 

徐若瑄與我們分享當初導演第一次拿劇本找她的時候,因劇情中的設定與她的原生家庭十分相似,因此對這部戲產生親切感,剛好最近又對監製的工作很有興趣,所以才會有這次的合作。她說:「很感謝電影公司讓我嘗試監製這個任務,我從中學到許多電影幕後的相關專業,也發現自己樂在其中。」

 

 

 

在電影中,徐若瑄飾演聽話懂事的二女兒阿瑜,獨自一肩扛起媽媽的期望,長大擁有自己的家庭之後,也將這份望子成龍的期盼轉移到自己的女兒身上。但是私底下,徐若瑄的個性與阿瑜不太一樣,她說:「我小時候非常活潑外向,比較男孩子氣,能往外跑就絕不會留在家裡(笑)。」

 

 

 

不僅個性不一樣,育兒方式也大不相同。相較於阿瑜這種控制型的教育方式,徐若瑄說:「我並不會在兒子身上加諸很多望子成龍的壓力,只希望他可以健康,擁有好的價值觀,並且順著自己的興趣去好好發揮!」

 

 

 

在育兒的想法上,徐若瑄表示徐媽媽喜歡用讚美和鼓勵的方式教育孩子,她也受到徐媽媽的影響如此對待Dalton(兒子),但最大的不同就是徐媽媽很容易被撒嬌和求饒屈服,心太軟,但是她可不一樣,她也是擁有虎媽的一面。此外,她也分析自己的教育方式,認為她屬於善於溝通型。「希望Dalton以後有能力處理和管理自己的情緒,所以常常會用溝通的方式,如果他鬧脾氣,會跟他分析這個反應的好壞,然後反問他問題去引導他。

 

 

 

徐若瑄也感性分享,當媽媽之後最難忘的就是每個第一次「第一次聽到懷孕的消息、第一次看到懷胎裡的他、第一次叫媽媽、第一次翻身等,這是作為母親的快樂,我很享受這個過程。」

 

 

 

自從生下兒子Dalton之後,收到的電影邀約都是與媽媽相關的角色,像是《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影集《獵夢特工》、自己首次監製的電影《孤味》等。徐若瑄也笑說還是不想因此被定型,「每個演員都希望能詮釋不同的角色,最近我有參與日本電影《信用詐欺師JP公主篇》的演出,在電影中我就飾演富家女的角色,真的非常有趣。」

 

 

 

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是第一次當母親,徐若瑄說:「身為母親是一種責任,不管是對自己、孩子、社會都是,只要做好心理準備,就不會對於要放下或取捨曾經擁有的而感到掙扎與痛苦。」當媽媽的過程本身就充滿酸甜苦辣,她表示最重要的就是要開心地接受各種改變,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問題,「做一個快樂的母親,是給孩子最棒的身教。」

 

 

 

Interview、Editor/Pattie

Photographer/韓爵蔚

Hair/Lounes @FluxRéel
Make up/妝苑工作室 / 妙妙

Special Thanks/威視電影

Sponsor/Chloé、Christian Louboutin、Chaum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