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ze Wu (1983 - ),台灣當代奇幻藝術風格插畫家,屯墾創作圈多年,有豐富的小說封面繪圖作品、個人創作與展覽紀錄,2009年出版《吳布雷茲.十年》後,Blaze創作《神祭之歌》(We Sacrifice O Lord.) 並以此為系列創作「世所居存The world I live.」的開端,還將創作延伸到創作媒材的製作,推出個人的手作墨水。

 

 

在常夏之國地方信仰中的光氣神,為常夏人信仰的守護神之一。 帶著烏鳥們巡視高空,其常見形象之一為鳥爪金火圍繞的女性。 如果在晴天抬頭看發現突然有烏雲飄過,那麼可能是巡視中的光氣神,這時常夏人會雙手往內擊掌並點頭一拜對光氣神敬禮 。 每年夏天最熱的時候,是光氣神最有機會顯形於世的日子, 常夏人會搭乘金龍魚型的熱氣球升上天空進行祭拜,如果夠幸運的話,就能在高空中隱隱看到巡視中的光氣神。祭拜結束後可帶回一小瓶金黃色的水,灑在房子的外牆上,可以獲得一整年光氣神的庇佑。

 

 

「世所居存The world I live.」,是在商業作品以外Blaze自己建立的一系列創作,近年來多項作品容納在其世界觀以內,Blaze並沒有把這個世界創作的整體運作設定清楚地條列在個人的發表平台中,而是將相關作品一篇一篇呈現,除了作品的主題以及相關的文字描述以外,連接這一系列作品的往往只有發表時標注關鍵字「世所居存The world I live.」,如同小孩子與小孩子之間傳誦的神秘故事,不知道在何時何地發生。

 

 

也許是因為對世界的觀察傾向泛靈信仰,Blaze筆下的生物好像在畫中的世界呼吸,讓人忍不住想聚精會神緊盯,確認他們不會在自己眨眼瞬間偷偷地活動筋骨。Blaze看待畫作,並非只是紙上的筆墨,經過人類賦予情感的圖面,也與我們共同享有真實生命的可能。談到信仰,Blaze笑著說起小時候回憶,她有時候覺得自己畫的生物可能在晚上跑出來作祟,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她會在自己的作品上畫個「卍」字,封印它不要出來。成年後,Blaze已經不再畫「卍」字在作品上,但是當她對於筆下的創作有想法、帶有情緒時,她會在作品上簽名,用以表示對自己創作出的「某物」負責的標章。

 

 

Blaze的作品時常可以看到作品中的人類或生物正在進行動作途中或是若有所思的樣子。她對生命可能性的想像,使得她的創作不僅止於作品中主角的思考或是動作,還可以看到在主角所處的世界中的文化信仰。像《神祭之歌》(We Sacrifice O Lord.) 與〈光氣神〉的作品描述讀來若虛若實,彷彿是她從地球上某個未知的角落,帶回來當地風土民情的文字紀錄,詳細記載著這些神與信仰的傳說、祭拜的儀式、作法的意涵,這些細節將她想像中的神話形象刻劃如同經過信徒傳承般真實。

 

 

若將「世所居存The world I live.」視為純然Blaze天馬行空的想像,這樣的理解並非完全正確。她對於世界的定義並非僅是地球、太陽系、或古典中國的五行組成,Blaze眼中的世界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對於每個人(或說生命個體)而言都不盡相同,理性的認知、感性的想像、真實碰觸到的物質,從腦至心至體,都可以構成所謂「世界」的定義,世界可以在其中分割,也可以相互容納共處。

 

 

「世所居存The world I live.」當中的主角「I」,其實指的就是Blaze本人,「世所居存The world I live.」的世界就是Blaze的世界,由她個人的心眼所見而創造出的世界與社會他人能夠觸摸的世界,是相同真實的存在。

 

「…身體跟內在心靈是兩回事,當我們在觀察一個人的外在時,其實是用自己的內心在看。對於我來說的『你』,其實就是『我觀察的你』,和實際上的你可能會有不同的部分產生,整個世界由我(自己)產生。」Blaze聲音溫柔,語氣堅定地說。

 

 

「…我的精神有一半是居住在那個世界(世所居存The world I live.),就像我是以一個旅人的身分,搭著火車看著窗外,祂是我看到的東西,我所感受到的感覺,所以祂是我所居住的世界,也是涵蓋我一生的創作。」

 

Blaze作品中蠱惑人心的生命力,來自於她看待世界的方式,她將作品視為生命的想法,進一步賦予這些圖畫的靈魂。Blaze在這個世界中居住,持續摸索世界之於人的定義、軀殼與意識堆疊而出的影響,透過藝術家的內化,將腦中的影像演譯為新的花火。

 

 

 

文/Br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