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寄生上流》在今年的奧斯卡抱回4項大獎,獲得廣大的關注,劇情以「住在半地下室的窮人」與「住在超大豪宅的富人」的相遇開始,更運用許多對比來呈現韓國貧富差距現況。電影的大紅也帶來正面影響,韓國政府決定撥款為半地下室居住者改善居住環境,預估會有1500戶受惠。

 

 

 

半地下室是韓國常見的居住型態,但就像《寄生上流》當中的設定一樣,因為環境不好、房租較低,多半是低收入的人在住。韓國政府打算從安裝供暖系統、改善隔熱、空調、窗戶、地板等項目來改善居住環境,受惠的對象會是收入低於中位數60%的低收入家庭。

 

 

 

事實上韓國過往也有不少「因為電影改變國家政策」的例子,如孔劉和鄭裕美主演的《熔爐》,就讓現實中的「光州私立仁和聽障學校」集體性侵案重啟調查,參與其中的師長也遭逮捕。

 

 

 

此外,國會也通過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針對性侵身障者、不滿13歲幼童,最重可處無期徒刑,若加害者任職於社福機構或特教單位,利用職務之便欺負孩童,則可加重刑罰,可說是呼應《熔爐》而進行的立法調整。

 

 

 

而奉俊昊導演的舊作《殺人回憶》也有類似的影響,因為電影的問世也讓韓國社會討論是否該「延長重大犯罪的追訴期」,還有以兒童性暴力為題材的《素媛》、宋康昊主演的《正義辯護人》,都在現實中帶來正向影響,韓國一向擅長拍攝以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對社會的影響力十分深遠。

 

 

 

正因為韓國有這樣的特性,也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一些韓國人反對《82年生的金智英》被拍成電影,萬一這部電影引起廣大關注,那麼「既得利益者」可能會無法繼續剝削女性,也難怪需要反對了!

 

 

 

快來社團一起聊電影>>https://niusne.ws/3ikaj

 

 

 

source:da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