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投姐

 

「全宇宙的男人都去死吧!」

 

他對著漆黑無星的天空大喊,接著因為酒精作祟而頭重腳輕,跌倒在平坦柏油路上還滾兩圈才停住。

 

幸好時值深夜,不然這條路可是車站附近的要道,在他滾完一圈之前就會先被車子輾過去了。

 

「要實現願望也不用先從自己的生命開始吧!」

 

一個陌生女低音從上方傳來。眼冒金星的他坐起來時,覺得自己還是眼前黑成一片。

 

「肖豬哥!」

 

怒斥與拳頭一同襲來,他才知道自己誤打誤撞鑽到女性裙下。

 

這個尷尬的巧合,讓他和拳頭超硬的招姐成為捱不過傷心時,能一起喝酒罵男人的伴。

 

有時候喝到興致高了,招姐還會找些好姐妹一起過來喝。

 

大概熟不熟的程度有差,那些女孩子有的跟他一樣叫「招姐」,也有的會較像是德語還是其他外語的綽號「娜道」。

 

雖然招姐的思想古板,但對他喜歡同性這件事,卻因為他用情至深而能接受。

 

不過也因為招姐自己就遇人不淑被騙財騙色,所以才會更了解同樣被騙色的他那種不知該不該恨下去的心情。

 

會來和他們一起喝酒的女孩子們也各有各的故事,大家和他一樣,總是能和招姐談過後慢慢看開。

 

大部分時候,他是喜歡招姐的。

 

可是每當招姐又開始比老媽子還會唸的唸病發作,要他趕快把論文完成回到台北當兵找工作時,他就覺得還是當初就砍掉重練算了。

 

拜招姐所賜,雖然他感情不順遂,學業倒是在狠下心來閉關趕稿後如期完成。

 

畢業典禮那晚,他帶著酒照著招姐說的位置找她的住處,毫不意外那裡附近沒有人住。

 

因為他知道,這裡曾有一間很有名的陰廟,供奉一位被男人騙財騙色而尋短的女人。他耳誤聽成「娜道」的綽號,過去曾讓附近的人聞之色變。

 

打開酒,他倒一杯放在地上,自己則舉起酒瓶對著空氣敬酒──

「姐,下輩子要跟愛妳的人在一起啊!」

  

 

林投姐是發生在臺南的知名鬼故事,目前最早的文獻,大概是日治時期《臺灣風俗誌》,故事梗概如下:臺南有一女子與泉州商人成親,兩人一同工作存下了數百金,但清國人很狡猾,帶著這些錢回中國去,便再也沒回來。女子守節待夫歸來,幾年後意識到自己被拋棄,含怨而死,但靈魂並未瞑目,每天黃昏出現在林投樹邊,有時用紙錢買粽子來吃,這樣的事每天發生,人們都知道那是幽靈,害怕得不敢通行。臺灣的有志之士合議起來,為她建了座小廟,之後幽靈便未再出現了。因為在林投樹旁出現,所以稱為林投姐。

 

這故事有許多版本,像是林投姐成過親,丈夫死後留給她許多錢,而後才有泉州商人為了騙財與她成親;或發展出後續的女鬼復仇故事,林投姐透過他人帶著牌位過黑水溝,找到負心漢咒他發瘋,殺妻殺子之後再自殺,悽厲之極。這位負心漢若有名字,通常叫「周亞思」,或是音近的其他名字,而林投姐則叫李招娘,或叫阿招。奇怪的是,若林投姐真有名字,為何拜她的小廟沒有一個正式的名稱?但或許是這樣的死法對家族的人來說不體面,所以才用林投姐代稱吧?

 

雖然林衡道先生認為,林投姐是中國的望夫傳說流傳到臺灣演變而成,但更多人相信林投姐是真人真事。這個鬼故事經過各種改編,如歌仔戲、錄音帶、電影劇,甚至數次改編成電影,堪稱風行全臺,或許可說是臺灣最有影響力的女鬼吧。

 

事實上,這座傳說中的林投姐廟,現在雖已不存,過去卻真的存在。《臺灣風俗誌》有提到這座廟在臺南火車站附近醫院的凹地邊,那邊種滿了林投,但日治時期為了開墾便砍伐了。王釗芬曾採訪臺南耆老林燕山先生,也提到林投姐廟在民族路二段上,東亞樓對面的春南旅舍附近。這與《臺灣風俗誌》的描述相符,過去民族路二段是條大水溝,凹地便在水溝兩側。這樣看來,林投姐廟應該是在民族路二段與西華南街交界附近。

 

林燕山先生所說,林投姐廟比一般的有應公廟還大,過去每年林投姐生日,就會在大水溝旁搭戲棚表演,比臺南市內的廟宇還熱鬧。只可惜隨著都市開發,林投姐廟也被文明的洪流所吞沒,即使是風行全臺的故事,其源頭也湮滅在高樓大廈中。

 

 

 

 

本文摘自《論》

 

 

唯妖論:我們透過在地差異來認識世界,

承認那些雖然邊緣卻深具意義的體系,對世界的認識才會完備。



過去,不等於沒有。
現在,一直是過去的延伸。
重新認識臺灣的過程中,最缺乏的一塊就是臺灣的妖怪神異文化。本書考察了49個臺灣妖怪神異,每個妖怪神異都包含:繪師重新賦予他們的圖像+現代版極短篇故事+詳盡的文獻與田野資料!讓妖怪神異與現代生活緊密相連。

現代化還在持續,臺灣妖怪神異回來了。
臺灣主體的鏡像,幽冥但現實感十足!

 

 

 

作者: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繪者: 青Ching, 金芸萱, SFF 

出版社:奇異果文創事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