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甫落幕,由入圍17項抱回7座小金人的《無雙》成為大贏家,而入圍8項大獎,最後奪得「最佳新導演」、「最佳男主角」與「最佳新演員」肯定的《淪落人》也不惶多讓。新銳導演陳小娟的首部自編自導劇情長片,就技驚四座、一鳴驚人,搭配男女主角精湛的演技,堪稱今年港片最催淚電影之一!

這是一個關於兩個淪落人的故事。

梁昌榮(黃秋生飾)因為一場工地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妻兒也離他而去,從此,他對人生沒有期望,也不覺得自己值得擁有任何夢想;年輕的菲律賓藉女子Evelyn(姬素孔尚治飾) 為了養家放棄成為攝影師的夢想,離鄉背井到香港當幫傭。他們一起經歷了一年四季,更學會如何面對人生的春夏秋冬。

 

-- -- --以下有劇透,防雷線在此!-- -- --

 

 

《淪落人》不但碰觸「家務幫手」在香港面臨的種族歧視問題,也是一部談論夢想的電影,同時也呈現「從絕望到充滿希望」,甚至深刻描寫「家」的意義。如此多面向又能面面俱到、處理得當,加上片中眾多巧妙的細節,感動之餘不失幽默,讓陳小娟入圍了香港金像獎最佳編劇。不過,除了情節安排的細緻,電影的畫面與運鏡也非常唯美。其中,兩次順著方形環狀的香港公宅,由下而上拍攝的鏡頭,一次是透過對生命絕望的昌榮的眼,另一次則是透過Evelyn夢想起飛的相機觀景窗。各種用心設計的鏡頭運用,搭配上感動人心的故事,在在都是觀影時的大大享受。

 

 

雙雙入圍演員獎項的男女主角,在片中的表現自然是可圈可點。以《無間道》、《頭文字D》拿下香港金像獎與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以《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也演出過好萊塢電影《面紗》等片的中英混血演員黃秋生,接演的角色一直以來都給人「變態」或「反派」的印象。但是,五年前由於力挺「雨傘革命」而被中國封殺的他,這次無酬演出《淪落人》,反而順利抱回金像獎。在頒獎典禮上直呼「好心有好報」的他,就像他在片中的角色「昌榮」一般,人生或有大起大落,但保持善良的心並持續助人。黃秋生在本片的突破主要為「演出癱瘓人士」,在下半身癱瘓的情況下,不若過往硬漢類的角色可以拳腳相向,擁有豐富的肢體語言,在《淪落人》裡,他必須完全靠對白裡憤怒、疼惜、感人、幽默與嚴厲的口氣,以及情感流露的眼神來演戲。而最後最佳男主角的肯定,也說明了他的演技精湛。

另外,奪下最佳新演員的菲律賓演員姬素·孔尚治,不但頂著碩士學歷,擁有香港擁有居住權的她更是在當地辦有三間學前活動教育中心的教育工作者。過去曾在迪士尼從事舞台工作的她,對表演並不陌生,加上她教育、政治學與文學的背景,讓她對《淪落人》的劇本特別有感觸。片中提到港人對菲傭多所歧視的情況,以及女主角Evelyn明明擁有進大學就讀攝影系的夢想與機會,卻迫於現實而必須放下身段成為幫傭的處境,不禁讓孔尚治反思並自問,究竟菲律賓將國人大量送出國打工,卻無法提升人民的生活品質,是哪裡出了問題?又該如何改善?有這些思考的過程,加上孔尚治不認識黃秋生,沒有了面對影帝的包袱,真誠流露的演技讓氣質出眾的她順利拿下最佳新演員

 

 

某種程度上來說,《淪落人》可以說是香港版的《逆轉人生》。差別只是,雇主昌榮本就是好人一位,所以電影並非聚焦在Evelyn如何軟化他的心,而能利用更多篇幅著重在兩人的相處,以及如何為對方圓夢的過程。如同《逆轉人生》,兩人初相識又必須同住,難免會有不少摩擦,但過程中也製造出很多笑料,包括感覺被欺騙時的冷戰與生悶氣,以及後來再度幫助Evelyn時也不戳破對方謊言的可愛。尤其,在《淪落人》裡還加入了「語言隔閡」的元素,使得觀眾在後段,看到Evelyn與昌榮為了能夠讓溝通更加流暢而認真學習語言的成果,更能感動加乘。

 


「仍然是人,仍然作夢。」

(Still Human, Still Dreaming.)

 

 

與《逆轉人生》更顯著的不同是,原本皆為男性的主僕關係,替換為異性,這樣的設定讓朋友想起了《我就要你好好的》,而《淪落人》中也若有似無、意有所指的點到Evelyn與昌榮是否有發展為戀人的可能。不論是Evelyn的同鄉朋友在聊天時提到,主僕之間怎麼可能發展成戀人,抑或是昌榮的妹妹看到兩人駕駛電動輪椅玩的不亦樂乎時,質疑兩人是否「在一起了」。但幸好,陳小娟導演並沒有要灑狗血,這對「忘年之交」的互動更像是父女之情。慈祥又溫暖的昌榮,不管是過去行動自如工作時照顧下屬阿輝的「榮哥」、辛苦撫養妹妹長大的「長兄如父」,或是說什麼也要幫Evelyn完成夢想的「雇主」,甚至是讓遠在美國的兒子記在心裡的「老爸」,他樂於付出,善於照顧他人的特質,使得歡樂與幸福常常圍繞在他身邊。即便身體不便,仍舊是眾人的「予夢者」,Evelyn教會他放膽作夢,他也鼓勵Evelyn勇敢追夢。

 


「人家每天跟我住在一起,我不信任她,能信任誰。」

 


入圍奧斯卡十項大獎,最後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與最佳攝影的《羅馬》,便是講述一位家庭幫傭如何真正成為主人家的一份子。在《淪落人》裡,菲傭們在週日慶幸自己遇到好雇主,或數落著雇主的不是,並稱「他們口口聲聲說『我們當你是一家人』根本不可能。」但待其中一位朋友照顧的和藹老太太過世時,那份不捨得與傷心難過卻是怎麼也假不了的。《淪落人》前後對比與呼應極為深刻的地方包括當初昌榮獨自駕著電動輪椅到公車站去接Evelyn,一路上絮絮叨叨交代工作內容與自己的小規矩,卻沒發現Evelyn不懂廣東話,等到Evelyn真的要離去時,兩人卻什麼話也沒說,默默轉身就走,就是早已把對方當成一家人的最好證明。看到這裡,想必周圍已經響起此起彼落的啜泣聲,導演在這時緩和氣氛,讓Evelyn大聲喊出「我愛你」,為這段惺惺相惜的淪落人故事畫下「逗點」,相信他們未來還會再見的。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