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新作《幽影王冠》描述與大陸隔絕的芬貝恩島上,一直以來的殘酷傳統。一胎三胞的女王厚賜,注定要被訓練成毒物使、元素使、自然使,使用天份、操控元素,學會致人於死地的能力,為生存殘殺自己的同胞姐妹,以繼位成為下一任女王。

 

 

 

source: pixabay

被命運玩弄於鼓掌,必須屠殺同胞才能存活的三姐妹,到底要怎麼逃過死劫,該怎麼做才能喚醒心中的力量,取得自由?來看將活毒蛇當作首飾配戴的美麗毒物使要接受怎麼樣的挑戰。自由、愛情、親情都失去了的話還能夠有勇氣面對生活嗎?一起來看看作者如何描述出,美麗又嚴峻的神秘島嶼上,少年少女的愛恨!以下為新書內容轉載,妞妞們請服用~

 

 

 

女王的十六歲生日

十二月二十一日

五朔節前四個月

 

 

一名年輕的女王赤腳站在木塊上,伸出兩隻手臂,只能靠身上單薄的內衣褲和又長又黑的頭髮來抵禦寒冷的空氣,她用上了她那纖細身軀的每一絲力氣才能讓自己抬頭挺胸。

 

兩個高䠷的女子繞著木塊轉,指尖在交叉的雙臂上敲打著,腳步聲在寒冷堅硬的木頭地板上迴盪。

 

「她瘦到只剩皮包骨了,」關妮薇說,邊輕輕拍打她的肋骨,好像可以把它們嚇回皮膚深處似的,「而且個子還是太小,瘦小的女王可不會讓人多有信心,議會上的其他人一定忍不住嘀嘀咕咕。」

 

她嫌惡地打量著女王,眼神逗留在不完美的每一處:凹陷的雙頰、蒼白的肌膚、有毒橡樹枝在右手擦出的傷口還結著痂,不過不會有疤痕,他們對此非常小心翼翼。

「把手放下。」關妮薇說,轉過身。

 

凱薩琳女王瞥著娜塔莉亞,艾倫家姊妹中較年長也較高大的那一個,娜塔莉亞看向她,然後點點頭,原本凝滯的血液似乎又再度流回凱薩琳指尖。

 

「她今晚必須戴手套。」關妮薇說,批評的語氣無庸置疑,但決定如何訓練女王的是娜塔莉亞,如果她想在凱薩琳生日前一週拿有毒橡樹枝磨她的手,也只能順她的意。

 

關妮薇挑起一綹凱薩琳的頭髮,然後用力一拉。

 

凱薩琳痛得眨眼,自從站上那塊木頭之後,關妮薇就一直用手在她身上東戳西戳,還粗魯地拉來拉去,好像故意想讓她跌倒,這樣一來就能責備她怎麼又瘀青了。

 

關妮薇又拉了一下她的頭髮。

 

「至少頭髮沒掉,但黑髮怎麼可以這麼無聊?而且她還是好瘦小好瘦小。」

 

「她是三胞胎裡最晚出生、也最嬌小的。」娜塔莉亞用她那低沉冷靜的嗓音說,「我說妹妹啊,有些事情是無法改變的。」

 

娜塔莉亞往前一站,凱薩琳的視線很難不跟著她轉,娜塔莉亞.艾倫是她從小到大所能擁有最接近母親的角色了。凱薩琳六歲時和姊妹分別,離開她在小黑屋的家前往格利斯厥莊園,一路上她都把臉埋在娜塔莉亞的絲綢裙擺裡,那天,凱薩琳一點兒也不像個女王。但娜塔莉亞由著她鬧,讓凱薩琳邊哭泣邊毀了她的裙子,還撫著她的頭髮,那是凱薩琳最早的記憶,就那麼一次,娜塔莉亞准許她表現得像個孩子。

 

在接見廳中斜照的光束中,娜塔莉亞的冰金色髮髻看起來幾乎接近銀色,但她其實並不老,娜塔莉亞永遠不會老去,她扛了太多工作、太多責任,沒有資格變老,她是用毒世家艾倫氏族的主事者,也是黑議會裡最有權勢的一員,正在替他們扶養新任女王。

 

關妮薇抓住凱薩琳被下毒的那隻手,大拇指沿著痂皮撫摸,找到一片特別大的,然後摳到它開始流血。

 

「關妮薇,」娜塔莉亞提醒道,「夠了。」

 

「戴手套應該沒問題吧,」關妮薇說,雖然似乎還在生氣,「長度蓋過手肘的手套可以襯托她手臂的輪廓。」

 

關妮薇一把放開凱薩琳的手,手臂垂落在她臀部兩側又彈起,凱薩琳已經在木塊上站了超過一小時,眼前卻還有漫長的一天要過,直到夜幕低垂,宴會開始。吞黑宴,毒物使的盛宴。光是想到就讓她的胃部一陣痙攣,忍不住瑟縮。

娜塔莉亞皺眉。

 

「妳有沒有好好休息?」她問。

 

「有的,娜塔莉亞。」凱薩琳回答。

 

「除了水和稀粥之外沒吃別的?」

 

「沒有。」

 

連續好幾天她都只能喝水和稀粥,即使如此,也許都還不夠,她即將吃下的毒物多到可能連娜塔莉亞的訓練都應付不了,當然,如果凱薩琳身為毒物使的天賦夠強,應該可以安然無恙。

 

凱薩琳站在木塊上,接見廳逐漸昏暗,感覺四面牆壁沉甸甸地朝她擠壓而來,因為滿滿一宅邸的艾倫氏宗親而顯得更加迫人。為了女王的十六歲生日,他們從島嶼各處而來齊聚一堂。平常的格利斯厥莊園像個安靜的大洞窟,只有娜塔莉亞、僕人們、娜塔莉亞的弟妹關妮薇和安東寧,娜塔莉亞住在鎮上的表親路西安和艾莉嘉有時會來訪,除此之外空蕩蕩的。今天的格利斯厥莊園卻不一樣,忙碌又富麗堂皇,擠滿等著發威的毒物和毒物使,如果屋子會笑,那麼格利斯厥莊園現下一定正在獰笑著。

 

「她非得準備好不可,」關妮薇說,「這座島上上下下都會知道今晚發生的事。」

 

娜塔莉亞對著妹妹撇頭,那個姿勢一看就知道她也一樣擔心,卻早已聽膩了這些擔憂之言。

 

娜塔莉亞轉身往窗外看,一路望向丘陵底部的英錐陵王都,芙洛宮的一雙黑色尖塔刺穿裊裊炊煙,那裡是女王統治時生活的地方,也是黑議會的永久居所。

 

「關妮薇,妳緊張過度了。」

 

「我緊張過度?」關妮薇反問,「登基年就要到了,我們手上卻只有一個虛弱的女王,要是我們輸了……我是不會回普林的!」

 

她妹妹的聲音好尖銳,娜塔莉亞不禁咯咯笑。普林原本是毒物使的城市,但現在只有最弱小的人才住在那裡,截至目前,毒物使已經掌控了整座英錐陵王都超過一百年了。

 

「關妮薇,妳根本沒去過普林。」

 

「別取笑我。」

 

「那妳就別逗我笑,有時候我真的搞不懂妳。」

 

她又望向窗戶外,看著芙洛宮的黑色尖塔,艾倫氏族在黑議會上有五名成員,過去三代以來都不少於五名,他們都是由掌權的毒物使女王安插的。

 

「我只是想把妳可能忽略的事告訴妳,有鑒於妳常常沒空管議會的事,忙著訓練和疼愛我們的女王。」

 

「我沒忽略任何事。」娜塔莉亞說,關妮薇垂下視線。

「這是當然了,姊姊,我很抱歉。只是神殿公開支持元素使之後,議會越來越緊張了。」

 

「神殿負責的是舉行慶典和為生病的孩子祈禱,」她轉身,點點凱薩琳的下巴,「至於其他事,人們都必須聽從議會的領導。」

 

「關妮薇,妳何不去馬廄牽匹馬、散散步?」她提議,「幫助妳放鬆心情,或者回去芙洛宮,那裡有事需要人料理。」

 

關妮薇閉上嘴,有那麼一會兒,她似乎有可能抗命或者踏上木塊賞凱薩琳一巴掌,只為了緩解她的緊張。

 

「真是個好主意。」關妮薇說,「那麼,今晚見了,姊姊。」

 

關妮薇走了之後,娜塔莉亞對凱薩琳點點頭,「妳可以下來了。」

 

瘦巴巴的女孩膝蓋顫抖著爬下木塊,小心不讓自己跌倒。

 

「回妳房間吧,」娜塔莉亞說,又轉過身去檢視桌上的一綑紙張,「我會請吉賽兒端一碗粥過去,吃完後妳只能喝幾口水。」

 

凱薩琳低下頭,微微屈膝行禮,娜塔莉亞的眼角餘光看見了,凱薩琳卻還逗留在原地。

 

「真的嗎……」凱薩琳問,「真的像關妮薇說的那麼糟糕嗎?」

 

娜塔莉亞打量了她一會兒,似乎在考慮要不要撥冗回答。

 

「關妮薇老愛操心,」她終於開口說,「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她就是這個樣。沒那麼糟糕,小凱。」她伸出手將女孩的一綹頭髮順到耳後,娜塔莉亞心情好時總會這麼做,「早在我出生之前,王座上坐的就一直是毒物使女王,一直到妳我死後,掌權的也一直都會是毒物使女王。」她將手放在凱薩琳的肩膀上,高䠷又冷艷的娜塔莉亞,她說出口的話不容他人置喙或存疑,凱薩琳若能更像她一點,艾倫氏族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今晚的宴會,」娜塔莉亞說,「專屬於妳,是為了慶祝妳的生日而舉辦的。好好享受吧,凱薩琳女王,其他的就交給我來煩惱。」

*

凱薩琳女王坐在梳妝鏡前打量著自己的倒影,吉賽兒梳理著她的黑髮,每一下都又久又平穩,凱薩琳仍然穿著長袍和內衣褲,還是覺得好冷,格利斯厥莊園是個多風又暗影幢幢的地方,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好像有大半的人生都活在嚴寒刺骨的黑暗中。

梳妝檯右邊是個玻璃牢籠,她的珊瑚蛇正在裡面休息,吃蟋蟀吃得肥嘟嘟。凱薩琳從她還是隻剛孵化的小蛇時就開始養她了,她是凱薩琳唯一不會害怕的有毒生物,熟知凱薩琳嗓音的振動和肌膚的氣味,她從不曾咬過主人,半次都沒有。

 

凱薩琳今天會戴著她去參加晚宴,纏繞在腕上像只溫暖又有力的手鐲,娜塔莉亞會配戴一隻黑曼巴。凱薩琳小小的蛇手鐲比不上披掛在肩膀上的巨蛇那麼華麗,但凱薩琳喜歡她的小巧首飾,漂亮多了,紅、黃、黑三色相間,人們說這是劇毒的顏色,不愧是毒物使女王最完美的配件。

 

凱薩琳摸摸玻璃,珊瑚蛇抬起渾圓的頭顱。他們告誡過凱薩琳不要幫她取名字,三番兩次叮囑說她不是寵物,但是在凱薩琳心中,她偷偷叫珊瑚蛇「甜心」。

 

「別喝太多香檳,」吉賽兒說,邊把凱薩琳的髮絲分成幾個等份,「一定有毒,或者摻了有毒的果汁,我在廚房裡聽說了會有什麼粉紅色槲寄生果實。」

 

「我非喝一點不可。」凱薩琳說,「再怎麼說,他們都是為了我的生日才舉杯祝賀。」

 

她和姊妹們的生日,整座島上的人們都在慶祝新一代三生女王的十六歲生日。

 

「沾沾嘴脣就好,」吉賽兒說,「別喝多,要注意的不只是毒藥,還有酒精本身。妳弱不禁風的,喝不了多少就會暈頭轉向。」

 

吉賽兒將凱薩琳的頭髮編成辮子,在她的頭後方旋轉盤繞,高高堆成一個髮髻,她的動作很輕柔,從來不會用力拉扯,深知以身試毒多年的凱薩琳頭皮已經變得很脆弱。

 

凱薩琳伸手想拿更多妝品,但吉賽兒發出嘖嘖聲,為了掩蓋住肩膀突出的嶙峋瘦骨,女王的粉底已經塗得太白,毒物害她日漸消瘦,那些盜汗和嘔吐的夜晚讓她的肌膚變得像沾濕的紙張般脆弱又透明。

 

「已經夠漂亮了,」吉賽兒說,對著鏡子微笑,「妳的眼睛像洋娃娃一樣又大又黑。」

 

吉賽兒很善良,是格利斯厥莊園的女僕中她最喜歡的一個,但就連吉賽兒在各方面都比女王還美,她的嘴脣飽滿、神采奕奕,雖然她深金色的頭髮必須漂成娜塔莉亞偏愛的淡金色,卻仍然散發著光澤。

 

「洋娃娃的眼睛。」凱薩琳覆誦。

 

也許吧,但她的眼睛並不美,而是病懨懨的容顏中的兩丸黑色圓球。凱薩琳凝望鏡子,想像著自己身體的每個部位:瘦骨、薄皮、貧血。用不了什麼力氣就能將她粉身碎骨,剝掉那單薄的肌肉,挖出內臟攤在陽光下曬乾。她納悶,她的兩個姊姊也是一樣的血肉之軀嗎?她們骨子裡是否都是一樣的,沒有毒物使、自然使、元素使之分?

 

「關妮薇認為我會失敗,」凱薩琳說,「她覺得我太瘦小太虛弱了。」

 

「妳是毒物使女王。」吉賽兒說,「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而且妳才沒她說的那麼瘦小虛弱呢!我見過更瘦小、更虛弱的。」

 

穿著黑色緊身裙的娜塔莉亞一陣風似地颳進房裡,她們應該聽見她的腳步聲的,鞋跟敲擊著地板,挑高的天花板反射著回聲。吉賽兒和凱薩琳都太分心了。

 

「她準備好了嗎?」娜塔莉亞問,凱薩琳站起身,由艾倫氏族的領導人幫忙著裝是一項殊榮,專門保留給慶典,特別是最重要的一次生日。

 

吉賽兒拿來凱薩琳的禮服,黑色、裙擺豐厚,沉甸甸的而且無袖,不過他們已經準備好用來遮掩毒橡樹枝疤痕的黑色綢緞手套。

 

凱薩琳套上禮服,娜塔莉亞開始拉線固定,凱薩琳的胃一陣顫抖,與宴眾人聚集的聲響已經從樓梯傳上來。娜塔莉亞和吉賽兒將手套滑上她雙臂,吉賽兒打開珊瑚蛇的玻璃籠,讓凱薩琳撈出甜心,小蛇溫馴地纏住她的手腕。

 

「給牠餵了藥嗎?」娜塔莉亞問,「可能有需要。」

 

「她會乖乖的,」凱薩琳說,摸摸甜心的鱗片,「她很有規矩。」

 

「隨妳吧。」娜塔莉亞將凱薩琳轉向鏡子,雙手搭在她肩膀上。

在此之前,從來沒有法力相同的女王連續掌權超過三任,席薇亞、妮可拉和卡蜜兒是最近三任女王,全都是艾倫氏族扶養長大的毒物使,只要再出一名毒物使女王,或許就能建立起一個王朝,從今而後只有毒物使女王能夠長大成人,她的姊妹一出生就必須被淹死。

 

 

【延伸閱讀】

妞書僮

 

 

source: 博客來

 

出版社:臉譜

作者:凱德兒‧布雷克(林欣璇  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