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2018年《A Star Is Born 一個巨星的誕生》《Bohemian Rhapsody 波希米亞狂想曲》、2019年的《Rocketman火箭人》與即將上映的《Yesterday靠譜歌王》,近期越來越多音樂電影。看電影不再只是視覺享受,也是一場屬於聽覺的饗宴。如果說2018年是美國音樂電影的一年,那2019年就是屬於英國音樂電影的一年,去年在多倫多影展世界首映的蘇格蘭電影《鏗鏘玫瑰》也入選台北電影節「當代精選」單元,同時,也將在7月21日正式上映,喜歡音樂電影的人可千萬不能錯過了。

年輕有活力、性格奔放不羈的蘿絲琳天生有副絕美嗓音,一心夢想到鄉村音樂聖地──納許維爾發展歌唱事業,成為鄉村音樂天后。有案底的蘿絲琳,礙於現實壓力,只好到有錢人家幫傭。當她的雇主、名媛女主人發現她驚人的歌唱才華,並積極籌錢助她逐夢時,好不容易與孩子消除隔閡的她,將面臨家庭與夢想的艱難抉擇。鄉村音樂是訴說真我的歌曲,蘿絲琳又該如何找到內心的話語?

 

-- -- --以下有劇透,防雷線在此!-- -- --


「像曠野的玫瑰/用脆弱的花蕊/想抗拒綻放後的枯萎」

 

 

電影中文片名選用了與香港歌手林憶蓮於1999年發行的專輯同名的「鏗鏘玫瑰」,比起直接取自原文「Wild」的「狂野玫瑰」更有力道。電影當中的「Wild」不但指稱蘿絲琳奔放不羈的性格,更代表著她極具穿透力的嗓音。「鏗鏘」意指「清脆響亮、悅耳和諧的聲音,形容音韻有力,非常動聽」,片中蘿絲琳的歌聲不僅感染了雇主,也在她找到內心訴求之後,繼續震撼所有聽她演唱的聽眾。


「是我的跑不掉」

 


努力不見得會成功,只是提高機率罷了,但心懷夢想的敢夢者們,誰又甘於連放手一搏、大膽嘗試都沒有過就黯然退出呢?從14歲就開始駐唱的蘿絲琳,深知才能可能永不見天日,但她仍無法輕易放棄自己前往鄉村音樂之都──納許維爾的夢想。不親自走一回,怎麼知道自己沒有那個能耐?最後在母親的幫助與支持下,她站上大奧普里劇院(Grand Ole Opry)的舞台高歌一曲,發現當地的每一間酒吧裡都充滿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追夢人,就像好萊塢每日每夜都有著懷著美國夢、希望能夠「成名一瞬間」的人們,蘿絲琳這才了解到BBC自己最崇敬的鄉村音樂DJ問她的問題「你想說什麼?」是什麼意思,而毅然決然回到「最溫暖的家」。

 

 

片中充滿了蘇格蘭口音與用語,不過其實《鏗鏘玫瑰》的靈魂人物傑西·伯克利是一名愛爾蘭歌手與演員。如同《一個巨星的誕生》找來女神卡卡親自獻唱,從小由擔任歌唱教練的媽媽親自訓練的伯克利,在電影當中也展現了好歌喉。從2008年開始活躍至今的她對大銀幕來說還是極為陌生的,過去只在2017年主演《Beast 野獸》的她,曾主演電視劇《Taboo 禁忌》與莎士比亞戲劇《The Tempest 暴風雨》,才演出第二部長片的伯克利,精湛演技已被看見,目前手上有5部作品已完成或進入後製階段,也將會在近幾年陸續與大家見面


「我有太多無法回頭、悔不當初的過去」

 

 

主角蘿絲琳的年齡其實並未在片中被提及,但她曾說自己一對可愛的兒女分別為5歲與8歲,並且自己在還未18歲時便生下了他們,可以推斷蘿絲琳頂多也才20幾歲而已。坐牢被迫與孩子們分開的一年已追悔無益,但當她發現自己與孩子間有隔閡時,她也下定決心改變,讓孩子們看到媽媽的改變與「家的樣子」。但是,「食言」這件事一直是蘿絲琳無法突破的障礙。答應孩子要吃披薩或許真的是忘了,但答應一同去海邊出遊又只能反悔卻是為了自己夢想的堅持。母親對她說:「你總是三分鐘熱度,但看看這間房子,只要你決定做的事,就能做得很好。」對蘿絲琳來說,鄉村音樂就是那個她不會三分鐘熱度的關鍵,是她獲得真實自由之處。當雇主蘇珊娜詢問蘿絲琳是否有愛人時,她不假思索地說出「自己很自由」,而那一出獄就直奔的「男友」家突然好似不存在。可是,當我們細細檢視兩人後續的互動,不論是在酒吧勸說蘿絲琳無視宵禁的不負責任,抑或是等在家門口詢問卻未獲得她絲毫解釋與說明,都說明了這名戲份不多的男子,可能象徵了過去不成熟的蘿絲琳,如今,為了孩子,她正努力蛻變中。如同《The Florida Project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裡辛苦撫養孩子的小媽媽,或許過去的確有過輕狂、有過草率,但那些都已成過眼雲煙,對孩子的愛只有更多。


「三個和弦與真實」

 


既然電影以「鄉村音樂」為本,自然不能讓鄉村音樂迷失望,除了巧弄1970年代鄉村音樂大大普及時,世界各地漸漸以「鄉村」取代原本「鄉村與西部」的稱呼之外,也致敬了講出「鄉村音樂就是三個和弦與真實」的美國鄉村歌手哈蘭‧霍華德(Harlan Howard)霍華德從小聽「大奧普里」廣播節目長大,而這象徵「鄉村音樂殿堂」,如今成為賴曼禮堂(Ryman Auditorium)的傳奇聖地,同時也是女主角從小駐唱的酒吧命名。潛藏在鄉村元素之下的是「三」所代表的意義,它不只是「三位蘿絲琳最在意的家庭成員」,也是「三位母親」。片尾當她在台上唱著「家是唯一(No Place Like Home)」時,舞台最前方搖滾區的桌邊圍坐著的是蘿絲琳的生活支柱,也是三位自始至終在各方面都最支持她的人。同時,電影當中有三位母親,三位為了孩子、為了家庭放棄了夢想的母親。蘿絲琳的母親,是即便女兒犯了錯,仍舊不放棄她,並且以非溺愛的方式幫助蘿絲琳學會負責任,而在看到她放棄對夢想的嘗試之後,想到自己當年由於生了蘿絲琳而放棄了自己成為藥劑師的夢想,從事烘焙業一輩子,便決定傾全力提供財力上的支持。蘿絲琳自己,則是在到過納許維爾與倫敦後,了解到自己將再也無法離開已消除與她之間隔閡的兩個孩子,並且「從家出發」就是自己想說的話。至於雇主蘇珊娜,雖說電影並未花費太多篇幅描寫究竟當年她為了孩子與家庭放棄了什麼夢想,但蘇珊娜提到「蘿絲琳提醒了她當初愛上格拉斯哥的原因」,可能就是當年丈夫執著勇敢追夢的衝勁感動了她吧,所以看到這樣一位年輕閃耀著的璞玉,蘇珊娜說什麼也要幫助她朝夢想前進。

《鏗鏘玫瑰》不但是部音樂電影,它同時也歌頌了母親的偉大,並肯定追夢的勇氣。不管是喜歡鄉村音樂,或是曾經有過不得不為美好事物而放棄夢想,這部電影都能賺人熱淚,而片中各個女性角色的堅毅與溫暖也相當觸動人心。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