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的上半年顯然不是多麼光鮮亮麗,但走完21世紀的五分之一,人類也見證了科技的無遠弗屆。也由於2020疫情肆虐,我們才能看到不少經典重映。連照相手機都還沒有的1982年,科幻大導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拍攝了以複製人為題材的新黑色反烏托邦科幻電影《銀翼殺手》,睽違35年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拍攝期間,Google DeepMind開發的人工智慧電腦圍棋軟體AlphaGo打敗了韓國頂尖職業棋士李世石。

 

不到五年後的現在,AI持續發展,而複製人因為涉及倫理問題,多數國家都禁止這項技術。在這樣的時空場域下,身為現代人的我們,觀看《銀翼殺手》這部「披著科幻皮的文藝片」時,仍舊能夠從各方面欣賞它的美。尤其,本次經典重映的是眾多版本中,導演擁有完全藝術創作自由的「最終版」,想當然爾不容錯過,至於必看原因就讓我們來一一細數吧!

 

1. 從80年代人的眼中看現代

 

 

《銀翼殺手》的背景設定在2019年,就像《回到未來》與《星際爭霸戰》等早期的科幻電影,為當時的人們定調了對未來的想像。還記得2015年10月21日,全球《回到未來》的影迷們紛紛在「回到未來日」這天檢視電影當中的科技是否都已經達成。大約40年前拍攝《銀翼殺手》時,導演想像的「未來」實現率又有多高呢?

 

率先出現在電影裡且貫穿全片的當然是飛天車了。全球包括空中巴士(Airbus)、Google與Uber等大廠都在研發飛天車,目前也已經有部分開賣,不過,礙於購買須有飛行執照,以及價格高昂等因素,暫時還不太可能在日常生活見到。

 

除了飛天車之外,在《銀翼殺手》的世界裡,雖說有本事的人早已逃到「世外」去,留在地球的若非地位地下就是身為軍警等公務體系人員,但仍能看出日本儼然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在忙碌雜亂的洛杉磯,映入眼簾的是滿街日本標語與招牌,如同現在美國文化對世界的滲透。電影當中呈現的房卡技術、視訊通話甚至聲控科技,都與現代人的生活相吻合。所以撇開當年拍攝技術所產生的舊時代感,以及飛天車還未「滿天飛」不談,《銀翼殺手》對2019年的詮釋其實也相去不遠了。

 

2. 主角戴克是否為複製人的萬年辯證

 

 

由於每個版本的《銀翼殺手》給出的答案都不一樣,這其實也不算暴雷。分鏡真的是非常神奇的東西,同樣的鏡頭調換個順序,可能就變成完全不同的故事了,更遑論新增或刪減的畫面。「戴克究竟是不是複製人」這個問題一直到《銀翼殺手2049》都還是討論的話題,一直以來,系列影迷們也對此津津樂道,根據不同版本給出的線索仔細分析的不在少數。況且,編劇、導演與演員受訪時給出的答案也不一樣,這叫觀眾如何是好。只能說,不同版本之間畢竟沒有關係,因此對忠實影迷來說,各個版本裡戴克的身分不一樣是可以接受的。看完《銀翼殺手最終版》之後,再來跟朋友討論你的解讀是什麼吧!

 

3. 越老越帥 年輕也不遑多讓的哈里遜‧福特(Harrison Ford)

 

 

好萊塢越老越帥、越有魅力的人大有人在,不論是小布(Brad Pitt)與好友喬治‧克隆尼(George Cooney)、休‧傑克曼(Hugh Jackman)等中流砥柱,還是李察‧吉爾(Richard Gere)與史恩‧康納萊(Sean Connery)等年過70、散發智慧光芒與氣質的老牌男星,都是經常被欽點的對象。當然,哈里遜‧福特也總是榜上有名。但是,如果你喜歡他現在的樣子,拍攝《銀翼殺手》時40歲的哈里遜‧福特肯定也能擄獲你的心。不會太青澀,也不會過於成熟,如同他在片中台詞所說:「很少有人能夠在我那麼有魅力的時候離開我。」要人不被迷倒也難!

 

4. 關於人性與存在的哲學省思

 

 

《銀翼殺手》的根本在探討複製人們是否因為沒有「情感」就該被「退休」。片中的複製人們不斷表現出憤怒、難過與愛恨等情感流動,甚至由於被植入的記憶與身為奴隸時的勞動,讓他們經歷的不見得比人類要少。雖然《銀翼殺手》把複製人塑造成反派,但也正是這樣的設定逼迫觀眾思考,為自己的未來擔心受怕是錯的嗎?這難道不是「人」之常情?這才知道,喔,原來,複製人不被視為人。可是,這是對的嗎?

 

《銀翼殺手》脈絡下的複製人們因為有四年的壽命限制,所以探討了存在的問題,而到了《銀翼殺手2049》便更深入地討論了「靈魂」的意義。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會說《銀翼殺手》系列其實是文藝片,它要我們思考的遠遠大過各種特效所呈現的科幻世界。

 

5. 影史第六大經典片段 不看可惜

 

 

帶領逃亡複製人來到地球的羅伊,看似要發動叛變,又殺人無數,絕對是本片大反派無誤。不過,他的訴求其實很簡單,他希望自己的壽命不要只是曇花一現的四年,別說七、八十年,哪怕只是五十年,對他來說都是奢求。在《銀翼殺手》中羅伊與戴克體力與智力的對峙極為精彩,他看似要置戴克於死地,其實說到底也只是「出於自衛」。想想看,明知這名警察是要來殺自己的,而且同行夥伴已經一個不剩,難道要傻傻站著束手就擒嗎?當然是要拚盡全力活下去。由於人類認為複製人是冷血的,因此在判定是否為複製人的測驗裡,充滿了是否有「同理心」、「同情心」的問題,但沒想到緊攀住屋頂的戴克即將墜樓之際,羅伊卻伸出手救了他一命。在壽命即將結束之前,羅伊留給戴克,甚至是世人,最具詩意的戲劇時刻。

 

「我見過人類無法置信的事,我見過攻擊艦在獵戶座旁熊熊燃燒,也看過C射線在天國之門的黑暗裡閃耀。所有那些時刻都將消逝在時光中,一如淚水消失在雨中。死期到了。」


不管觀影過程中,你是同情複製人的處境,抑或是覺得他們需索無度、要求太多,這一刻都很難控制住湧出的淚水。一個複製人可以有這樣的深刻體會,講出如此詩意的話,難道真的必須因為年限到了就結束正閃閃發光的大好人生嗎?搭配上另一位科幻大導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即將上映的新片《天能(Tenant)》預告片裡的對話「你想怎麼死?老死。」頓時顯得無比諷刺。雖說不見得每個人類都能走過「壽終正寢」的道路,但對複製人來說,光是夢想自己能夠老死都是不可能的任務,每天面對心裡的無助與死亡的恐懼,真的是無比的煎熬。

 

有趣的是,這句台詞並不是編劇寫的,而是飾演羅伊的荷蘭演員魯格‧豪爾(Rutger Hauer)的即興演出。他在2019年7月19日在荷蘭家中與世長辭,享壽75歲。消息一出,影迷們紛紛哀悼,甚至指出豪爾與他所飾演的經典角色羅伊都是在2019年離世,這段他即興創作的「雨中淚水獨白戲」,不但被譽為科幻電影史上最偉大的時刻之一,也為他一生的終結下了註解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