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寄生上流》靠著坎城金棕櫚獎的加持和在韓國的超高票房旋風登台,頗有今年年初《雞不可失》的氣勢,但兩者的題材卻大不相同。《寄生上流》以「社會底層人物」為命題,相信觀影過的大家都會覺得「這是一部悲喜交加的悲喜劇」,事實上近年台灣、日本也相繼拍了「社會關懷」的電影,如果你喜歡《寄生上流》,那就不能錯過《大佛普拉斯》和《小偷家族》。

 

 

 

source:catchplay

在《寄生上流》、《大佛普拉斯》、《小偷家族》中最讓爆米花小姐印象深刻的是讓人深感「世界不公平」的階級感,貧窮者大概一輩子只能住在骯髒的環境苟且偷生,雖說「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但要翻轉階級實在太困難,當你真正處於社會底層時。

 

 

 

 source:甲上娛樂@Facebook

2017年的《大佛普拉斯》主角「肚財」就是一個社會邊緣人,不僅以拾荒為生,吃的食物也都是超商將過期的食品,他的人生能有什麼希望?最後不過慘死路邊,還只有兩人幫他送終,更代表了有錢有勢的人總能予取予求,而社會邊緣人只可任人擺佈。

 

 

 

 source:甲上娛樂@Facebook

《大佛普拉斯》整部電影使用「黑白」與「彩色」兩種手法來描述不同身分的人,片中大多數時間以黑白畫面呈現,或許會讓人感覺有點沉悶,但這是以「人生是黑白的」表達處在社會底層者的無奈。而有錢有勢的人總過著多采多姿生活,因此在畫面中會以「彩色畫面」來呈現,這樣的對比更讓人有感不同類的人就是有著不同的處境和命運。

 

 

 

source:采昌國際

接著要推薦的是同獲坎城金棕櫚獎的亞洲電影《小偷家族》,《小偷家族》是在《寄生上流》之前的獲獎者,更是金棕櫚獎首次連兩年頒給亞洲電影。《小偷家族》講述了一個由六人組成的「竊盜家庭」在社會底層掙扎的故事,更各成員探索日本的社會議題,如遺棄兒童、孤獨死、虐童等,除了以溫暖的視角關懷社會,更針貶了日本漸漸變成「階級化社會」、「階級差異擴大」的現象。

 

 

 

source:采昌國際

三部電影除了皆是以「社會底層人物」為命題,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結局依舊十分「現實」,《小偷家族》中的警察冰冷地分開這個「竊盜家庭」,即便他們擁有超過原生家庭的羈絆;《寄生上流》讓貧窮家的兒子做一個根本做不到的夢 ;《大佛普拉斯》則是讓有錢小人得志,沒做什麼壞事的社會邊緣人慘死街頭,還差點沒人幫忙送終。都凸顯了「世界本就不公平」的大主題。

 

 

 

source:catchplay

喜歡這類型題材的妞妞們不妨可以《寄生上流》、《小偷家族》、《大佛普拉斯》三部都看,雖各自主打的核心有些不同但大框架不變,而且這幾部電影也都十足展現了該國家的文化符碼,也不失為是一種瞭解該國文化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