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了解你的另一半嗎?你能想像直到昨天都還是朝夕相處、同床共枕的親密愛人,卻在一瞬間變得無比陌生,彷彿從沒認識過真正的他嗎?

 

從近500部創作中脫穎而出,「蔦屋書店創作者計畫」首屆獲獎作品《愛上謊言的女人》講述川原由加利與身為醫院研究員的男友小出桔平穩定交往中,過著平凡溫馨的同居生活,然而一場車禍意外卻狠狠打破平靜的表象──桔平陷入昏迷,由加利發現桔平的工作、證件,甚至連名字都是假的......

 

為查明真相,由加利委託私家偵探展開調查,但能稱之為線索的,只有幾張照片,以及桔平所寫卻隱藏起來的一本小說。他為何隱姓埋名、欺騙了自己這麼多年?

 

 

source: cinematoday

 

 


 

 

《愛上謊言的女人》書摘轉載 

 

 

眼前有個人靜靜躺在正中央的病床上,全身上下插滿了各式各樣的管子,管子再連到儀器上。我感覺體內如遭電擊—躺在床上的人是桔平,肌肉鬆弛的臉簡直是另一個人,但是桔平沒錯。

 

「這位是您的家人沒錯吧?」

 

被護士這麼一問,我不知所措。

 

「是的……呃,我們不是家人,但確定是他本人沒錯。請問發生什麼事了?」

 

「醫生待會兒會向您說明病情,請問患者叫什麼名字?」

 

「小出桔平。」

 

「小出桔平先生是嘛。不好意思,您不是他的家人嗎?」

 

「不是,他的家人已經去世了,沒有其他親人。我也不是他的家人,我是他的……同居人。」

 

「同居人……是嘛。」

 

「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只是因為接下來可能要動手術,必須要有關係人在場。」

 

「關係人?」

 

「也就是保證人,代替本人聆聽治療說明、簽署同意書的人。」

 

「哦,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來簽就好了。」

 

「呃,一定要是家人才行。」

 

「可是他沒有家人。」

 

「不好意思,我得去請示該怎麼處理才好,可以請您暫時離開一下嗎?」

 

她要我離開,但我的雙腳不願意移動。人們交談的聲音、電子儀器的聲音、金屬相互撞擊的聲音在腦海中亂成一團,變成令人不快的噪音。我搖搖頭,想把那些聲音趕出腦海,突然有股無法言喻的強烈情感湧上心頭。

 

當我發現自己正尖叫著呼喊他的名字時,已經是被拖到走廊上以後的事了。

 

「妳沒事吧?」

 

男醫生站在我面前,女護士則在一旁摩挲我的背。

 

「對不起,我失態了。」

 

「看得出來。」

 

在護士的攙扶下,我坐在附近的長椅上,醫生也在我身邊坐下。

 

「小出先生是蛛網膜下腔出血,目前還處於昏迷狀態。斷層掃瞄的結果發現腦內的動脈瘤破裂,接下來會用核磁共振進行更詳細的檢查,大概今天下午就得動手術。我們會在那之前向您報告關係人的結論。」

 

「……好的。」

 

雖然這麼回答了,但腦筋依舊如一團亂麻。

 

待醫生回到急診室,站在一旁的護士在我跟前蹲下。

 

「可以把小出先生的隨身物品還給您嗎?」

 

「啊,好的。」

 

「其實還在警方那邊。請您在這裡稍坐一下,我去請他們過來。」

 

護士離開後,我全身上下的力氣都流失了,只有個莫名的陰影浮現在眼前的雪白牆壁上,隨即又消失不見。我握緊外套口袋裡的手機,想打電話給母親,但想想還是算了,把手抽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

 

「妳認識小出先生嗎?」

 

有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從護士剛才離去的方向走來。

 

「是的。」

 

我站起來回答,對方伸出雙手,示意我坐下。

 

「妳就是打電話到小出先生手機裡的人?」

 

男人說道,從胸前的西裝口袋裡掏出貌似黑色皮革錢包的物體,將原本對折的物體打開,轉向我。上頭貼著他的大頭照,原來是警察手冊。

 

「對。」

 

「可以請問妳叫什麼名字,和小出先生是什麼關係嗎?」

 

「我叫川原由加利,和他的關係是……伴侶,我們住在一起。」

 

「妳有帶什麼身分證明嗎?」

 

「啊,有的。」

 

我從外套口袋拿出錢包、抽出駕照遞給他。我頂多只有返鄉的時候才會開車,所以是零事故的黃金駕照。

 

「妳說你們是伴侶,意指你們還沒結婚,也就是所謂的同居關係嗎?」

 

「我們是情侶。」

 

「哦,原來如此。」

 

男人誇張地抖動著顴骨突出的大臉猛點頭,把駕照還給我。

 

「警方出現在這裡有什麼事嗎?」

 

「救護人員抵達現場的時候,小出先生已經昏迷了,所以無法確認他的身分。醫院也檢查過他的隨身物品,還是無從得知他的身分,所以打電話報警,後來才接到妳打來的電話。」

 

「原來如此,給大家添麻煩了。」

 

「不會。言歸正傳,我把小出先生的隨身物品還給妳,可以請妳確認一下嗎?」

 

「好的。」

 

警察從掛在肩上的包裡拿出一只透明的袋子,掏出裡頭的東西,慢慢地彎下腰來。

 

「就是這些。」

 

傷痕累累的黑色皮革短夾和舊式的手機躺在長椅的黃色合成皮上,那是剛才醫生坐的位置。這兩樣都是桔平這五年來一直使用的東西,沾滿他的味道。

 

「錢包裡有三萬多塊的現金,手機用密碼鎖上了打不開。」

 

「是他的東西。」

 

當我輕輕觸摸到熟悉的錢包時,淚水模糊了視線。我用雙手摀住臉。

 

「這樣啊。屬於貴重物品的東西只有這些,有沒有短少?」

 

「他沒有帶包包的習慣,總是把這兩樣東西放進上衣口袋就出門了。昨天也不例外,我想只有這些沒錯。」

 

「我明白了。錢包裡還有一樣東西,就是這個。」

 

警察遞給我一張護貝的卡片。我用外套的袖子抹掉眼淚,定睛一看。卡片上的桔平比現在稍微年輕一點,面無表情的臉筆直地對著我。旁邊印有神奈川醫科大學附設醫院、心臟外科、研究員、小出桔平的文字。

 

「這是他的員工證。」

 

我回答,又擦了一次眼淚。

 

「他從什麼時候開始在神奈川醫科大學附設醫院上班?」

 

警察的口吻不知怎地變得有些嚴厲。

 

「什麼時候?從我們認識以前……一直工作到現在。」

 

「哼……」警察冷哼了一聲。「可是啊,打電話去神奈川醫科大學附設醫院問的時候,對方說沒有名叫小出桔平的職員。」

 

「什麼?」

 

我驚呼出聲,聽不懂警察這句話的意思。

 

「不只心臟外科,整家醫院都沒有這個人。他沒換工作嗎?」

 

他說的每個字我都聽見了,但沒有一個字進入腦海中。警察沉默以對,顯然是在等我回答。

 

「沒有。」

 

我搖搖頭,卻不知道是在否認什麼。

 

「妳正在和小出先生同居對吧?」

 

或許是察覺到我的異樣,警察慢條斯理地說。

 

「對。」

 

「那麼妳應該可以聯絡到他的家人吧。」

 

「……可以。」

 

總覺得如果說實話又會聽到不想知道的事,所以我撒了謊。

 

「既然如此,請快點通知他們,因為他的狀況不太樂觀。」

 

警察邊說邊把桔平的員工證放在錢包上,微微地點頭致意,貌似就要走人。一思及此,我還來不及細想,話語就先脫口而出。

 

「那個,你說桔平不在神奈川的醫院是什麼意思?」

 

正要轉身離去的警察又回過頭來,瞇起眼睛看著我,說了句:「恕我直言,」眼神似乎看穿一切。「川原小姐,他沒有給妳惹麻煩嗎?」

 

「什麼意思?」

 

「像是借錢給小出先生拿不回來。」

 

「你到底想說什麼?」

 

「沒有的話就好。實不相瞞,萬一員工證是偽照的,那可是偽造文書,是不折不扣的犯罪。還好不是重罪,再加上本人又處於那種狀態,無法向他問話,所以這次就放他一馬,但如果妳有什麼損失,請立刻通知警方。」

 

警察言盡於此,轉身離去。我還有很多事情想問他,但終究忍了下來。內心有個聲音阻止自己,不可以再問下去了。

 

「損失」、「借錢」的字眼與警察漸行漸遠的腳步聲重疊。我想馬上叫醒桔平,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早安,今天是三月十一日,距離二○一一年的東日本大地震剛好六年了……」

 

從隔壁病房傳來晨間新聞的聲音。六年前,我不認識更早以前的桔平。

 

 

 

 

本文摘自《愛上謊言的女人》

 

 



最親近的愛人,在一瞬間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誰能告訴她,這是愛嗎?

 

« 從近500部創作中脫穎而出,「蔦屋書店創作者計畫」首屆獲獎作品!

« 提攜村上春樹吉本芭娜娜的知名編輯,慧眼挖掘日本編劇才女!

« 日本亞馬遜暢銷No.1!「後勁十足!這本書絕對會令你心痛落淚。」

 

我的他,到底是誰?

開朗又幹練的川原由加利,與身為醫院研究員的男友小出桔平,
即將邁入第五年同居,看似平凡溫馨的生活,
卻因一起腦出血意外,被硬生生打碎──
而她發現桔平的職業、證件,甚至連名字都是假造的。

昏迷不醒的桔平無法回答由加利的滿心疑問,
為了查明真相,她委託私家偵探海原展開調查,
但能稱之為線索的,只有幾張照片,
以及桔平所寫卻隱藏起來的一本小說。

他為何隱姓埋名、欺騙了自己這麼多年?
所有甜蜜的背後,竟是一道道謊言堆砌?
儘管一切端倪都直指那個令人椎心刺骨的事實,由加利仍執意挖掘下去,
跟隨著桔平的文字,一步步探索他的過去……

 

當深信不疑的一切轟然瓦解,尋找愛情本質的旅程就此展開,
什麼是愛?什麼是欺騙?你想追求的幸福,又是什麼?
情節峰迴路轉,不讀到最後,絕對猜不出結局,
最真實的愛與痛,絕對令你潸然淚下。

  

 

作者:岡部悅

出版社: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