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屆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最佳影片,代表巴西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被遺忘的人生》,片長2小時20分鐘,鉅細靡遺地述說40年代的巴西。浪漫情懷中帶有諸多限制,傳統束縛之下仍舊熱情洋溢的小人物與社會。透過對日常生活描寫的鋪陳,堆疊最後讓人潸然淚下的感動。

 

尤莉絲從小和姊姊姬達感情深厚,兩人在這個里約熱內盧的傳統家庭裡相互倚賴。明媚嬌豔的姊姊姬達,對妹妹無話不談,她想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並找到一個能終身廝守的男人。

 

數個月後,姬達的愛情美夢破滅了。父親不但對她未婚懷孕的姬達感到羞恥、將她逐出門外,更不願讓她跟妹妹尤莉絲有任何牽扯。始終沒有忘記妹妹的她,不斷寫信到維也納卻都石沉大海。

 

即使人生艱難,這對姊妹從未放棄重逢的希望。從未接獲隻字片語的尤莉絲,誤以為姊姊已死,傷心之下放棄夢想,並將鋼琴付之一炬。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由於心裡一直惦記著妹妹,姬達被逐出家門之後,不斷寫信回家,希望母親能夠幫自己將信件寄到尤莉絲的手中。這些信件記錄著姊姊的日常生活與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導演的處理手法就像《Cape No.7 海角七號》裡,以口白的方式穿插在故事行進之間。不同的是,《海角七號》裡的是沒寄出的信與沒說出口的話,而《被遺忘的人生》卻是從來沒收到的信。兩者乍看沒有不同,但《海角七號》裡阿嘉送信懶散,卻因為日本老師乘載六十年感情的信而努力扮演好自己郵差的角色,而《被遺忘的人生》裡,妹妹在郵局工作的丈夫卻是攔截了所有帶有姬達對尤莉絲關愛與想念的信。關於信件的真相,導演並沒有明說,不過,從妹妹丈夫與姊妹倆爸爸之間的互動看來,姊姊不停寫信與曾經回家過,兩人似乎都是只知其一。由於丈夫也知道岳父對姬達逃家與私奔的態度,所以就利用職務之便擅自攔截了信件,畢竟,如果真的都寄到家裡,難保岳母不會拿到信,輾轉交給尤莉絲。

 

 

《被遺忘的人生》圍繞在這對姊妹的家庭,但是,又不是以一個令人稱羨的家庭來呈現。其中一封姊姊寫給妹妹的信中,她寫道:家庭不一定建立在血緣上,而是愛。獨自撫養孩子長大的姬達,雖說生活並不富裕,必須兼兩份工,甚至還得承受男性同事的冷嘲熱諷,但她身邊有對他們母子倆照顧的無微不至的朋友。被趕出家門那天說自己再也不見面可能是氣話,但姊姊也真的很有骨氣的不再回家,即便心裡很想再次與感情甚篤的尤莉絲相見,也只寄託在文字之間。對她來說,想家的情緒是有的,但她想念的不是那個虛有其表的空殼,而是疼愛她的媽媽與她所疼愛的妹妹。現居地再怎麼簡陋,只要能夠與朋友、兒子一起快樂、溫馨地吃頓聖誕晚餐,也是再簡單不過的幸福。

 

 

故事背景設定在40年代的巴西,旨在呈現當時懷有夢想與理想抱負的女性,如何迫於無奈走進婚姻,受到打壓進而縮小自己。從姊妹倆的母親開始便可看出,即使電影前段台詞很多,但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些場景都僅限於母女之間的對話。一旦父親的角色出現,媽媽的話語權頓失,就連為懷孕的女兒辯護都獲得「追上去的話妳也不用回來了」的斥責。尤莉絲則是被迫因為父母安排的婚姻而放棄自己成為音樂家的夢想,就連第一個沒有母親相伴的聖誕夜,謝飯後想為母親多禱告一下都被催促著服務。至於在當時時代背景的價值觀裡非常不檢點的姬達,或許是電影中新女性的象徵,又或者為母則強,比起母親與妹妹,已經較少受到社會加諸於女性的期待了,但還是在幫兒子申請護照以便前往維也納探望尤莉絲這種當時被認為是大事的「小事」上,由於未成年人申請護照需要「父親」同意,而處處受到刁難。可是,就算如此,姊妹倆也都勇敢面對屬於自己的抗爭,且活得精采

 

 

雖然《被遺忘的人生》分級為輔15級,但片中出現不少宛如愛情動作片的場景,不僅時長比一般電影會呈現的要長,內容與畫面也不如平常浪漫愛情裡的粉紅泡泡,甚至有些會令人感到不舒服,而這樣不舒服的感覺同樣來自對女性的枷鎖。舉例來說,妹妹出嫁當天,好姊妹告訴她初次行房會有的痛楚,但只要想點別的事情,忍一下就過了,與現代關係中強調尊重彼此的感受截然不同。隨後,觀眾馬上就能從尤莉絲的洞房之夜看出:沒錯,看起來一點都不是魚水之「歡」。甚至後來妹妹還有央求不要在她珍愛的鋼琴上行房,以及仍夢想著到維也納去學音樂的她小心地計算著經期,希望在滿足丈夫的前提下,排除任何懷孕的可能,但也會遇到丈夫不顧她的抗議,堅持要內射的情形。當然,現代人都知道體外射精並不能有效避孕,尤莉絲懷孕可能也不是電影當中有拍出來的那一次關係,但光是看到她事後得氣急敗壞地拿著蓮蓬頭沖洗下體,便覺得姑且不論丈夫是否真的有愛,當時的女性真的如同丈夫的性玩物。

 

姐姐更是不用說了,私奔還帶球回家已經被認為很放蕩,生了孩子之後不過仍然懷有自己能找到「終身廝守的男人」的夢想,因此前往舞廳跳舞。但當她意識到對方只是想要性愉悅,而自己又碰上脹奶所帶來的疼痛,一場可以很浪漫的約會,瞬間變成她幫對方快速解決就瀟灑離去的鬧劇。甚至電影後段,姬達為了自行幫久病的朋友安排安樂死,向自己平常購買嗎啡的朋友提出一次購買五瓶的要求,在經濟拮据的情況下,只好用「別種方式」償還,出賣了自己的身體。即便姊姊從頭到尾都相信自己能找到「終身廝守的男人」,她本身也美艷動人,但在被掃地出門之後,她也未曾想過要從事性產業,卻為了讓朋友減輕痛苦而不得不以「身」相許。

 

 

這樣聽起來,姬達的人生似乎比較悲慘,但我卻不這麼認為。就像片名所指出的,「被遺忘的人生」指的是妹妹的人生,而不是從原生家庭被抹去的姊姊的人生,這是為什麼呢?全片最震撼的一幕莫過於老年、兒孫滿堂的尤莉絲,在丈夫過世後與家人一起整理他的遺物,意外發現一整盒姬達過去不斷寫給她的信。循著信封上的地址,一行人來到一間學校,妹妹看到跟姊姊年輕時候長得一模一樣的孫女,馬上衝上前去大喊「姬達!」,叫人不瞬間飆淚也難。深談之後,姊姊的孫女問尤莉絲是否為音樂家,她愣了一下後說「是」,而孫女也極為高興地說「原來那些故事都是真的。」

 

雖說貧窮、單親的姬達物質生活比較匱乏,但她不只有好友圍繞,她一直到離世都一直以為他最心愛的妹妹已經在維也納成為音樂家了。被蒙在鼓裡不見得不是好事,畢竟一直以為姬達與愛人過著幸福快樂生活的尤莉絲,最後卻知道原來姊姊過著這麼辛苦的生活,但自己卻沒有辦法提供幫助,甚至兩人當年一別之後就再也沒再相見。所以我認為「被遺忘的人生」指的是妹妹那早應該成為音樂家的人生,而尤莉絲在誤以為姬達死後,就算已經順利以第一名考取夢寐以求的音樂學院,還是憤而將鋼琴燒毀的同時,也將那個音樂家的自己徹底遺忘了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