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29日大法官宣告長年性別不平等的《刑法》第239條違憲無效,也就是俗稱的「通姦罪」,這就是今年女性影展「她的失敗美學」單元的發想緣起。沒了通姦罪,衍伸出來的網路論戰,還是處處彰顯性別平等尚未確切落實,污名從未遠去,厭女的情況仍舊存在且橫行無阻。「她的失敗美學」單元收錄的電影,呈現的都是傳統價值觀中女性角色經常被迫背負的虛擬化標籤、符號、污名與物化。雖說失敗代表污名永遠存在,但也正是一連串的失敗才讓另闢路徑成為可能。厄瓜多性奴問題嚴重,只要是13歲以上的女孩,都可能成為人蛇集團的目標。代表厄瓜多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長夜驚魂》,希望藉此點出全球性奴問題。

 

被無形牢籠囚困的折翼天使,即便踩過碎片也渴求有一天能獲得自由。美豔的黛娜,每晚都是客人的招牌必點,她以出賣身體來換取女兒的癌症用藥,來自皮條客與人蛇集團的壓迫讓她散盡掙來的錢。在近乎機械式的短暫溫存之後,她得獨自承受勢力龐大的人口販子對她的暴力威脅,以及對重病女兒無限的思念,而只能靠藥物來撐過疲憊不堪的日子。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一般來說,講到男人外遇,元配怪罪的總是小三,這也就是為什麼「通姦罪」不符合性別平等。由於配偶往往輕易原諒在外偷吃的丈夫,最後總成了女人為難女人的景況。在《長夜驚魂》裡,醫師胡利安受不了家庭的枯燥而與黛娜相識,他在黛娜受傷時極盡關心之能事,讓她一度認為對方是自己能夠攀附上岸的浮木。不過,胡利安經常站在道德的高點告誡黛娜要脫離不健康的工作與生活,彷彿一切如此容易,說離開就能離開。這些關心聽在她耳裡,只是再次提醒黛娜對方只是另一個花錢購買肉體歡愉的客人,並無法救自己離泥沼。

 

 

在女兒離世之後,因為人生再沒有了希望,她一度輕生尋死,但在被胡利安救回之後,想起了自己偶然間在大宅看到的女孩。女孩與黛娜的女兒差不多大,卻即將面對成為性奴、不見天日的未來。她突然下定決心,就算自己爛命一條不足惜,若能在生命的最後拯救一條純潔的無辜生命,那也不算太壞。更何況,自己是女孩唯一的希望了。黛娜拉下臉向胡利安借了筆錢,再向他請教可以讓人蛇集團首腦尼爾森馬上斃命的方法,即使這場行動八成凶多吉少,也沒有使她卻步。這個女孩不但代表了黛娜的希望,也象徵著所有性奴的希望,她們都夢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能夠逃出生天。

 

 

尼爾森把黛娜當作未來的合夥人在培養,說她比較懂事,也比較有生意頭腦,但事實可能是,黛娜的人生有目標。對多數成為性奴的女孩來說,她們或在家庭裡本就處於弱勢,較為無力反抗,才被人蛇集團盯上,成為妓女之後更不用說,完全沒有生活重心,每天都在被強暴與監禁中度過。但是,黛娜不同,她有女兒,有老母親,她知道自己如此受凌虐是為了什麼。除了負擔女兒治療癌症的龐大醫藥費之外,也是許女兒一個充滿希望與安全的未來。

 

 

片中一幕,由於黛娜拖欠給尼爾森的款項,尼爾森派人上門毆打她。雖說沒有前因後果,在後續解釋之前,觀眾並不了解究竟是感情問題、家暴或欠債導致此一暴力事件,但從黛娜背上的傷疤便可看出,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不論關係人是否同為尼爾森,或者另有別人,她長年活在暴力與恐懼之下都是無庸置疑的,也呼應了單元主題「她的失敗美學」。就算遍體鱗傷,黛娜也不需要胡利安的同情,包紮完傷口,上完釉彩,一樣可以理直氣壯地對尼爾森大小聲,控訴他若是繼續找人打她,自己就不可能有能力接客賺錢。這是黛娜的驕傲,也是她最堅強的地方,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失去女兒之後,黛娜還能打起精神,為了一位幾乎可說是素未謀面的小女孩賭上自己的性命。誰說她是社會底層失敗的女人呢?只是人生再沒有什麼可失去時,能夠義無反顧地放手一搏罷了。

 

圖片來源:IMDb、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