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生命的伴侶,難以言喻的哀傷失落,只能用不勝唏噓來形容。2012年攝影師Sarah Treanor永遠記得未婚夫死去的那一天,世界有如天崩地裂般絕望,「我覺得我已經死過一次了,唯有攝影時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活著。」藉由拍照揮別喪未婚夫之痛的Sarah Treanor,藉由照片我們將再次跟著她一起痛苦、一起重生.......

 

 

第一周:還剩下什麼?

 

《Still, Life – Living with Death》攝影集中,以週數來記錄心情,每一張黑白照片參雜不少複雜情感,將所經歷的一切可視化,不只是幫助她走出傷痛,也讓傳遞克服痛苦之美,真正體現出人生的精髓。攝影師說她並不相信事情發生有其原因存在,而是自己的選擇與信念,創造出不同意義。

 

 

第二周:墮落。

 

 

第三周:我們的紀念物。

 

按下快門,陰鬱系的照片中令人心碎,卻有充滿強大的力量。

 

 

第四周:入口。

 

 

第六周:絕望。

 

 

第九周:黑暗血淚史。

 

回溯到九歲時Sarah Treanor的媽媽罹患乳癌時,藝術就成為了她的避難所,讓她的痛苦得到抒發,二十多歲父親又因為心臟疾病離開人間,就此孤苦無依。攝影讓她可以專注當下,尋找美麗的事物,不只是逃避,而是強大的途徑來挖掘想隱藏的感受。

 

 

第十一周:避難所。

 

 

第十二周:等待。

 

 

第十三周:冰凍世界。

 

未婚夫的逝世,一度讓Sarah Treanor意識到自己離夢想越來越遠,她離職後遠離充滿回憶的城市,花費九個月的時間記錄拍攝自己的心路歷程。「不壓抑你所有的情感,選擇合適的方式釋放一切,才能真正放下過往,讓內心的疤痕漸漸癒合。」

 

 

第十五周:投降。

 

 

第十九周:兩個世界間。

 

 

第二十一周:隔離。

 

 

第二十二周:精神狀態。

 

 

第二十五周:學會放手。

 

 

第三十周:了解未知。

 

 

第三十二周:站在信仰之上。

 

 

就算生活一度陷入低潮,我們還是要學習Sarah Treanor的精神,熬過來海闊天空,豐富你的人生旅程。

 

Source: still-life-a-series-on-grief-sevenshooting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