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從來都沒有打算要過獨身生活,一直以來,那都不是你的優先。只是有好長一段時間,你一個人認真地過日子、在尋常的生活裡盡可能對自己好,但不知道為什麼,過著、過著,就過成了一個人。

via GIPHY

 

兩年?還是三年?你已經有點記不清楚,上一段戀情是在何時結束的,你並沒有刻意去記憶,更沒有逼自己去遺忘,你已經過了張揚傷口的時期,懵懂衝撞的年紀也已經離開了你,只是回憶會在日復一日的日常裡給抹平,漸漸只留下輪廓,淡化掉細節。而當時受了點傷,挨到了今天也終於成了一種雲淡風輕,或者還稱不上是談笑風生,但也終於不用再小心翼翼、欲言又止,擔心一不注意就會招惹傷心。

 

一開始,你只是打算先休息一下子而已。尤其在經歷過一段掏心掏肺、丟掉自己的感情之後,是該花些時間整理,然後把自己找回來才是。至少你是這麼打算的。半年也好,即使是一年的時間都不嫌長,你沒有確切的時程表,更不打算強迫自己按部就班,因為你的生活終於不用再依循某個誰的計畫,過去有好長一段時間你都是那樣生活著。

 

當然也說不上多麼辛苦,只是現在只要管自己意願就可以,自己說了就算數,你已經許久沒有這樣的感受,所以格外珍惜。也說不上是得來不易,你從來都沒有想要與誰分手,一個人生活是經歷幾次的跌跌撞撞才得以學會既來之則安之。

 

也就像是無意識的落淚,在某天就突然停止了,就像是當初的不聲不響,有天等你想起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很久不再哭泣。你終於脫離了當魚的日子。

 

於是你聽從別人的建議,開始全心全意對自己好,以前因為另一個人存在而跟著必須讓渡出去的東西,你都一一要回來了,慢跑、逛街、聚會、偶爾上夜店,然後隨心所欲穿上自己喜歡的衣服……這些都是你一個人作主,不需要徵求誰的同意,失而復得,你歡欣不已。

 

你越來越好看了,不只是外表的光采,而是發自內心的容光煥發,你很喜歡這樣的自己。只是不知怎的,與你的益發動人相反,之後你就再也沒有談過一場正式的戀愛。然後,等到你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一個人生活時,終於緊張了起來。

 

當然,你如此迷人,所以會有人喜歡,你也試著去赴約,但最後都用不了了之收場。一直到某天,某個約會的對象拋下一句:「你太愛自己了。」然後離你而去,你才感到驚訝並大受打擊。你不明白,對自己好怎麼會有錯?每個人不是都說要先愛自己,才能夠去愛別人嗎?你百思不得其解。好,還有不對的嗎?

 

很後來你才了解,時間很公平,每個人的都一樣長,沒有誰會多得到一些,差別只是分配比例的問題而已。可能就是這麼一點點的差異,就決定了一段感情的去留、萌芽或早夭。跟著,你也才想到,其實這跟兩個人在一起時一樣,都需要達到一種平衡,感情才能夠維持。情境不同,但道理卻相通。若自己懷抱有朝一日想要再跟某個誰牽手的想望時,這樣的拉扯就永遠都會存在,不是只要單身了,時間就都會是屬於自己的。

 

原來,愛自己與愛別人,從來都不該是衝突,而該是一種平衡。愛情或許不公平,但卻沒有不勞而獲;付出的也不一定能夠得到回報,但不去努力,就永遠沒有收穫。你懂了,你還是會繼續愛自己,但同時也準備好要再為另一個人付出。

 

也就像是無意識地落淚,在某一天忽然停止了,等你想起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很久不再哭泣。你終於擺脫了當魚的日子。

 

via GIPHY

 

 

 

本文摘自《當我想你時,全世界都救不了我》

 

 


  「想念的盡頭,是遺忘嗎?」
  等待四年,肆一全新愛情散文。
  這本書寫給心裡曾經深深住了個人的你,
  無論 正單身,或, 已非單身。
 
 

  在你的心裡是否也住了那樣一個人?
  默不出聲卻震耳欲聾、亟欲逃脫卻割捨不了。
  每當記憶起他時,你就回到當時的自己,
  而你擁有的,僅只剩下小心翼翼的想念。
 
  肆一:「想念沒有保存期限,但是眼淚有。」

 
  每年都有情人節慶祝相戀,
  然而能否有一個日子,可以讓人揮霍想念?
 
  想念,並不代表還想在一起;
  想念,是你和他之間最美好的距離;
  想念,是個開關,一旦開啟,全世界都救不了你。
 
  「想念與否,和是否在一起過,並沒有關係。那個人在你心中留下深深淺淺的影子,便影響了之後的你。」
 
  曾經痛徹心扉,現在會如何面對愛情?最好的自己被不夠好的戀愛浪費了,還能再愛嗎?可以不急著原諒嗎?或許,別再急於逃離想念,等到有一天能說出:「謝謝你不愛我。」你終於才可以放心地先去愛自己。
 
  所謂的「完美」指的並不是他多好,而是,他讓你覺得自己很好。這一刻,你發現自己終於在愛裡長大成人。
 
  從戀愛出發,跨界小說、圖文書,肆一相隔四年再度執筆書寫愛情。這次,他寫出那些愛情故事裡「後來的後來」,以及他們所遺留下的痕跡。

  ❝大家都說錯過,但我會說,我們曾經對過,
  而......時間沒有跟上來,我們只能跟上自己。❞

 
  新世代一致公認最能說出心底話的愛情寫手,等待了四年,肆一全新愛情散文,
  每當你覺得被全世界拋下時,讓肆一點盞燈溫熱你。
 
  【無法遺忘時,小心輕放想念──】
 

  •想一個人的時候,就像有一條細細的線圈住了自己的脖子,每惦記一次,線就拉緊了一些。
  •你不是因為寂寞才總是想著他,而是因為想念他所以才感覺到寂寞。
  •有時候你會想念他,但是這樣的想念並不表示想要跟對方在一起。而是你知道,想念,其實是你們兩個人最好的關係。
  •經過後你才明白,有些人注定只能相遇,而無法相聚。有些人只適合偷偷想念。
  •愛情從來都是失之毫釐,就差之千里,只有要或不要、有或沒有,沒有「我們離幸福那麼近」。
  •愛情裡,最殘忍的並不是他不愛你,而是,他不愛你卻不打算告訴你。
  •最巨大的心碎聲是沈默不語;最傷心的道別是笑著說再見。
  •所有的悲喜其實自己都可以是個守門員,為自己篩選。
  •愛情的結束不只是從「我們」變成「我和你」,更多的是從「凝視對方」變成了「專注自己」。
  •刪掉他的帳號無法讓你重新開始。但,至少可以讓你確定,你們是再也無關的兩個人了。
  •如果暫時還忘不掉,那就先擺著吧。不是等待著遺忘,而是等待著好起來。有天時間會給你解答。
  •偶爾,在街上看見與他相似的人,仍會呼吸靜止。但卻清楚知道這不再是愛情,而只是回憶的影子。
  •學會不打擾回憶,就能與日子相安無事。他是他、你是你,各自生活,也別奢侈了懷念。
  •時間會不斷地在變化,逝去的已不可追,而兩個人牽著手要去的地方始終叫做未來。
  •並沒有誰可以真的偷走誰的未來,因為未來還沒有發生,而現在發生都已經叫曾經。 

 

 

作者:肆一

出版社: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