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兩廳院台灣國際藝術節(Taiwa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Arts, TIFA)年度大作《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即將登場,由國寶級藝術家、京劇梅派傳人魏海敏獨角演出,演繹過無數經典角色的她,將首次在舞台上搬演自己的故事,結合記錄時代的照片與影像,讓大時代刻劃小歷史,敘事詩般將當代臺灣端上舞臺。凝鍊百年金工、累積四代心血的藝術珠寶JHENG JEWELLERY,以「珠寶融入藝術、藝術注入生活」為核心價值,擅長透過西方現代鑲嵌工法並導入東方哲學思維,每件作品陳中帶新且跨越文化界線的藝術表現能力,在珠寶世界中獨樹一格。

 

 

 

表演藝術家 魏海敏與藝術珠寶JHENG JEWELLERY,一位是傳奇女伶,一個是臺灣工藝之最,二個分屬不同領域的生命都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孕育茁壯,更在各自領域精益求精、不斷成長與突破。如今,二者透過對東方戲曲美學的熱愛產生交集,醞釀多時,JHENG JEWELLERY與國家兩廳院攜手合作,跨界策畫《千年此刻》JHENG JEWELLERY 藝術特展,透過魏海敏歷年經典代表角色,帶領戲迷回顧台灣大時代下的重要時刻,交織串連JHENG JEWELLERY百年歷史與驚艷新作,感受彼此對藝術的極致追尋與不朽的能量。為呼應每個角色所要引人省思的真諦,JHENG JEWELLERY 2021年度全新創作承襲百年工藝,將帶著濃郁東方文化的臉譜系列新作,在魏海敏豐富的人生歷程與劇中角色鮮明入戲的演繹之下,更添生命力與耀眼光芒。《千年此刻》JHENG JEWELLERY 藝術特展,不僅致敬《千年舞台,我卻沒怎麼活過》原創概念,更冀盼共同啟發臺灣藝術表現新視野。

 

 

 

《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透過表演藝術家 魏海敏六個經典角色的重現作為導航,回顧傳奇女伶魏海敏的半生情緣之餘,也對照臺灣時代更迭變遷。穆桂英的堅韌、楊玉環的才美、曹七巧的壓抑、孟小冬的追尋、米蒂亞不顧後果的反撲,以及歐蘭朵雌雄同體的靈魂,不管現代或是傳統,魏海敏都深刻演繹了許多讓人難忘的經典角色,震撼人心的演出啟發觀眾深刻思考。《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突破過往演出層次,首次在舞台上搬演自己的故事,觀眾將看到魏海敏真正地「活在」舞臺,再次感受到她挑戰無限的自我。《千年此刻》JHENG JEWELLERY 藝術特展與形象攝影作品皆透過劇中六大經典名角與第七個角色魏海敏,帶出2021年度珠寶創作的全新風貌。誠如穆桂英捧印、掛帥出征的情節,詮釋著魏海敏背負文化傳承革新、走向國際,與從黃金工匠起家至今成就風格獨特的珠寶世家JHENG JEWELLERY,醞釀百年的能量開啟全新篇章,兩者勇於突破與創新的精神如出一轍;呼應「演釋自己」概念,JHENG JEWELLERY將透過重要臉譜系列作品,以宛如鏡面的臉譜主石,讓參展觀眾跟隨魏海敏的腳步,尋找屬於真正自己的容顏。入世珠寶,出世精神,將完整本次特展宗旨精髓,訴說這塊土地上的故事,也照映每一個人的故事。《千年舞台,我卻沒怎麼活過》於4/9~4/11於臺北國家兩廳院上演;《千年此刻》JHENG JEWELLERY藝術特展將於國家戲劇院一樓大廳展出,演出前後供欣賞演出之觀眾參觀;現場並安排專人導覽。

 

 

 

《千年此刻》JHENG JEWELLERY藝術特展

攝影形象大作

同時國家兩廳院與JHENG JEWELLERY也合譜《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之臉譜系列形象大作,透過梅派名伶魏海敏表現「過去」、「現在」、「未來」三大篇章,闡釋時代軌跡,演譯當代藝術,致敬經典,更期待未來的美好新貌。 扣合《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劇中跨越時空的角色作為概念主軸,以「白色」為題,貼近傳統卻不囿於傳統的扮相,象徵著過去作為各大劇團的當家青衣、梅派傳人,一直深耕傳統之餘,亦同步開展革新創造的歷程;大膽搶眼的「紅色」象徵如穆桂英般氣勢非凡,又有如歐蘭朵般勇於探索,此時的她不斷挑戰自我,創造不同角色的無限可能;「銀色」造型則展現未來的她,仍將無所畏懼地顛覆自己、不被定義。JHENG JEWELLERY臉譜系列在透過藝術家魏海敏的詮釋下有了新的風貌,這樣的結合實踐了創作不受束縛與侷限所產出的多元樣貌,闡釋時代進化的軌跡與當代嶄新的表演形態。


  

 

《千年此刻》JHENG JEWELLERY藝術特展

2021年度臉譜新作驚艷登場

生命展拓視野,歷史豐沛創作,正是JHENG JEWELLERY的創立精神,百年珠寶世家傳承頂級彩寶,透過獨樹一格的品牌設計與超凡珠寶工藝,由臺灣珠寶工坊,匠心打造出動人心弦的瑰麗珠寶史詩,不僅僅是臺灣珠寶發展歷史的里程碑,更象徵著臺灣這塊土地孕育而生的獨特生命與魄力。超過一世紀的淬煉,承襲世家多年貴金屬、原石進口及客製化設計經驗,JHENG JEWELLERY擅長以打破框架的創作語彙切入,透過西方珠寶工藝傳達蘊含東方禪思的生活美學,讓世界感受東方文化的博大精深與美好。臉譜系列作品為《千年此刻》JHENG JEWELLERY 藝術特展重要亮點,也再次彰顯JHENG JEWELLERY透過珠寶訴說精彩生命故事的藝術表現能力。「臉譜系列」作品透過JHENG JEWELLERY獨特品牌設計思維,不僅展現出頂級珠寶工藝,珍稀的彩色寶石更透過極為繁複細緻的手法,讓中西方設計美學的平衡在此渾然天成。

 

 

 

《千年此刻》藝術特展角色敘述

「有生之日責當盡」-《穆桂英掛帥》穆桂英

《穆桂英掛帥》為梅蘭芳大師於1959年的創作。穆桂英卸甲退隱二十年,西夏再次犯界,金鑾飛來一旨要她掛帥出征。歷經幾番猶豫掙扎,決意為蒼生慷慨誓師,奔赴前線。1982年,魏海敏因緣際會於香港觀看梅葆玖演出此劇,下決心以戲曲為志業。臺灣解嚴後,1991年魏海敏排除萬難前往北京拜梅葆玖為師,精進梅派藝術。誠如穆桂英,面對千斤重擔與心頭大願,從猶疑到奮發,勇氣與承擔──方是最後的選擇。

 

 

 

 「春風拂檻露華濃」-《太真外傳》楊貴妃

楊玉環為盛唐文人筆下,女性柔美的極致代表。梅蘭芳1926年創排《太真外傳》,展現乾旦藝術空前絕後的審美和設計,成為四大名旦之首。此劇之後幾近失傳,臺灣京劇因軍中劇團的蓬勃發展,一直保留傳統劇目未曾中斷,八十年代末魏海敏曾在海光國劇隊搬演過全本《太真外傳》。從《太真外傳》到拜入梅門後以《貴妃醉酒》得「梅花獎」,再到《地久天長釵鈿情》、《水袖與胭脂》等新編作品。「楊貴妃」帶來的傳統養分、對美好想像的凝視,均賦予魏海敏無限創作想像的能力。

 

 

 

「逾越控制規範之美」-《樓蘭女》米蒂雅

《樓蘭女》改編自希臘悲劇《米蒂亞》,半人半神的米蒂雅為愛情背家棄國,卻遭到背叛,最終選擇殺害一雙兒女作為報復。人物內在的拉扯與痛苦,從唱腔到演出表現,均突破傳統戲曲的程式。葉錦添所設計異域風情的服裝,映照著米蒂雅回到不被文明束縛的原始狀態。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娛樂日益豐富,傳統戲曲亦開始思變。《樓蘭女》為九十年代戲曲革新前衛之作,印照著魏海敏當時在舞臺實踐上,傳統與革新兩股力量同時鞭策她著的成長。

 

 

 

「此身早是無所有」-《金鎖記》曹七巧

《金鎖記》改編自張愛玲同名小說,曹七巧嚮往美好生活,一心以為嫁入大戶人家便能榮華富貴。丈夫卻是骨癆患者,更被金錢緊鎖身心,心念姜家三爺,對方卻只惦著七巧的金銀財寶。金鎖與情鎖,鎖住她的一生,也闔上了對美好的冀盼。1995年三軍劇團解散,國光劇團成立,2002年王安祈出任藝術總監,致力發展當代戲曲。魏海敏從典雅端莊的梅派青衣,踏進張愛玲筆下鴉片煙霧繚繞、封建壓抑的時代,觸碰蒼涼空虛的曹七巧。創造了更多個性不同、複雜多變的角色。

 

 

 

「精醇只向音聲尋」-《孟小冬》孟小冬

《孟小冬》以「靈魂回眸」及「聲音追尋」作為主軸,以孟小冬、梅蘭芳、余叔岩等多重聲音作為串連。梅、孟為民國最著名的乾旦坤生:最像女人的男人和最像男人的女人。彼此傾慕結下姻緣,卻未開花結果。分離後,她重回上海與杜月笙結合,專注安靜尋找心目中精醇雅正的聲音:余叔岩的老生唱腔。她遵循老師教誨,沒有唱好,絕不上台。孟小冬以京劇藝術安身立命,晚年於臺北病逝。她一生不受世俗羈絆,追尋唱腔的最高境界。魏海敏當年拜入梅門,追求聲音純粹性的心路歷程,隱隱交疊劇中。

 

 

 

「四百年的孤寂與永恆」-《歐蘭朵》歐蘭朵

《歐蘭朵》除了是獨角戲,最大的挑戰為如何演釋出一個四百歲的「人」所經歷的一切。人受到時間和空間所限制,經過一番苦思,魏海敏決定從「靈魂」的概念著手去思考歐蘭朵的表演脈絡。靈魂的感知不因時間退化,如同代表生命循環之樹一直矗立。樹是生機的代表,歐蘭朵四百年經歷了男身女相、諸多歷煉之後,不斷的成長蛻變,終於找到自我,活出「一個人」真正的本質,真正的生命方由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