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遠的地方傳來大船的汽笛鳴聲,

隱隱約約,好像有著什麼穿過透明的海風,

終於抵達了我們所在之處,

在陽光中,綻放出燦爛而乾淨的光芒。」

 

青春的祕密是我認真看待每件事,小聲告訴你, 即使你不懂,但只要你在並願意聽,一切就已足夠。詩人林達陽全新散文創作──《蜂蜜花火》,42篇奇幻動物 ╳ 溫柔書寫。

 


  

《蜂蜜花火》內容摘錄 

 

消失的淡藍色月亮

清晨上班的路上,夾雜在人群當中,看見矮牆上的小石虎。

 

這是城郊地區,幾里外就是還未完全開發的丘陵地。小石虎蹲坐在路旁花圃邊的矮牆上,矮牆內,都是新栽的當令花苗,五顏六色的花朵,綻放在清晨金黃色的微風裡,夏日陽光的照耀下,像是凝固了的小小煙火。小石虎蹲坐在矮牆上,很有精神的模樣,但看上去就還是一隻多斑點的貓咪啊,得仔細去比對,那些紋路,那樣的眼睛,與身型,才知道確實不是貓,而是隻小石虎。

 

能不能稱為小石虎呢?他其實已比一般的貓大上一些了,可能只是斑點的關係,讓人不由自主拿他和豹做了比較。人潮漸漸多起來的大路邊上,偶爾有鳴著喇叭的車輛經過。小石虎有點緊張,時不時回頭確認,但確認完總又轉回頭去,很堅定,仰頭望著天空。我停下腳步,順著他的視線望去,淺藍色的天空裡,還懸著很淡很淡的清晨的月亮。

 

神祕、自矜、但好像有點失魂落魄的淡藍色月亮,旁邊散綴著一兩顆我不認得的星星。小石虎看得好像有點出神了,張著大眼睛,簡直像是個小外星人看著老家似的。為什麼這麼認真呢?

 

我已經很少為那些遙遠、無用、奇怪、但是非常美好的事物失神了,即使有,也往往覺得不好意思,習慣將那樣的感覺好好藏匿起來。太認真了啊,這樣真的沒有關係嗎?我靠近一些,伸手想逗逗他,但小石虎哀地一聲,咧著嘴露出尖牙,警戒而膽怯地往後退,眼睛還是澄澈的,那麼乾淨,像是驚訝、生氣了,像是失望傷心。那對乾淨的眼睛裡,似乎有著真心相信的事情。

 

人潮嘩嘩經過我們,毫不在意,毫無保留。我放下手,和小石虎一起轉回頭看著天空。淺淺的月亮在漸漸亮起來的天色當中越來越不明顯了,蹲坐著的小石虎立坐起來,眼睛發亮,慌慌踩著腳,伸長了頸子,小聲叫了幾聲。

 

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裡,我們終究是和別人不同的人。有時不能將心比心,有時候不與別人走在一起,是因為我們有真正想要守護的事情。月亮就要消失了。小石虎站起來,左右轉了幾圈,惶惶然但像是終於下定決心,輕輕擺了擺尾巴,沿著矮牆,逆著人潮的方向,往前跑去。

 

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裡,我們終究是和別人不同的人。我轉身背起公事包,再抬頭,已經看不太到月亮了,低下頭,卻也找不到剛剛那隻毛色斑雜燦爛的小石虎。

 

但那都沒有關係了。我往市中心的方向走去,陽光穿過行道樹,在我身上灑下破碎的光影。逆向走在人潮裡,磕磕碰碰的一天又開始了。但都沒有關係。和別人格格不入,或許正是我選擇走那麼遠的路,來到這裡的原因。

 

 

 

本文摘自《蜂蜜花火》

 

 
詩人林達陽 全新散文創作
42篇奇幻動物 ╳ 溫柔書寫

 
  「更遠的地方傳來大船的汽笛鳴聲,
  隱隱約約,好像有著什麼穿過透明的海風, 
  終於抵達了我們所在之處, 
  在陽光中,綻放出燦爛而乾淨的光芒。」

 
  青春的祕密是我認真看待每件事,小聲告訴你,
  即使你不懂,但只要你在並願意聽,一切就已足夠。
 
  寫給已經長大、但心中還住著純真年少的你;
  也寫給仍身在青春,卻深深困惑的你。
 
  關於愛與友情,關於善意與純真,
  關於通往夢想的種種可能路徑,
  那些屬於年少的祕密基地,那些奇蹟一般的相遇與好運,
  你還記得嗎?
 
  陌生美麗的動物,魔幻迷人的場景,
  看似最神祕、最不可解的,
  卻往往最貼近你我最柔軟的內心。
  蜂蜜色的時光,一閃即逝的熾燦花火,緊貼著心臟輕聲提問:
  「我們最初天真相信的那些事情,還有成真的機會嗎?」
 

 

 

作者:林達陽

出版社: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