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時閉上眼睛的我,猶如解除了催眠一般突然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如往常的校舍玄關。


跟平常不同的是,高廣幹勁十足地站在玄關前面,而翔太則別開目光不敢正眼看大家。


「奇怪?高廣,真難得耶,你今天居然醒著。」
留美子納悶地說,面帶微笑走向高廣。
「對啊!因為明日香不讓我睡!」
「咦!真的假的?原來你們是那種關係呀?」


留美子用有點色色的眼神看著我。


「怎麼可能……只是因為高廣的父母上夜班不在家,我請他到家裡吃晚飯而已。況且,不把他叫醒的話,他又會睡成大字形吧?」


今天能有心情閒聊,大概是因為我們有了高廣提供的線索。
我把那條線索告訴大家。
當我說完時……高廣看著健司和理惠低聲問道。


「你們還不能原諒翔太嗎?」
兩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點頭。
於是,高廣便提出那項計畫,兩人聽了之後再度點頭。


「喂,翔太!健司和理惠願意原諒你喔!」
高廣如此說道,翔太驚訝地轉頭看向我們。
「真……真的嗎?」
他帶著快哭出來的表情朝我們走近。
「但是有個條件!這次的『尋找身體』,你要負責引開『紅人』!一直逃到死掉為止!」


一瞬間露出喜悅之色的翔太,頓時換上錯愕的表情。
「反正就算死了,到了『昨天』又會復活對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健司說完這句話時,玄關大門也打開了。


「所以,等校內廣播播報『紅人』出現的位置後,你就立刻趕過去引開『紅人』,一直在二樓的走廊逃跑吧。在那之前,我允許你跟我們一起行動。」


高廣這種講法,想必會令翔太的內心很不平靜。
恐懼……不安……憤怒……
我不曉得此時此刻,是什麼樣的情緒在左右著翔太。
但是,只要健司和理惠不原諒他,我們六個人就不可能同心協力找出遙的身體。


我們在高廣的帶領下走進玄關。
校舍內依舊森冷,氣氛依舊緊張。
不管來過幾次,我就是無法習慣這股氛圍。
「『昨天』說的棺材,就擺在那邊的門廳。」


語畢,高廣伸手指給我們看。
從玄關的方向看過去,只看得到放置在門廳內的自動販賣機背面。
來到高出走廊一階的門廳,便可看見中央確實擺著一具棺材。


我們走近一看……
「唔哇,這個……該不會是遙的形狀吧?」
就像理惠說的,棺材的內部猶如一個人體模子。
這個人體模子的右手部分,放著高廣「昨天」找到的右手。
棺材裡的那隻右手與模子十分吻合,看上去相當協調、自然,彷彿原本就擺在那裡似的。
但我反而覺得很不自然……這兩種相反的感想在腦中打轉,令我很不舒服。


「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
我不由得脫口說出這句話,理惠一臉擔憂地盯著我的臉看。
「明日香,妳不要緊吧?是不是看了這個之後覺得不舒服?」
也是,一般都會這麼認為吧。
畢竟出現在眼前的,是平常絕對看不到的景象。
「我沒事啦……況且就算真的不舒服,現在這種狀況也沒辦法休息。」


相信大家也都很清楚這一點。
只要有「紅人」在,我們就無法鬆懈下來。
「比起我,健司的臉色看起來更差。你怎麼樣?是不是很不舒服?」

在手機亮光的映照下,依稀可以發現健司的臉色比白天還要慘白,看上去活像個蒼老的中年男子。


「嗯,我偶爾會覺得頭暈,不過不礙事。畢竟被迫參加這種活動,身體當然會跟著出問題。」
沒事的話就好。
仍有些擔心的我看向高廣。
「總之,大家先去東西比較多、感覺上不太好找的理科教室或實習室……」

 

就在高廣話說到一半時。
『「紅人」出現在西棟大樓一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校內廣播這麼說……
聽到廣播後,翔太的呼吸隨即急促起來……額頭也冒出汗珠,不曉得是不是接下來必須執行的任務令他心生恐懼。


「好了,翔太……你快去吧。」
健司面帶冷笑低聲催促他。
「可惡――――!給我滾出來,怪物!我在這裡!」
翔太半是自暴自棄地往西棟大樓衝了出去。
既然翔太都採取這麼引人注意的行動了,相信「紅人」一定會發現並追趕他。


「好,我們從東棟大樓過去吧。翔太應該會幫忙引開『紅人』,我們就趁這段期間調查理科教室。」
我們跟在如此提議的高廣後面,準備經由東棟大樓前往生產大樓一樓。
一向冷靜、備受眾人信賴的翔太,居然叫得那麼悽慘。
雖說是自食惡果,我還是覺得他很可憐。


「理惠、健司,今天的『尋找身體』結束之後,你們會原諒翔太吧?看他那個樣子,總覺得怪可憐的。」
理惠點頭回應我的詢問。
生氣歸生氣,看到翔太那副慘樣……她也覺得於心不忍吧。
「我是無所謂啦。」
聽到健司也這麼表示,我稍稍放下心來。


我們經過東棟大樓一樓的事務室與教職員專用玄關的前面,然後轉進北側的走廊。
五個人就這樣走到了北側的側門……這時我發覺到兩個異狀。

第一個異狀是,眼前高廣的舉動。
要從東棟大樓前往生產大樓,得先走到校舍外面才行。
「該死!這扇門也打不開……看樣子沒辦法出去……」
高廣踹著門說道。


畢竟沒辦法從玄關出去,我們早該想到其他地方很可能也一樣出不去……但因為那是第一天發生的事,我們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沒辦法,只好從二樓過去了。」
留美子如此提議,然而……


問題是第二個異狀。
「等等,聽不到翔太的聲音了。他現在一定正在二樓走廊狂奔。」
沒錯,如果不能從一樓過去,就只能從二樓的連接走廊前往生產大樓。
但是……二樓有翔太和「紅人」在。
「什麼!那該怎麼辦啊!上樓的話說不定會看到『紅人』耶!這樣一來,我們不就只能找這邊的一樓了?」


翔太都特地去當誘餌了,假如我們只能找東西棟大樓的話,扣除校長室後,就只剩下事務室、保健室、會議室、教職員辦公室和各班教室而已了。


跟生產大樓相比,這邊的房間數量少很多。
想到翔太的努力,我希望今天至少能找出一個身體部位。
正當我這麼想時。


「要不然,我們等翔太和『紅人』經過走廊後,趕快上樓跑到生產大樓。進入生產大樓後,再從最近的樓梯下去。這樣就行了吧?」
「我說高廣,你是認真的嗎?萬一失敗……『紅人』搞不好會跑來這邊喔!」
留美子說得沒錯。與其下這麼危險的賭注,不如調查這邊的教室比較保險。
即使沒找到遙的身體,只要能多調查完一些房間,之後就會比較輕鬆。


「翔太都按照約定去當誘餌了,我也要實踐自己說過的話。」
都面臨這種狀況了,為什麼還要那麼固執己見……我實在搞不懂他。
「我可不想奉陪!我要調查這裡!想過去的人就自己去吧。」
語畢,留美子往事務室的方向走去。


為什麼……連這種時候大家都像一盤散沙?

我們不是該同心協力,一起找出遙的身體嗎?
「明日香,妳打算怎麼辦?」
話雖如此……我沒辦法丟下留美子一個人不管。
跟高廣他們分開後,我決定和留美子一起調查事務室。
看到我過來,留美子內心應該也鬆了口氣吧。
她的態度不再如剛才那般尖刻,還一直找我說話。


「……是說,我們為什麼非得採取那麼危險的行動不可?理惠也真是的,何必跟著他們走呢?」
留美子八成很不滿意剛才的計畫吧,同一件事她抱怨了好幾次。
「理惠應該是覺得……自己對翔太做了過分的事。所以她才會在罪惡感驅使下,選擇跟他們走吧?」
這只是我的猜測,至於理惠內心怎麼想就不得而知了。
她也有可能是認為,跟著兩個男生一起行動比較安心。


「唉……翔太是自作自受吧?總之,等時間又回到『昨天』,這場吵架就結束了,對吧?」
但願情況真如留美子說的那樣……
桌子、櫃子、長椅下方、置物櫃……整個房間找了一遍,就是沒找到遙的身體,我們忍不住嘆氣。
「看來不在這裡呢。畢竟右手就藏在旁邊的校長室,這邊的大樓應該沒有了吧?」
「早知道就先問高廣哪些房間已經找過了。順便問一下,妳找過哪間教室……」正當我說到這兒,抬眼望向留美子的臉時……


『「紅人」出現在生產大樓一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慢著……生產大樓一樓……不就是他們調查的地方嗎?翔太在搞什麼啊!」
留美子這麼問……但她應該知道原因才對。
翔太一定是死了。


「翔太他……可能已經死掉了吧。」
這是一句讓人說不出口的話。
參加「尋找身體」的期間,即使死亡也死不了。
只要回到「昨天」,大家都會復活。
我知道。知道是知道……但我還是好怕。

一股幾乎要令心臟破裂的不安及窒息感侵襲著我,我按著胸口當場彎下身子。


「喂……明日香?妳不要緊吧?怎麼突然蹲了下去!」
留美子擔心地輕拍著我的背。
然而不安依舊盤據在我心中。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我的腦中塞滿了這個不知已思考過幾次的疑問。
有了高廣提供的線索,內心因而多了份從容?
這樣一來就能找到遙的身體?我的想法怎會這麼天真呢?
此刻的我……深刻體認到這一點。


「明日香,我說……明日香!有人來了!」
留美子彎著腰,隔著事務室的櫃檯窺看走廊的情況。
啪噠……
啪噠……
聲音從樓梯的方向傳來。
留美子趕緊低下頭。
「明日香,對不起,我可能看到『紅人』了。」
她跟我一樣蹲了下來,抱住自己的身體不斷發抖。
「她、她在那邊嗎?」
「嗯,我看到紅通通的手。」
既然留美子看到了「紅人」,就表示她已經不能回頭了。
不過,留美子看到的真是「紅人」嗎?


我看到的「紅人」總是唱著歌。
雖然聽不太懂在唱什麼……但我記得,那是一首令人毛骨悚然的歌。
現在卻聽不到歌聲。
所以,對方有可能是其他人。
背對櫃檯蹲在地上的我慢慢改變身體方向,從櫃檯窺看走廊的情況。
「明日香,妳在做什麼!」
從樓梯走向玄關的那個人,一聽到留美子的說話聲,隨即面向我們這裡。

 

「咿!」
看到那張臉孔……我忍不住叫出聲音,一時之間認不出那個人是誰。
隨後……
那個人「咚!」地搥打櫃檯,怒沖沖地看著我們,這時我才發現他是……
上半身沾滿血跡的翔太。
「妳、妳們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啊!這裡既不是理科教室也不是實習室吧!居然拿我當誘餌……自己卻躲在這種地方!」


翔太近乎發狂地猛搥櫃檯,那副模樣看得我不寒而慄。
為什麼翔太會在這裡?
他不是被「紅人」殺死了嗎!?


「我、我才想問你呢!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那三個人跑去生產大樓了耶!你該不會……又害死別人了吧!」
留美子發現那隻紅通通的手其實是翔太後,便隔著櫃檯如此質問他。
「我、我沒有!我一直逃……不知不覺間『紅人』就不見了!我沒有騙妳!」
「那你身上的血是怎麼回事!說啊,那到底是誰的血!」
「是『紅人』抱住我時沾到的!她一再撲上來抱住我!連鞋子都被她搶走了……」


翔太整張臉皺成一團,拚命地向我們說明。
可是,如果他說的是實話,那麼「紅人」為何會出現在生產大樓?
為什麼不繼續追逐翔太?
總覺得……接下來會發生更不妙的事情。
我的內心一陣騷亂。


「總之!你不要跟我們一起行動!快點去別的地方啦!」
這句話聽起來很無情,但是……我也贊成留美子的意見。
「為什麼啊!妳們又想把『紅人』丟給我嗎?算我拜託妳們,別再丟下我一個人……我已經受夠了。」


此刻的翔太已看不到幾天前的冷靜模樣。
那張憔悴至極的臉龐,看起來蒼老得不像是同年級的學生。
留美子很乾脆地拒絕了翔太的懇求。

「要是你回頭,『紅人』不就會跑過來嗎!如此一來,就會害還沒見過『紅人』的我們看到她吧!所以,我不要跟你一起行動!」
留美子說得沒錯,只要翔太一回頭,此刻應該待在生產大樓的「紅人」就會瞬間移動到這裡。


就跟我「昨天」躲在西棟大樓三樓時……「紅人」突然消失的情況一樣。
這麼說來……為什麼追逐翔太的「紅人」,會突然移動到生產大樓?
「該不會有人看到『紅人』……卻回頭了?」
如此一想就可以理解了。
「等一下,這麼說,一起行動的那三個人……」


留美子沒想過這個可能性嗎?
她一臉吃驚地看著我。
然而,留美子的表情並非擔憂或不安,她的嘴角略微上揚……看起來像是在笑。
「所以人家不是叫他們別過去了!我有阻止他們吧?所以說,他們也是自作自受!」
並不是看起來像是在笑。
留美子真的在笑。
有人可能已經死掉了耶……


「怎麼,他們死了嗎?好極了!叫我去引開『紅人』……自己卻死了,未免太讓人傻眼了吧!」
為什麼留美子和翔太,在這種時候還笑得出來……
因為那三個人不如自己的意嗎?
竟然為了這種理由,嘲笑他人的死。
參加「尋找身體」的期間,即使死亡也死不了。
是不是因為習慣了這種情況,導致感覺麻木了呢?看著這兩個人,我不禁這麼認為。


「翔太!你笑什麼笑啊?我不是叫你快點去別的地方嗎!」
前一刻還在笑,下一刻又翻臉吵了起來。
「紅人」固然可怕,能夠如此輕易捨棄朋友的這兩個人更教我害怕。
挨了留美子一頓罵後,翔太笑著往西棟大樓的方向走去。
這樣一來,無論結果如何,翔太都不欠我們了。
「那小子終於走了。真希望他在西棟大樓不小心回頭。像他那種傢伙,怎麼不去死一死。」

 

我越來越搞不懂留美子了。
雖然她平時就口無遮攔,可是現在的狀況不一樣。
畢竟我們真的會面臨死亡,我認為這種話實在不應該說。
然而,我不敢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現在,大家已經分崩離析了。
想必回到「昨天」後,三人之中回頭的那個人,絕對會成為這次受大家指責的箭靶子。
明明是三個人都同意才一起過去的呀。
不過,我怕的不是這件事……我是怕自己變成箭靶子。


「好啦,繼續待在這裡也沒用,我們去隔壁的會議室吧。」
所以,我只能默默跟在留美子的後面。
「尋找身體」必須找齊四分五裂的身體才行……然而我們的心卻逐漸四分五裂。
留美子和我走出事務室,進入隔壁的會議室。
我們緩慢地關上門,接著環顧室內。


『「紅人」出現在東棟大樓一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好死不死的……「紅人」出現在我們調查的東棟大樓。
「為什麼是這裡呀,剛才不是還在生產大樓嗎!」
就像留美子說的,「紅人」理應待在生產大樓才對。
這就表示,三人之中至少有兩個人已經犧牲了。
回頭的那個人先遭到殺害,看到這一幕的另外兩人,又有一個人遭到追趕及殺害。
運氣不好的話,也有可能三個人全都死了。

 

 

source: animeanime

 


「給我紅色的衣服唷~白色的衣服也染紅~染得好紅好紅~臉臉和手手都紅通通~」
走廊傳來了……那首令人毛骨悚然的歌。
當下我停止動作,連忙抓住留美子的手,倚著門板彎下身去。
這間會議室的入口旁邊裝著毛玻璃窗。
萬一透過毛玻璃看到「紅人」,自己卻沒辦法回頭的話就完蛋了。
「紅人」若經過會議室前面的走廊,我很有可能會介意外面的情況而不小心看到她。


所以,我才會背對著門刻意不去看她。我和留美子渾身發抖,緊握著彼此的手。

因為兩個人要比一個人更能安心一點。
「留美子,我們在這裡等她走過去吧……」
隨後……「啪噠啪噠」的腳步聲來到了門前。

 

 

 

 

本文摘自《尋找身體(上)》

 

 

在找回被分成八塊的身體前,
「今晚」的殺戮將永無止息--


  ★日本各大排行榜冠軍!評價更勝《國王遊戲》!驚悚書系的新王者
  ★ E☆EVERYSTAR驚悚小說排行No.1!「野草莓」驚悚小說排行No.1!
  ★ 「JUMP+」校園求生驚悚原著小說排行No.1!「這本漫畫真厲害WEB」校園求生驚悚類排行No.1!
  
  ★ 漫畫化、動畫化!日本2ch、台灣ptt、D-card討論度屢刷紀錄!


  這是一場由「紅人」起頭的殺戮詛咒--

  「哎,明日香……幫我找回身體。」

  因為好朋友「遙」提出的詭異「請求」。
  明日香與五名同班同學被迫在夜晚的校園裡,

尋找遙被「紅人」大卸八塊的身體。
  如果沒找回所有身體部位,時間就會不斷回到十一月九日,
  六人也得一再遭到「紅人」襲擊--

攔腰斬斷、瞬間斬首、撕成碎片……
  宛如一盤散沙的眾人,該如何抵抗這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輪迴?
  究竟「紅人」的真實身分是?遙為何要拜託他們「尋找身體」?
  超驚悚恐怖小說第一集登場!

  「哎……給我紅色。」



【紅人怪談】
.放學後「紅人」會出現在校舍裡。
.「紅人」會出現在落單的學生面前。
.看到「紅人」的人,在踏出校門之前絕對不能回頭。
.一旦回頭,身體就會被大卸八塊,藏在校舍裡。
.遭「紅人」殺害的學生,隔天會出現在其他人面前並要求:「幫我找回身體。」
.無法拒絕「尋找身體」。
.「紅人」也會在進行「尋找身體」的期間出現。
.必須找回所有身體部位,「尋找身體」才會結束。
.參加「尋找身體」的期間,即使死亡也「死不了」。

 

 

作者: Welzard
出版社:尖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