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華麗、夢幻的韓劇拍攝片場,其實背後暗藏很多觀眾看不見的黑暗面,熱門韓劇《獨酒男女》的副導李韓光,在經歷了混亂且壓力的拍攝後,以自殺的方式離開了人世。

 

 

 

弟弟李韓率為了不再讓這樣的憾事發生,於是成立了韓光媒體勞動人權中心,並在新書《消逝的韓光》中揭露了韓國影劇圈的亂象。妞編輯也整理出了7大在韓劇拍攝片場的血汗事蹟,希望喜歡韓劇的妞妞也能藉此反思並一起關注工作人員的權益!

 

 

 

 

1.超時卻高強度的工作內容

打開片場的通告表,上頭「凌晨5點集合、隔日凌晨3點收工,當天早上7點再集合」的殺人行程,是許多工作人員的生活常態。自從電視台開啟週播兩集、一集超過一小時的時程的韓劇時程後,被拍攝工作追著跑早已不是新聞,再加上「當日劇本」的出現,劇本必須依照播出後的走向或是贊助商的意見,在上線當天還會有需要更改的突發狀況產生,讓工作人員時時刻刻都要繃緊神經,深怕有哪個環節必須打掉重來,可說是一刻都不得閒!

 

 

 

2.低薪與不穩定的工作量

大家都知道,韓劇的製作經費遠高於亞洲許多的影劇作品,但其實位於底層的工作人員,由於韓國興起的外包公司、掮客公司會藉由不完善的法律或是仲介收取高額手續費,讓不受「正職」名義保障的契約劇組人員蒙受損失,甚至有出現資深燈光師因為前一部作品的失誤需要倒貼經費的狀況產生,工作人員只好積極的尋找下一部作品來補貼前一部的損失,陷入可怕的惡性循環。

 

 

 

3.鑽法律漏洞的資方

雖然並非每個電視台都如此,但韓國有許多不肖的資方,為了壓低製作費而鑽法律與契約的漏洞。假設某劇組實際上的權力都掌管在導演身上,但工作人員若是有狀況需要協調或是出了意外,部分公司會以「去找你們攝影組指導」的說詞規避責任,要求工作人員找各組的組頭負責,演變成「沒有人願意出面處理」的悲慘情況。甚至會有在合約開始前就開拍的情況,導致工作人員根本不受任何的法律保障,成為了劇組的「工具」!

 

 

 

4.難以動搖的階級與師徒制

在韓國,以年齡、年資作為階級分類人是整個社會根深蒂固的觀念,在韓劇的劇組中也一樣,「菜鳥沒人權」的説法也不是空穴來風!已故的李韓光副導雖然是劇組中階級較為高的身份,但卻因為不夠資深,讓他空有實力卻只能做些收垃圾、倒咖啡、問候每個人需求的雜事,甚至還會被資深的導演以髒話辱罵,生病想請假還會被當作是裝病,種種病態且不正確的職場倫理都讓人難以想像副導生前承受了多少壓力!

 

 

 

5.女性與兒童在職場遭受的性暴力與騷擾

在韓國,女性更是位在階級的底層,有女工作人員向韓光中心表示「片場就是凌虐女性的地方」不只工作場合要被辱罵與使喚、被評論穿著與身材,應酬時還要幫忙倒酒,在前輩喝醉時還可能被性騷擾,想申訴也會被前輩或是相關單位以「不想在這個圈子混了嗎?」的威脅喝止,這些惡劣的劇組說是女性的地獄都不誇張!

 

 

 

童星也是韓劇拍攝時不可忽略的底層人物,有些不肖的公司會以「家長同意」的合約為名,強迫童星跟著成人一起熬夜或是在惡劣的環境、黑暗的劇本內容下長時間拍戲,像是《熔爐》等性侵、強暴的場景,也沒辦法完全保證孩子不會從此留下陰影。不過也有十分尊重兒童權益的劇組存在,像是以兒童視角為出發點的《他們的世界》就有遵守兒童工時的規範;奉俊昊導演的《玉子》也全權依照美國的童星相關法律訂定時程,成為影劇界的相關模範。

 

 

 

6.不公平的經費分配

是呀,韓劇演員、明星導演、明星編劇的收入如此高,為什麼工作人員的薪資卻這麼低呢?以韓劇《陽光先生》為例,一集的經費約有台幣10億元的額度,主演的演員或是知名的編劇與拍攝的支出分下來,一個工作人員一天只能拿到台幣160元的餐費,或是一天台幣1000元的住宿費。先前甚至發生過「以商品兌換卷取代薪資」的荒唐情形,再加上電視台以梭哈方式投注旗下多部韓劇不同的經費額度(ex.A韓劇演員陣容強,給予上億經費,B劇編劇陣容較弱,給予百萬經費),讓工作人員薪資不一的狀況變得更加嚴重!

 

 

 

7.不安全的工作環境

先前轟動演藝圈的「《花遊記》工作人員從高樓跌落」事件,不只揭露了韓劇片場為了趕時程、低經費的限制,對片場的環境也變得馬虎,除了墜樓事件之外,也有工作人員表示「最討厭拍攝車景」!在拍攝車輛行進畫面時,工作人員幾乎都是在零防護的狀況下在貨車後方扛著大型攝影機搏命拍攝,就算出了車禍也要緊緊護住「比自己身價還高的器材」!抱著必死的決心拍攝,竟然成為工作人員必須要有的觀念。 

 

 

 

《消逝的韓光》不只能看見李韓光副導的弟弟對韓國影劇的沈痛控訴,也能讓人一窺看似夢幻的拍攝片場藏著多少黑暗面,我們的力量看似微弱,但基本的關切只要做到了,積少成多便能帶給惡劣的資方壓力,進而改善大環境的結構!

 

 

 

source:tvNEZ叢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