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勁:王建民》提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入選紐約亞美國際影展焦點影片、舊金山CAAM影展與奧蘭多影展,並獲得洛杉磯亞太影展觀眾票選最佳紀錄片與溫哥華亞洲電影節觀眾票選最佳影片。這些榮譽代表的不但是導演創作本片的傑出,更是為王建民的堅毅、決心與永不放棄的精神做的最好紀錄。

 

如果你還記得那些七早八早爬起來守在電視前觀看洋基比賽的日子;如果你還記得那次令人不捨的扭傷,以及其後不斷困擾著王建民的各種傷勢;如果你還記得2016年他代表堪薩斯皇家隊先發時的感動,那你不能不知道這背後的辛酸血淚與咬牙苦撐。《後勁:王建民》並非為歌頌與讚揚而拍,而是為了向王建民的奮鬥致敬而做的紀錄,所以雖說片中穿插了些許過去洋基時期的新聞畫面,但並沒有太多的回憶與敘述,著重的是退下光環後的他,如何默默在暗處努力,等待重新展翅高飛的那一天。

「站上去一天就好。」

 

 

很難想像曾經連續兩季投出19勝的王牌投手說出這種話,過去習以為常,如今朝思暮想,然卻好似奢望。他所求所冀並非光環、成就本身或隨之而來的關注,而是證明自己的能力。當然,如果可以,王建民又何嘗不想站好站穩呢?但他心裡知道,他已不再是過去那個他,只是他還是想證明自己,證明自己不是人家說的被「小傷」打得一蹶不振的球員。在那段飄忽不定的日子裡,王建民換過六支球隊,全心復健與訓練的他每天每天都無法確定自己是否又會被交易,卻也始終沒想過要放棄,沒想過要回家的他,心裡想的就只是「我就是想要證明我還可以再站上去大聯盟。站上去一天就好。」一天之後還有沒有明天不知道,但至少要有那一天。

「天公就疼這款命 嘎甘苦當作跳恰恰」

 

 

導演表示,《後勁:王建民》拍了三年,拍攝期間只是默默紀錄著王建民的努力,但就像《翻滾吧!男人Jump!Men》導演林育賢拍攝《翻滾吧!》三部曲的心境,好的故事就是要紀錄,但如果沒有好的結局怎麼辦?不知道。幸好,李智凱最後在世大運拿下金牌,並且繼續朝著東京奧運的路邁進,觀眾才能在電影院一邊聽著「完美落地」一邊哭得稀哩嘩啦。

 

不論是不是棒球迷,一定都聽過任賢齊的「再出發」,這首歡快的「第34屆世界盃棒球賽」大會主題曲,在看完《後勁:王建民》後卻引人傷悲。可能,天公就是疼這些把甘苦當作跳恰恰的人,而且知道有人正在拍紀錄片呢,一定得有好的結局才行,因此,王建民的努力被看到了,他重新站上大聯盟投手丘,為這部紀錄片畫下最好的句點。

 

不若《Messi球神梅西》是在運動員最頂峰的時候拍攝個人傳記,本片更像《敢夢者:最後一擊─陳昌源 Dreamers: Last Shot- Xavier Chen》,講的都是低谷或是運動員生涯接近尾聲時因著個人的某個堅持與執念而奮力一搏的故事。與《敢夢者:最後一擊-陳昌源》一樣的是,電影當中呈現了不少復健的畫面。即便口中念著不舒服、會痛,但為了自己的秘密小野心,咬牙也得撐過。對陳昌源來說,是在斷過腿後再上場為中華隊出戰最後一場,而對王建民來說,則是再次登上那曾經熟悉的大聯盟投手丘。

「如果你成功了,以後受傷的小球員,將不再失去希望」

 

 

畢竟還是紀錄片,除了跟拍畫面之外,還有很多訪談。棒球農場的教練、過去球隊的管理階層夥伴、家人與經紀人,每個人都分享了自己所看到、不同面向的王建民。能夠再次把建仔送上大聯盟當然能夠成為棒球農場的活招牌,但這絕對不是所有人都拼命幫助他的原因。打掉重練過去一直以來的投球動作,為了更快的球速,也為了自己的肩膀,調整各種細節固然辛苦,但一切終究在測球速比賽中有了回報,也成了王建民帶去皇家春訓的自信。

 

如同片中所截取建仔再次出賽時球評的語音:「你能想像他當初如果沒受傷現在會怎麼樣嗎?」「我還想是同一個人嗎?真的是!他回來了!」是阿,如果一個曾經是王牌的球星,在受過如此嚴重的運動傷害後還能重返球場,那他原本的發展真的難以想像且無可限量阿。更重要的是,既然王建民能,每一位受傷的小球員,都不需要擔心,只要持續努力,都還是有機會。

「我喜歡爸爸...在家」

而從小就旅外打拼的王建民,即使到大還是與家人聚少離多。不管是父母或妻子,對於他打球與追尋夢想都是120%支持,不過,看到他的辛苦不見得有對等的回報與受傷狀況,對家人來說都是心疼與想念多過祝福。可以看到建仔再次站上大聯盟,做為媽媽當然高興,但王媽媽也希望他能回家,怕他肩膀傷勢會對未來生活造成負擔。而妻子則是夾在王建民於棒球與家庭的平衡中間,不願羈絆他的棒球生涯,但也不希望他錯過家庭太多。大人們尚且必須在建仔的職涯與自己對他的需要間取得平衡,更何況正值童年、人在異地、渴望父親陪伴的Justin。「他在外面看到什麼東西都會寄回來,算是...一種補償吧。Justin隔天都會拿去學校跟同學說:『我爸爸昨天寄東西給我。』」但是,比起這些物質,Justin應該更希望王建民在家陪他,雖然隨著年齡增長,向媽媽詢問爸爸何時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但並不代表他的期待有絲毫減少。

「我現在還是會想要碰碰那顆棒球」

平常就較為沉默寡言的建仔,獲知被交易後也不太有情緒起伏,但經紀人張嘉元 ( Alan Chang ) 光是詢問他想不想回台灣,聽到話筒另一端的王建民說著自己還想打球,就知道他在流淚,自己也不覺潸然淚下。陪著建仔走過這一切的張嘉元,自然懂得那些酸甜苦辣,可是,旁人再怎麼為他難過、為他流淚、為他緊張,終究只是敲邊鼓,必須選擇回頭或繼續走下去的還是王建民自己,而這條路也是得他自己來走。

「我爸爸說你很有名。」「以前,現在沒有。」

 

 

電影以建仔與Justin的同學們在草地上的互動開場,而這一幕馬上讓我鼻酸。如此若無其事地說出這句話,得有怎麼樣的體認阿。王建民既不是以美式風格對他人的稱讚表達謝意說:「算是吧,謝謝。」也沒有以符合台灣社會過於謙虛的特質回答:「沒有。」而是清清楚楚地肯定自己過去的名氣,但又落寞且心傷地認為那都已成往事。這樣回答的建仔,就像他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生活一樣,是孤單的,因為這些孩子不會懂得為什麼一個人會曾經很有名,但現在不是了。

還記得到美國交換那年,運動寫作課的洋基迷紐約客老師將他「有幸」在王建民下放3A來到斯克蘭頓時採訪的報導副本送給我,當時的老師與全世界(至少全台灣與全紐約)一樣,希望建仔會再站回去,可是他沒有。

課堂一開始就說「紅襪迷這堂課不會過」讓我不敢吭聲的老師,聽到我說「我是來自台灣的交換生」後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王建民當時真的是國民英雄嗎?」好像這是他存放心裡已久的問題,終於遇到可解答的人。

那一年,我不太感到孤單,但是關心著王建民是否能入選皇家25人那幾天我很孤單。很多人說,你這麼喜歡他喔?不是,但是我不會忘記上課全班一起聽廣播,一起早起看電視,一起搶報紙的過去。還有,我不會忘記,那幾天,我想著,如果在台灣,全國會一起關注與期待那25人名單,但是,在遙遠的美國,我只能一個人,考慮著要不要買張機票飛去堪薩斯。

只是,這與王建民所經歷的孤單可差遠了。

「Late Life(尾勁)」在棒球術語裡指的是快速球在接近本壘板時的後期游動,而建仔著名的伸卡球正是因為尾勁強而捉摸不定,讓打者頭痛。《後勁:王建民》不僅談他的伸卡球,也論他職業生涯的後期,但光是電影當中所呈現的拼勁、堅持與決心就說明了,這絕對不會是他被世人記住與愛戴的「最後時期」。紀錄片裡拍攝的不只是一位投手、一位敢夢者、一位鬥士,更是一位讓人銘記在心的傳奇。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