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霞滿天》

1

 

喬書培漫步在沙灘上。

 

是三月的末梢,陽光暖洋洋的照射在海面及沙灘上。那些白色的細沙,被陽光染成了一片金黃。海面上,像是敲碎了一海的玻璃屑,反射著點點光華,亮晶晶的,閃熠熠的,明晃晃的……炫耀得人睜不開眼睛。

 

喬書培敞著夾克,迎著那帶著鹹味的海風,無意識的在海灘上走著。低著頭,他看著自己在沙上留下的足跡,那單調的,清晰的,孤獨的一行足跡。他微蹙著眉梢,陷在某種若有所待的沉思中。三月的末梢,天氣仍然帶著涼意,海邊的風,吹撲在人身上,是涼颼颼的。這種季節,海邊總是靜悄悄的。不像夏天,這兒會充滿了弄潮的孩子們,追逐嬉笑的少男少女,以及拾貝殼的,打水戰的,又叫又鬧的頑童們。夏季,這兒是孩子們的天堂。而現在,海邊卻闃無一人,只有他在這兒默默憑弔。

 

他數著自己的腳印,帶著份寥落的、蕭索的、酸楚的感覺。在海灣的另一邊,就是漁船出海及歸航的所在,碼頭上永遠熱鬧喧嘩。碼頭和小鎮是相連的,這西部的小海港雖然已在最近繁榮了不少,卻仍然維持著它樸拙的民風。而海灣的這一邊,綿亙著沙灘與岩石,順著海岸走,你似乎可以走到世界的盡頭。他曾經走過,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從日出走到日落……只是,那時候,印在沙灘上的足跡不是他一個人的,另一對細小的腳印總是追隨在他身邊,一路追隨到世界的盡頭。

 

而今,那對腳印呢?

 

 

 

他一凜,心頭似乎被針刺了一下,抬起頭來,他看著那海邊聳立的岩石,那些巨大的石塊,被海浪日夜撲打,被海風朝夕侵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都挫磨成了不同的形狀,有的像恐龍,有的像老鷹,有的像張牙舞爪的怪獸,也有的平坦光滑如一片石板。小時候,這兒是捉迷藏的好地方,只要躲進這些石堆裡,好幾小時都可以不被發現,當你渴望孤獨的時候,這兒也是隱藏住自己的最佳隱避所。他曾經隱藏過。在那些巨石與巨石之間,有個僅可容人的狹小石縫,縫後有個小小的石洞,他給它取了個名字叫「鷹巢」,因為這洞的上面,就是那塊直聳入雲、狀若老鷹的巨岩。這石洞是他的祕密,全世界,只有另外一個人會在這石洞裡找到他。

 

他心底的刺痛在擴大,擴大成了一片迷惘的、愴惻的情緒。不由自主的,他背向海洋,往內陸的方向走去。他的腳步熟悉的走往那個方向—那片稀疏的防風林。防風林在海灘的外圍,由許多像松樹般的樹木造成的。小時候總是疑惑,沙地上怎能長出松樹?他以為松樹是屬於高山峻嶺的。長大後,才知道這些並非松樹,而是一種名叫木麻黃的植物。走進樹林,他再深入了幾百公尺,地上仍然是軟軟的細沙,沙上躺著一些無人注意的、像松果般的果實。他彎腰拾起了一枚。多年前,他也曾在這樹林中遊蕩。他直起身子,耳邊似乎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在說:

 

「我撿到一隻小麻雀,牠不會飛了。」

 

他猛的一驚,抬起頭來,四面沒有一個人影。陽光穿過樹隙,在四周投下許多樹木的陰影。他深吸了口氣,小麻雀,是的,那是隻不會飛的小麻雀。他似乎感到一隻小手把麻雀放進他的手中。

 

「你會治好牠,是不是?」

 

他帶走了那隻小麻雀,只為了那個信賴的聲音。一星期以後,小麻雀長成了,他們把牠帶回林中,望著牠振翅飛去。那是他和她第一件共有的東西,共有的希望,共有的祝福,和共有的歡樂。

 

他倚靠在樹幹上,迷茫的抬起頭來,心裡恍恍惚惚的想著拉馬丁的詩句;「舊時往日,我欲重尋」。誰能尋回舊時往日?永遠沒有人能夠!他透過那稀疏的樹木,眼光直射向林外,搜尋的望向東方,在那兒!他又看到了那棟老屋!那棟古老而莊嚴的老屋!「白屋」,大家都這樣稱呼這幢老房子,因為,據說它最初是由白色的大理石片砌成的,後來,石片斑駁了,才補上了其他五顏六色的建材。「白屋」早就不是白色了,但,它依然那樣壯麗,那樣倨傲,那樣帶著它特有的傲岸的氣質。它聳立在那兒,漠然的面對著海洋,面對著那塊高大的「鷹岩」。

 

「白屋」和「鷹岩」像兩個對峙著的巨人。他總把這棟房子稱為「巨鷹之家」。奇怪「白屋」和「鷹」之間的關係,它的主人姓殷,面對著「鷹岩」,是有意?還是無意?小時候,總覺得住在白屋裡的人又神祕,又幸運,又與眾不同。似乎比所有的人都要高一等。現在呢?老屋的外牆早已灰敗,上面爬滿了綠色的藤蔓,拱形的窗口,看不到窗紗,也看不到人影。倨傲的老屋只剩下了一份難以描述的寂寞和冷清。昨天,父親輕描淡寫的說過:

 

「知道嗎?白屋要拆掉了,有人投資,在這兒蓋一家觀光旅社。」

 

他凝視那老屋,那樓上是一排窗子,從右邊數去的第三個窗口,有個女孩曾倚窗而立,有個女孩曾傾聽海鳥的啁啾,有個女孩曾彈奏著鋼琴,用軟軟的童音,唱一首好單純、好細緻的歌:

 

「彩霞滿天,

漁帆點點,

海鳥飛翔,

海浪騰喧,

對此美景,

惜取少年!

彩霞滿天,

落日正圓,

今宵過去,

還有明天,

珍惜光陰,

把握少年!」

 

是的,彩霞滿天!這海岸是朝西的。每到黃昏,落日就又圓又大又燦爛,鑲著一圈金邊,往海面緩緩沉落。而滿天雲彩,全被落日染成了絢爛的、亮麗的、變幻莫測而光芒耀眼的色澤。從小,他就被海邊的黃昏所捉住,他常常屏息的站在海邊,一瞬也不瞬的注視著那落日沉進海洋,和那滿天的彩霞,逐漸變成黝暗的暮色。體會著造物的偉大,宇宙的神奇,和那日昇日落、潮來潮往的玄妙..他常看得那麼出神,那麼專注,以至於忽略了身邊那小小的「影子」。是的,她是他的「影子」,曾伴著他看落日,伴著他看彩霞,伴著他迎接暮色……

 

如今,那女孩呢?他閉上眼睛,不由自主的一摔頭,過去的都過去了!彈琴的女孩,撿小麻雀的女孩,白屋裡的女孩,到岩洞裡找他的女孩,陪他看落日的女孩,跟著他走往世界盡頭的女孩..是已經消失了,再也找不回來了。他垂下眼睛,強迫自己把目光從「白屋」上移開。用腳尖踢了踢腳下的沙子,他無意識的呼出一口氣,抬起腳來,他離開了那佇立之地,在林中茫無目的的走著。他似乎走了很長的一段路,然後,他忽然站住了,記憶的底層,有一點小火花在閃動他四面搜尋,終於,他看見了那棵林中最古老的大樹,有.結的樹幹,如雲如蓋如亭的枝椏和樹葉,他奔了過去,用手扶著那樹幹,他圍繞著它找尋,樹幹上有層青苔覆蓋,他小心的去剝落那青苔,然後,他找到了!在樹幹的根部,有塊老早老早被刀子削剝的痕跡,那痕跡上,是一片模糊的陰影,彷彿可以看出字跡。他蹲下身子,仔細的去辨認那用藍墨水寫下的字;什麼都看不清了!只是一片模糊的陰影,一些汙染的痕跡,沒有字,沒有藍墨水,他瞪視那痕跡,在內心的刻版上,卻清楚的重印出那兩行字:

 

「女生愛男生,羞羞羞!殷采芹愛喬書培,羞羞羞!」

 

就為了這兩行字,當初這兒曾經發生多大的一場「戰爭」,他一個人打三個人,被打得鼻青臉腫昏天黑地,簡直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他還記得自己被打倒在地上,躺在那兒動彈不得,肇禍的人一哄而散。然後,就是她了,那女孩悄悄的,怯怯的,無聲無息的靠近了他,拿著條小手帕,枉然的想弄乾淨他臉上的血痕和汙漬。而他,他怎樣呢?他對著她一陣狂吼大叫:

 

「走開!妳這個倒楣鬼!碰到妳就倒楣!妳最好離我遠一點!走開!走開!」

 

至今記得她當時的神情,小臉蛋漲得通紅,烏黑的眼珠被一池清泓所淹沒,小嘴巴癟呀癟的,終於「哇」的一聲,痛哭著跑走了。

 

這就是當年的自己!有一顆堅硬的、殘忍的心!有一副倔強的、魯莽的個性!有一份易感的、可憐復可嘆的自尊!從小,他就是個孤僻的、矛盾的怪物!怎麼值得一個女孩毫無理由的崇拜和關懷?

 

他輕嘆了一聲,為了那無知的童年。然後,靠著樹幹,他在沙地上坐了下來,仰起頭,他望著那樹葉隙縫裡的天空,這正是彩霞滿天的時候,落日灑下了無數的金色光點。低下頭,他看著地上的細沙,那帶著些兒濕潤的、白色的細沙,他不知不覺的拾起一枝枯枝,在沙上無意識的寫著字:

 

「殷采芹,殷采芹,殷采芹,殷采芹……」

 

他寫了無數個「殷采芹」,當面前的沙地寫滿了,他就一個名字蓋在另一個的上面,繼續寫著,直到那脆弱的樹枝折斷了。那輕脆的折裂聲使他微微一震,他終於拋掉了樹枝,慢吞吞的把頭仆在弓起的膝上。

 

海浪撲擊著岩石,在喧囂著。海風穿過了樹林,在低吟著。他坐在老樹幹的下面,默默的咀嚼著那個名字,回憶著那個名字,思想著那個名字:殷采芹,殷采芹,殷采芹……殷家的女孩!白屋裡的女孩!殷采芹,殷采芹,殷采芹……他的記憶被帶回到許許多多年以前。

 

那些記憶是一個片段接一個片段,像海浪般一波又一波,對他紛紛的、洶湧的、前仆後繼的捲了過來。

 

 

 

本文圖片摘自《瓊瑤經典作品全集 III.故宮聯名花鳥工筆燙金限量典藏書盒套書》

 

 

瓊瑤暢銷戲劇經典作品集,華麗復刻再現!
※個性強烈、愛恨分明的人物
※劇情百轉千迴,對白耐人尋味
※轟轟烈烈的勇氣、熱情、執著與追尋
※精闢闡述永恆不滅的情愛魔力 
 
 

【芳華正盛浪漫愛情詩篇.十四冊】

1.  人在天涯
志翔懷抱著藝術成就夢想,隻身飛往羅馬,去投奔學聲樂的哥哥志遠,
原本心想已功成名就的志遠,必定在各大著名舞臺上意興風發的表演,
不料,在異地奮鬥多年的志遠,竟只是歌劇院內一名不起眼的雜工。
真相揭曉後,志翔頓時慚愧自己利用哥哥攢的辛苦錢,讀著貴族般的藝術學校,
更深深感受到人在天涯的無力與悲哀……

2.  心有千千結
江雨薇身任脾氣暴躁、富有多金的耿克毅的特別護士,
原本不看好自己能忍受多久,
但耿克毅卻偏偏喜歡雨薇聰慧的個性與伶俐的頂嘴功夫,
讓她走進了不輕易開啟的心扉;
而雨薇更幫他找回了心愛的浪子若塵,
也設法解開了風雨園中每個人心中的結……

3.  卻上心頭
據說,擔任遠達貿易公司祕書的女孩,最後都會成為蕭家的媳婦,
但夏迎藍可不這麼認為!
她以十分優秀的條件進入遠達公司後,相信自己不會再延續這種傳統;
當她對同事阿奇心動之後,卻發現他就是蕭人奇,也是蕭家最小的兒子!
幾番矛盾掙扎的迎藍,是否會接受蕭人奇白色謊言般的愛情?

4.  菟絲花
菟絲花需要依附在別的植物上,才能夠生存下去;
而一個纖弱的女子,是否也必須仰仗一個強壯的男人才能活得有意義?
與相依為命十二年的母親訣別後,孟憶湄被寄養在素未謀面的羅教授家,
火爆衝動的羅教授與纖纖弱質的羅伯母,
他們兩人跟憶湄的母親又有何關係?

5.  月滿西樓
月明如畫,風寒似水,美蘅無意間闖入了翡翠巢恩怨交織的家族祕辛中,
她是否能一如初衷,單純擔任祕書的工作?
還是她早在不知不覺間,踏入了改變命運的輪盤?

本書收錄十篇懸疑精彩、動人心弦的短篇故事,
篇篇撲朔迷離,令人低迴不已。

6.  聚散兩依依
為什麼他們的時間總是不對?
相遇時,各自有所牽絆;相愛時,無法真正擁有對方。
「相聚」都談不上,就要談「分手」,這是命運的捉弄抑或緣淺?
賀盼雲和高寒之間,聚也依依,散也依依,何時才能真正相偎?真正相依?

7.  問斜陽
花樣年華、多愁善感的紀訪竹,遇上了結過三次婚的顧飛帆,
他們真心相愛相惜,決定廝守一生,
但在即將結婚前,顧飛帆曾經心心念念的第一任妻子微珊卻回來了,
他們的矛盾該如何化解?訪竹又要如何面對生命中的巨變呢?

8.  燃燒吧!火鳥
美麗如畫的巧眉,在兒時一場由姊姊嫣然引發的意外,
導致雙目永久失明,為此她總是封閉心門,拒絕別人的好意;
嫣然因終身愧疚,總是把所有心愛的事物都讓給妹妹,
包括她的初戀--凌康。
安騁遠的出現,讓嫣然深深被他的開朗熱情吸引,
但她卻發現巧眉似乎對安騁遠有著與眾不同的好感……

經過一連串的矛盾、挫折、打擊後,
這對姊妹花能否如燃燒的火鳥般,淬煉而後重生?

9.  浪花
深藍色的海浪洶湧翻滾,高捲著白浪,浪花的盡頭接著灰暗天空,
而天空堆積著暗淡的雲層──
賀俊之驚訝地看著眼前這幅畫,
想像著是怎樣一位畫家擁有如此澎湃的生命力,
竟激發了他塵封已久的心靈?  
秦雨秋就是這幅畫的作者。她灑脫、自信,她勇敢、獨立,
她令人不忍逼視,也令人不忍掉眸而去……

10.  女朋友
高凌風轟轟烈烈的與夏小蟬談了一場初戀,
無奈淒然分手後,他在舞台上失意的演出,又遭到無情的唾棄與譏諷,
正值窮途潦倒之際,孟雅蘋出現了。
雅蘋是個著名的模特兒,生活在光鮮衣裳與無數掌聲的圍繞下,
但她卻依戀與高凌風在一起的瘋狂與傻氣,
然而,兩人懸殊的生活處境,將帶他們走向什麼樣的人生道路?

11.  月朦朧鳥朦朧
從遇見跋扈驕縱又古靈精怪的小女孩韋楚楚開始,
靈珊便不自覺的踏進了韋鵬飛的生活,
他們漸漸由初時的成見轉為深深的相互吸引,
但也一直為小暴君楚楚所阻撓。
無意間,靈珊見到了一本「愛桐雜記」,
也發現了深藏在鵬飛心中的祕密……

12.  彩霞滿天
從小就是青梅竹馬的喬書培與殷采芹,
因雙方家庭狀況懸殊,父母都不贊成他們來往,
采芹因家中生變而決心斬斷這份情緣,但命運又使兩人再度相逢相守;
為了生計,采芹在餐廳彈琴唱歌,讓書培持續攻讀大學學業,
然而,兩人的生活環境和價值觀,卻開始漸行漸遠……

13.  金盞花
因為金盞花,纖纖找到了屬於自己單純的快樂;
因為金盞花,偑吟與自耕由相戀而走入婚禮。
金盞花原本代表離別,但對他們而言,
卻是永不離別的最佳信物……

14.  幸運草
傳說中,若有人能尋獲四瓣心形葉片的「幸運草」,
就能擁有永恆的幸福。
心上刻了舊日傷痕的詩蘋,在一趟大雪山的登山之旅中,
遇上了雙眸閃爍有神、年輕俊逸的江浩,
一朵幸運草點燃了他們之間的火花,幸福會隨之而來嗎?

本書收錄十六篇中、短篇小說,篇篇精彩感人,譜盡人生悲喜的樂章。

 

作者:瓊瑤

出版社: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