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假使如世俗所賦予的階段性任務來看,第一次最開心的時候大抵是孩子出生的時候; 而導演查克史奈德以最溫暖的方式為自己的《正義聯盟》寫下了一章最完美的後記。同時,也是『再為人父』的這一章節,促使我在睡眠已經少得可憐的前提下,還是想要紀錄這部電影。當世界曾經面臨最險峻的生死交關、當你以為最悲慘的不過只是如此、當你發現原來隔日的黎明昇起是前一晚的黑暗降臨、當所有最不能過的關卡突然都柳暗花明時,那麼『再為人父』將是以另一重視角反思《查克史奈德版正義聯盟》這則故事。

 

影中曾提及閃電俠貝瑞的身世,也敘述了鋼骨維克多的青春,兩者相輝映著。他們同樣都只剩下父親; 貝瑞的父親因為殺死妻子遭到判刑入獄、維克多的母親在載著維克多返家路途中遭遇車禍意外,但兩人在面對『父親』時則是截然不相同的心情。貝瑞深信父親是無辜的,所以發奮圖強希冀有朝一日可以替父親洗刷冤情; 維克多痛恨父親將已經被宣告死亡的屍體進行研究,並利用不為人知的高科技秘密使鋼骨長滿軀幹後重生。兩人相彷的身世,卻有著不同的心境。

 

超人克拉克就無需多言了,他在布魯斯指揮的正義聯盟之下將維克多重生的高科技秘密 – 母盒運用在克拉克的屍體上,使其與維克多相同般的經歷後重生,與此時露易絲發現自己懷孕了,所以重返歸來的超人曾說:「這是我第二次的機會,所以我要好好珍惜。」即是與『再為人父』不謀而合。當貝瑞告訴父親自己考上中央城刑事部門的工作時,貝瑞父親開心的向獄友們高聲歡呼,這是僅次於貝瑞出生時候的愉悅,所以我把它歸類在『再為人父』。維克多曾數次抱怨父親西拉斯總是因為實驗室的工作繁忙無睱抽空陪伴自己,當重生之後,西拉斯曾經錄下對話向維克多描述自己的心境時,維克多卻因為痛恨父親讓自己變成半人半機器的詭異生物,所以不假思索的直接將錄音機一掌敲碎在桌上,一句話都不願意聽,偏偏當維克多決定加入正義聯盟行列時,父親不惜將自己指引上死亡的道路,也要為維克多留下母盒的蹤跡…

 

從《查克史奈德版正義聯盟》中各一章節敘述著每一位人物的故事,他們不約而同的都經歷過谷底般的悲傷; 無論是蝙蝠俠布魯斯因為小丑,所以從小只有在管家阿福的陪伴下長大; 神力女超人痛失摯愛史提夫; 水行俠不理解母親從小將自己遺棄,獨自回到亞特蘭提斯; 超人因為氪星球爆炸,所以被父親送往地球,即使肯特夫妻將他視如己出,克拉克在發現自己的超能力與身世後又肩負起保護人類的責任,以不殺人、堅信人性本善為行事原則; 前述在再都引領著觀眾無需一昧地沉浸在不如他人的卑微中,每一扇被打開的窗,都有它獨具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