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是SHIN!很開心又見面了!這週要帶大家進行一個偷窺的動作,呵呵,請跟著我到曼哈頓市中心的秘密花園,先說,那裡不太像紐約反而像在巴黎,一起enter富翁不為人知的豪宅生活。

source: shin_huang

 

 

而秘密花園想當然必須藏得夠深,連我也是到了最近才發現這個好地方,撥開曼哈頓第五大道的車流跟中央公園東七十街的人潮,意識到竟然有間私人的博物館就在轉角,「Frick Collection」這個鮮少出現在紐約旅遊書中的景點,招牌上並沒有特別標明是museum,往往讓許多人不得其門而入(額,也包括我),便顯得神祕感十足。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雕花欄杆後面被大片綠地圍繞的是好幾棟相連的三層樓建築,它的輪廓在我看來,跟遠在巴黎的歌劇院有些神似,嗯,應該同屬於二十世紀初期布雜藝術盛行之下的氣派設計,我嘗試在腦中的database搜尋著幾乎還給老師的西洋藝術史……「在當時,新古典主義的藝術氛圍興起,來自歐洲的貴族風吹向大西洋彼岸的紐約,造就了鐵達尼號、大亨小傳般的lifestyle。生於富豪之家的人們,在曼哈頓坐擁一、兩座藏經閣或是法式花園,都不是什麼稀奇的事」。這間「Frick Collection」,就曾經是美國工業巨擘Henry Clay Frick的家,門後通往的小巴黎,更是令我嚮往。 

 

 

富豪之家

 

 

source: shin_huang

那麼誰又是Henry Clay Frick?我立馬上網給他緊急了解一下。他呢,是近代《富比士》富豪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大富翁,在美國內戰結束後工業急遽發展的環境裡,從匹茲堡經營鋼鐵廠發跡,累積了相當大的財富。跟大部分的有錢人一樣,以成功的事業作為後盾,更特別的,他還是一位頗富品味的藝術蒐藏家(私心讚)。在1914年,Frick家族正式搬進紐約曼哈頓上東城的私人大別墅,建築師Thomas Hastings在主人Henry的要求之下,除了在房子內部設置生活起居的空間,同時預留了大量的藝術品展示區域。

 

 

1919年,在Henry過世後,他的女兒Helen Clay Frick按照遺囑,將名下擁有的藝術品、家具、裝飾、甚至房子等捐贈給紐約市政府,並設立「Frick Collection」。隨後,聘用曾設計過華盛頓國家美術館的知名建築師John Russell Pope,將別墅擴建成博物館的規模,在1935年正式對外開放。館內藏著從文藝復興前到後印象派時期的古典大師作品,這些為數可觀的畫作、瓷器、雕刻等,稱得上是全美國最精采的歐洲藝術典藏,同時也完整地保留了主人還在住時的擺設。我不禁想像,彷彿只要推開那道厚重的大門走進去, 就能回到那個黃金年代。

 

 

珠寶盒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進入後我仔細一看,房子內部是小且私密的。通過有安檢人員的暗色調大廳,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在玻璃窗外滿池荷葉的水塘,隨即是米白大理石鋪面的買票口,然後腳步跟著同樣的石階緩緩向上,轉彎後驚喜立現。我穿過綠色植物的層層葉片,來到室內的秘密花園,採光通透的歐式頂棚正吸收著高緯度的陽光,中央坐落的精緻小噴泉襯拖出潺潺的水流聲,溫柔說話的人們坐在雕像與雕像之間,似乎時間在這裡變得不合常理計算,就算窗外的街道是通往凱旋門的香榭麗舍,我也覺得毫無違和感。

 

 

很多人選擇到此一遊的主要目的,莫過於是希望能夠親眼目睹眾多名家的畫作,至於我,怎麼可能錯過!雖然這裡沒有《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但卻有多幅同樣出自荷蘭畫家維梅爾之手的大作,也有莫內與他印象派的啟蒙導師威廉透納的真跡,我還發現洛可可時期的代表,法蘭索瓦布雪的多幅作品。除此之外,我認為最最棒的是,在這裡賞畫就像在自己家裡客廳一樣輕鬆,不論是親密的觀賞距離,或是沒有警戒線的隔閡,無疑地,都讓「Frick Collection」成為值得被收藏的景點,就像我在曼哈頓的珠寶盒。

 

 

 

秘密的房間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更讓我感興趣的是,三層樓的博物館當中,主要開放的區域只有一樓、部分地下室及側樓等空間,其他僅限辦公人員或館藏使用,是否真有如網路傳說的隱藏空間呢?我看著手裡的參觀折頁,慢慢點著:花園(fountain room)、各個展廳(gallery room、oval room、ante room&boucher room)、音樂房(music room)、曾經是主人書房的瓷器室(enamel room),還有為了重現路易十六時期懸掛畫家弗拉戈納爾作品的房間(fragonard room),還有咦!?保齡球館?

 

 

折頁上寫道,「Frick Collection」的地下室藏有一整座用橡木打造的保齡球道,Henry在世前十分喜愛,而後他的女兒Helen也利用這個空間短暫堆放藝術史料。曾一度對外開放,因好奇到訪的人潮實在太多,只能謝絕參觀。雖說有點殘念,但目前光是這些眼睛所能及的公共區域,就夠令我大飽眼福了,至於那些不能進入的地方,還私藏著多少秘密,倒是留給我不少猜想。

 

 

軼事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於是,趁著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熱搜了一圈關於「Frick Collection」富豪之家的各種故事,結果發現有些還蠻有趣的,特此列出與大家共享~

 

  • Henry Clay Frick曾經在與工人抗爭的事件中遭到刺殺,一枚子彈從他的左耳垂穿過脖子進入背部,另一枚則射中他的頸部。緊急送醫治療,他於一週後回到公司上班(!!!)
  • Henry Clay Frick還曾經差一點搭上真實翻覆的鐵達尼號,好險他的老婆在一週前於歐洲旅行中扭傷腳踝,因此改了稍晚的船票回到紐約,避開浩劫。
  • Henry Clay Frick的保齡球是為了他量身訂做,球上只有兩個洞可以放手指頭,而且比一般的保齡球來得要重許多。
  • Henry Clay Frick的女兒Helen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參與紅十字會的工作,並且因為苦戀無果而一直保持單身。
  • Henry Clay Frick在1919年過世,遺產的大部分留給了女兒,讓Helen成為當時美國最富有的女人。
  • Frick Collection裡面的畫作擺放方式完全是按照遺囑上的指示。
  • Frick Collection博物館究竟有沒有鬼魂,是很多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資料來源:nytimes.com、gothamist.com、CBS New York、Wikipedia)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source: shin_huang

 

Frick Collection 

拜訪地址:1 E 70th St, New York, NY 10021, USA

營業時間:Tue-Sat 10AM–6PM, Sun 11AM–5PM, Closed on Mon

聯絡電話:+1 212-288-0700

官方網址:www.frick.org

實用資訊:每個週日11am-1pm門票隨個人意願付費(pay-as-you-wish); 除一月份外,每個月的第一個週五6-9pm門票免費參觀。

 

 

 

【延伸閱讀】
【SSSHIN駐站專欄 首發】就像用魏斯安德森的鏡頭看紐約~一起到泡泡糖「Café Henrie」喝咖啡!

 

 

 

粉絲專頁:SSSHIN有型觀點

網站:SSSHIN有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