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老派約會之必要》、《我是許涼涼》廣受好評的作家李維菁2018年11月13日病逝於台大醫院,享年49歲。12月出版的《有型的豬小姐》成了李維菁來不及看到出版的新書,選編自李維菁近年來的專欄文字── 
 
「在這本書中,她首次以『我』作為敘事者站到讀者面前,仍然天真世故,仍然清醒犀利,但蕩開聚光燈後的天真有了歲月的爬痕,犀利的嘴角帶著笑,我們第一次發現,那些在失溫國度背著光翩翩起舞的身影真正燦美──她們多麼相像,多麼有型。」── 《有型的豬小姐》
 
 

 

《有型的豬小姐》書摘轉載 

  

還是要許願

 

我覺得許願是美麗的事,一年結束之時,新年開啟之際,有人去廟有人上教堂,有人對著燦爛如夢的煙火,甚至,不用去哪裡,只要閉上眼睛或者抬頭望天空,默默許下心願。許願像是自己和上天的對話,或者是自己跟更高的什麼力量溝通,也或者,是自己和未來的自己立下盟約。

 

人還想許願,代表了對自己仍有期盼,對將來仍然懷抱想像,能夠如此,很是美好。就像我偶爾在寺廟中,看到香煙裊繞,男男女女專心一意對神明訴說,也許俗俚,也許愚昧,也許貪心,也許執迷,也許偏狹不悟,但那份細細訴訴一一說明自己人生的專心,總讓我震驚與感動,啊,所謂善男信女,所謂紅男綠女,所謂芸芸眾生,盡是如此。我相信,許的願不一定會實現,但如果人夠虔誠夠自省夠努力,那份願望也會傳到天聽終究以別的形式回到自己的人生之中。

 

我喜歡新年,每年年終總在平安寧靜的期望中,好好整理過去一年的人生,對於時間的力量人生的變化,珍惜又惆悵。捧著臉對夜晚的窗外凝視,整理過往一年又許了新願,好像自己坐在時間之河的這端,又回到了小時候,向遠方的什麼宇宙宏大的某種存在期許願望。

 

但我小時候其實不太相信許願這事,覺得人生所有事情,都應該自己踏踏實實去規劃執行,目標就可以達到,人若自己不踏實工作,老向神許願或向天求助,很可能代表他自己行事規劃不夠謹慎也不夠扎實。到年紀大了以後才發現,人生有很多事情,並不是自己努力就可以達到的,像人際之間因緣散聚,陰錯陽差,彷彿自有注定,就連個人工作事業的推動,也有因緣際會。

人能做到的事,一點也不少,但這只占了其中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命運,是上天的旨意也不一定。

 

過年的時候我容易想起有些好朋友,那樣好過親過的,彼此深深支持的,也真的會在路途中走著走著就比較遠了,儘管彼此都仍想念,都還友善友愛,也想努力維繫,仍然走著走著就遠了。人生際遇引發的種種變化,逐漸讓彼此的生命節拍對不上,雙方很努力維持著不要散。我想起小時候每天交換信件筆記的朋友,久未聯絡,見面吃飯發現怎樣都說不上話,但我還是認真地看她臉書的每張照片,認真按讚,像是單方面的癡情。曾經義氣知交的朋友,每天東奔西跑,為了開拓事業,變得焦躁浮腫。也有曾經相看就歡喜的老友,現在只把我當作填空檔的伴,只在老公去工作的兩小時,臨時打電話約我咖啡,一杯還沒喝完就說要走,因為老公提早結束了,因為我從拚了命的工作狂變成每天在家寫稿的人。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的人生變化甚大,驚險過了好幾關,生涯變了好幾回。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沒長進,在恆常的時間中只是呆呆靜靜地窩在這城市的角落,看著這些人走進又走出,看著四時的變化。

 

但我想我總是長進了,有些苦不苦了,有些樂不樂了,年紀長了其實好,我的人生,此時自己和自己相處得最好。

 

而我們總是要許願的,現在又是許願的季節。虔誠地整理過往,細細梳理,認真地看著身邊的人,血濃於水的,歡欣鼓舞的,情義深厚的,牽腸掛肚的,糾纏難解的,攻訐陷害的,擦身而過的,都一一放回原來的位置。

 

然後我們對著新年的夜空許願,如煙花之燦美,如時間之寧遠。

 

 

 

本文摘自《有型的豬小姐》

 

 

 

  「是中場感言,是創作宣言,也是愛的回顧。」
  李維菁寫給癡心不悔少女們的62封信

 

  天真又世故,她是少女,更是小姐:
  小姐不看人臉色,小姐不得過且過,小姐不怕一再愛錯。
  生活傷痕累累,還是精心裝扮;職場人際不順,用寫作為自己歡呼打氣。
  她陪我們心疼自己、正視內在的欲望,因為她懂得那才是真的愛與美,
  以原原本本的自己被愛,不是奢求,是應該。

  堅持格調,她是:有型的李維菁。


  李維菁以細膩的文字劃開現代生活的皮肉,寫欲望,寫孤獨,寫枯渴無依的情感荒原,寫躲不開的原生疏離與無聲社會暴力。深愛她的讀者喊她許涼涼,看她是「對單身泰然自若,冰雪聰明時代新女性新偶像」,她只說「我寫的就是尋常人的情感與生活」。

  在這本書中,她首次以「我」作為敘事者站到讀者面前,仍然天真世故,仍然清醒犀利,但蕩開聚光燈後的天真有了歲月的爬痕,犀利的嘴角帶著笑,我們第一次發現,那些在失溫國度背著光翩翩起舞的身影真正燦美──她們多麼相像,多麼有型。


  關於人生,她說:
  「我很誠懇地面對自己的每一個過程,並從痛苦或現在看起來令人感到羞恥的時刻,特別是困惑中,真實地尋找答案。」

  關於關係,她說:
  「我幾乎不曾因為自己沒有戀愛,或長期單身,看到別人在路上熱烈親密,或看到老友結婚而難受……只要看到兩個人彼此喜歡,喜歡到不得了的程度,喜歡到想要一直和對方生活在一起,我就不自覺地想:這種強烈的感情,還存在這世上哪!」

  關於愛戀,她說:
  「初戀多半是自戀的轉移。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而剛剛好對方眼裡的我是那樣的人。很可能是出自誤會,但是我很快樂,很快樂他看我剛好是那樣的。」

  關於生活,她說:
  「去買一碗麵外帶,聞到蔬果醬料熬煮湯頭的香鹹;感受蓮蓬頭噴射的熱水按摩頸後腰背的舒緩,還有乾燥皮膚摩擦新鮮棉那種讓人幾乎想哭的放鬆。我珍惜著日常生活,日常這兩個字讓我好生眷戀。」

  關於創作,她說:
  「我所能做的,只是面對眼前的一方白紙,一個字一個字,平凡老實笨拙地,慢慢爬。除此之外,我沒有聰明的方法去面對自己的人生。」

  關於身份,她說:
  「人會長得愈來愈像你的職業,我非常憎恨這句話,之所以憎恨,可能因為我知道那是真的。」 

 

 

作者:李維菁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

 

李維菁追思會 暨《有型的豬小姐》新書發表

 

 
活動名稱:李維菁,愛的回顧
時間:2018/12/16 14:00-16:00
地點:市長官邸藝文沙龍 (台北市中正區徐州路4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