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陌生人請求協助時,如果是舉手之勞,相信很多人都不會推辭;如果不太方便卻仍在能力所及之內,部分的人還是有可能猶豫再三後答應。

但如果這個請求可能有潛在危險呢?

你,會答應嗎?

 

 

source: visualhunt

 

 

第一章

 

平常跑半馬習慣了,想說這次來挑戰自我、報名了全馬,卻一直沒有足夠時間提高練習量,結果最後的十五公里根本生不如死,比我預期晚了整整一個小時才跑完。

 

這次參加的夜跑地點在較空曠的臨海郊區,最近的捷運站和公車站都要徒步三公里才能到。路跑主辦方雖然有安排好幾班接駁車往返會場和捷運站,但是班次與現場幾千位跑者比起來還是僧多粥少,根本就擠不上去。除非自己開車,否則就只能搭計程車了。

 

下午搭計程車抵達這裡的時候還很詫異,因為這一帶非常多棟住宅大樓,不是正在蓋就是新完工,怎麼會交通這麼不便?一路跑下來,才發現這裡住宅區入住率非常低。跑完路跑都已經十點了,亮燈的戶數還不到兩成。

 

領完獎牌、完賽禮,才發現大會舞臺、現場設備和廠商攤位都已經在撤收了。活動會場越來越空蕩黑暗,海風一吹都冷得人直發抖,令人不想久待。我與現場多數跑者一樣,很快就移動到外面大馬路上。

 

邊排隊等接駁車,邊拉筋伸展的時候,陸陸續續來了好多輛汽、機車,計程車、自家車都有,數量多到現場大塞車。這不是最多跑者的路跑,卻是我看過最多接送車輛的路跑。

 

剛開始我還能耐著性子等,但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來了兩班接駁車都還上不去,我就開始有些不耐煩了。望著前方長長的人龍,開始擔心自己是否能搭上最後一班接駁車,趕搭捷運回家。

 

想改搭計程車,卻又一直叫不到,只好眼巴巴地看著一位位跑者被家人朋友接走,心裡羨慕又嫉妒,正在猶豫要不要打電話麻煩爸爸來接我時,後面突然響起手機鈴聲。

 

排我後面的女人接起電話,從她講電話的內容大概可以知道她老公正在開車過來的路上,本來已經快要到了,但是碰到交通管制,所以要繞路過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要她搭上接駁車的時候馬上打電話跟他說。

 

那女人一臉不信地說:「交通管制?都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交通管制?路跑已經結束了耶。你老實說喔,是不是現在才出門?」

 

電話那一頭不知道說了什麼,女人似乎想到什麼,回道:「喔對耶,有可能有可能,剛才大會也有講!好啦,我如果有上接駁車會跟你說。好,我會小心。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先這樣,掰掰。」

 

我感到很好奇,就問她剛才大會有說什麼,深怕自己漏掉什麼重要訊息。

女人收起手機,對我說:「妳沒聽到嗎?臺上主持人講很多次耶,一直提醒大家回家要小心。」

 

「喔。」我有點害羞地說,「我十點多才跑完,所以沒聽到啦。」

 

「這樣啊……」她頓了一下又說,「就是最近新聞一直播的連續強盜殺人案啊。晚上的新聞說通緝犯現在就在這一區!」

 

「什麼!」我驚呼道,「他們不是專挑老人跟女人下手嗎!」

 

「對啊!」女人眉頭深鎖,「所以我老公才會很擔心啊。」

 

「難怪這麼多車子來接送!」我恍然大悟。

 

正想問她這跟交通管制有什麼關係時,突然有人大喊:「薇薇!妳怎麼在這麼後面?快過來!」

 

我轉頭一看,隊伍前方有位女子正在向我後面的女人招手、叫她過去排前面。

 

薇薇有點害羞又有點猶豫,但是現在不是溫良恭儉讓的時候,時間已經這麼晚了,如果按我們現在的位置,很可能要再等兩班才能上車。所以她尷尬地笑了幾秒,就跑到前面跟熟人一起排。

 

我回頭一看,此時才赫然驚覺自己居然是隊伍最後一位,突然感到很不安。

又過了半小時,接駁車才來一班,排在我前面的跑者有一大半都散去了,也不知道是跑去哪裡搭車。我嘆了一口氣,打電話拜託爸爸來載我回去。

 

家裡在外縣市,爸爸開車過來最快也要一個小時。馬路上路燈雖亮但間距很遠,附近又沒有商店燈光,大部分的路段都很暗。等到最後,人行道上只剩下我一個人,心裡越來越毛。看到我爸出現在對面馬路時,我感動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幸好他願意來載我,不然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因為前面有一段路堵車,所以他把車停在附近的露天停車場,再走路過來找我。

 

停車場更是漆黑無比,光源完全來自外頭路上的街燈。附近除了我跟爸爸以外,連隻野狗都沒有,更遑論其他跑者了。

 

雙腿痠疼不已的我,在爸爸的攙扶下緩緩往車子邁進。

 

果然一下子挑戰全馬還是太勉強啊。我苦惱地想。

 

抓著爸爸的手臂,我努力往前一步步移動,雙腿因疲勞過度而不時顫抖著。

「家裡還有飯,回家熱給妳吃。」爸爸吹著口哨,從口袋摸出鑰匙往車子的方向按下開門鈕。

 

車子當即閃了一下車頭燈,車門解鎖,兩側後照鏡跟著自動往外掀開。

 

「不要。」我搖搖頭,覺得自己的聲音虛弱到有點陌生,「我怕我會吐。」除了運動飲料和水,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要。

 

「妳是運動過量、血糖太低吧?」

 

「大概吧。」我聳聳肩,「唉你怎麼把車停得這麼裡面?腳好痠啊。」

 

「就快到了啦。」

 

「那個……不好意思!」一個陌生男子打斷我們的對話。

 

「啊!」我被背後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

 

轉頭一看,背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三個人,看來應該是一夥的。

 

「啊?」爸爸回應叫住我們的男人。

 

「那個……我們一直都叫不到車,跑完路跑又很累,實在沒辦法走到捷運站,能不能請你們載我們到那裡?」這名穿著黑色無袖背心、卡其褲和Converse休閒鞋的男人誠懇地說。

 

他膚色黝黑、身形健壯粗獷,臉看起來很年輕,笑容就跟平常看到的跑者一樣的陽光,似乎是個開朗健談的大學生。

 

「這個嘛……」我猶豫地說。

 

從這裡開到捷運站大概只要十到十五分鐘吧,但是如果用走的搞不好就要一小時了。剛跑完馬拉松、也叫不到車的我,很能理解這樣的需要。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這兩個男生哪裡不對勁,但一時之間又說不出拒絕的理由。

 

「喔好啊,來啊。」爸爸想都沒想,就豪爽地對他們招招手。

 

喂!你也太沒有警覺心了吧!我心裡罵道。

 

雖然他們都不像壞人,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萬一真是壞人,我們不就引狼入室了嗎?

 

「爸!」

 

「有什麼關係!順路嘛!」爸爸拍拍我的肩。他的個性一向非常大而化之,防備這種東西根本在他的世界不存在。

 

「耶!」那個背心男雙手握拳歡呼道,「太好了!」

 

另一個男人穿著短袖T-shirt、牛仔褲和Nike氣墊鞋,看起來也很年輕,只是氣質比較斯文。

 

他大概注意到我的不情願,有點尷尬羞澀地對我說:「我們願意負擔一些油錢,三百塊夠嗎?」

 

兩個男的都用超級真誠的眼神看我,這下我更覺得不能載了。當然,有錢賺是很好,反正也順路,但是我們家的車子老到連車門都不一定打得開了,後座的門時好時壞,副駕駛座那邊的車門早就已經壞掉很久了,爸爸常常忘記去修理。

 

「可是我們車子很舊耶……」我不好意思地說,試圖婉拒。

 

「沒關係沒關係,只要有車搭,我們就很感激了。」背心男說。

 

「好吧……」我不甘願地打開後座車門讓他們入座。

 

跟他們一起的女生率先上車,再來是背心男,最後才是短袖男。

 

爸爸一上車就習慣地開廣播來聽,轉到的電臺正在播報最近震驚社會的連續強盜殺人案。

 

車上老舊的喇叭傳來主持人低沉有磁性的嗓音:「……慣用折疊刀行搶,並在得手後亂刀刺死受害人……」

 

「又在講這個。」我跟爸說,「聽說剛才在會場的時候,主持人也有提到這個新聞,提醒大家回家要小心。」

 

廣播主持人:「……行徑囂張惡劣、泯滅人性。知情人士指出,警方已鎖定在逃嫌犯的位置……」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芙蘿新書《搭便車 都市傳說》中!

 

 

 

  

 

本文摘自《搭便車 都市傳說》

 

 

★真人真事改編,ptt marvel板、Dcard靈異板狂推爆文!

★「靈異」+「玄幻」+「刺激驚悚」+「推理懸疑」=半推理幽默芙蘿式作品。  網友推文頻喊:有著「伊坂幸太郎」的寫作風格,劇情出乎意料!
★部落格百萬人氣作家,帶你進入恐懼的黑暗深淵,享受毛骨悚然的戰慄。
 

 

 
  趁著夜色搭上便車,
  狩獵者?被獵者?
  在後座的人──究竟是……誰?

  請……幫幫忙……

  當陌生人請求協助時,如果是舉手之勞,你會願意嗎?
  小心!隱藏在惡夜下的善意殺機!

  五篇風格迥異的故事,引爆殘酷血腥的萬惡祭典!

  《搭便車》
  當陌生人請求順路載一程時,一場暗夜殺機──生死交關!
  《五樓租屋》
  最恐怖的不是房子有鬼,而是當你試圖警告時,大家都以為你瘋了……
  《補習班電梯》
  按下電梯時,掌控權就已經不在搭乘者手上,它會將帶領眾人到不同的時空。
  《不速之客》
  半夜,陽台上多了一件衣服,不是家人的,它或他,究竟是誰?
  《觀音顯靈》
  臉色蒼白,眼睛布滿血絲,眼球彷彿隨時會掉下來的觀音夢中掐著她的脖子,是真?是假?

  最恐怖的是深夜的路上、大樓的電梯,還是你自以為最堅實可靠的溫暖堡壘──家?
  篇篇看似稀鬆平常的生活開端
  一字字帶領你步上戰慄糾結的導線

 

 

出版社:長鴻出版社

作者:芙蘿


1. 東森新聞雲連兩屆「大家來說鬼」大賽勇奪雙料獎金 (2016、2017),並為2017年「大家來說鬼」大賽網站創作「入站故事」之一。首位連兩年獲雙獎,且唯一簽約駐站作家的得獎者。

2. PTT 鬼故事大本營「Marvel板」連兩屆徵文比賽勝出。2016年亞軍,2017冠軍。
3.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2017年徵文比賽,作品入圍。
4. Dcard「靈異板」入選風雲人物榜。
5. pixnet痞客邦「部落格」曾擠進「小說連載」、「圖文創作」分類排行前十,「文章」則長期霸占分類排行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