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台灣近年積極推行翻轉教育,也有越來越多年輕教師願意投入偏鄉,也因此有了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 與《老師你會不會回來》等鼓舞人心的真實故事。其實不只是亞洲面臨教育轉型,領先我們許多的歐美也有他們的課題要面對。《北極上學趣》描述的是一位年輕丹麥教師,前往格陵蘭教書時的奇妙經歷。

 

電影開場便以安納斯老師面試前往格陵蘭教書開始,看似沒有問幾個問題,也可能願意前往格陵蘭的人選不多,因此教學經驗不算多的安納斯順利獲得了職缺。剛開始看到時會以為這是類似第二外語老師的計畫,沒想到隨著劇情發展,聽到學校職員與學生家長口裡說出「那是你們丹麥人的想法」時,便覺得不是那麼單純了。
查了資料後發現,格陵蘭其實跟台灣一樣,在過去幾經轉手殖民,目前宗主國為丹麥,雖為自治國,但仍舊屬於丹麥王國框架下的一環,使用的是丹麥克朗,因此,雖然官方語言為格陵蘭語,丹麥語應該就是法定的第二外語了。

 

 

講到北極,第一時間應該會想到白茫茫一片與天寒地凍吧。電影當中多數畫面的確是雪白的,不過,大老遠將鏡頭拉到地球最北端,除了帶回美麗的故事之外,也有如詩如畫的景致。片中的色彩鮮豔到像是假的:蔚藍的海、磚紅的屋、翠綠的樹,當然少不了還有那炫的發昏的白,儼然探索頻道或國家地理頻道的畫面。跟著安納斯老師在格陵蘭晃來晃去,或步行,或乘船,風光明媚盡覽眼底。不過,即便自然美景如此誘人,想必只有極為耐寒的人有福消受吧。就連身為丹麥人的安納斯,都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何況是生長在亞熱帶台灣的我們,直接殺去長住的話應該會撐不住的。

 

遠赴外地求職當然是辛苦的,不過安納斯在片中所遭遇的文化衝擊不是常人所能想像。如他所言,啟程之前聽過朋友講述格陵蘭的狀況,但他沒想到這麼「嚴重」。將這番心聲與時常幫助他的一位當地人分享後,獲得了「什麼問題?」的敵意與質問。沒錯,正因為安納斯以「丹麥人」與「殖民者」的高度在看格陵蘭,並沒有想要體會、了解與認識當地文化,才會有此感。

因為格陵蘭人屬於因紐特人,所以當地人與安納斯從習慣、長相到語言都格格不入,也使他漸漸有自己不受歡迎之感。安納斯認為隔代教養是「問題」,但當地人說這是「傳統」;安納斯發現學生翹課勃然大怒,進行家庭訪問,但家人說與其去學外地人的知識,不如學習打獵實務。種種文化衝突,讓安納斯大喊吃不消,也動了回家的念頭,但或是想起當初修習教育的自己,或是課堂上自己最疼愛、一心想成為獵人的學生阿瑟,使他開始學習格陵蘭語。

經過一年浸入式的文化體驗之後,安納斯不但與當地人打成一片,直到本片完成的2018年1月,他都仍在當地任教。片中一幕令我印象深刻的場景是安納斯與當地人一同欣賞極光,安納斯表示丹麥沒有這樣的美景,當地人反問他「天啊,你們那是什麼國家啊?」不管是好是壞,不同的文化,都可能出現「你的異常,他的日常」的情況,彼此互相欣賞尊重,才能在地球村當中抱回最大的收穫。

 

 

很有趣的是,電影當中所有演員都是主角本人。加上台北電影節時觀看《不恐龍法官》時的經驗,讓我對於紀錄片形式有了新的認識。過去我們所熟悉的紀錄片,多半為「觀察型」、「闡釋型」或「參與型」,但近期觀賞兩部由真實人物親自出演的電影才了解到,原來有一個新興類型稱為「Docufiction」,將虛構元素與真實記錄融合,忠實呈現歷史面貌,但同時也增添戲劇效果的娛樂性。如同影集《The Office辦公室風雲》為Mockumentary (偽紀錄片) 一般,都是較新的拍攝類型。不同之處在於,偽紀錄片是「拍得很像傳統紀錄片形式的娛樂作品」,而Docufiction則是「較為娛樂,但仍保有大多真實元素的紀錄片」。

 

 

透過這樣的手法,觀眾能看到安納斯在格陵蘭教書初期所遇到的各種困難,無論是課堂上或生活上都讓他一個頭兩個大。同時,我們也能一窺偏鄉學校的教學模式:一位老師帶全校,各個科目都要上。語言想必就是丹麥文,片中請孩子畫自己的家庭,想必是藉機了解學生家庭的美術課,而帶孩子到屋頂上拿著地圖對遠方的山,應該就是社會課了吧。而在安納斯深入了解當地文化後,也邀請職業獵人到班上,與孩子分享日常生活,就像是我們輔導課的認識職涯。甚至最後他還帶阿瑟一起與職業獵人踏上打獵體驗,不僅親身體會格陵蘭最真實的生活,也徹底增進了師生情誼。

 

 

電影雖然將重點放在安納斯的教學體驗,但似乎還是留有環境變遷的影響。片中一段對話提到「我看到海豹」「很多嗎?」「沒有,我只有看到一隻」或許是地點不對,但或許在過去看到成群的海豹是習以為常之事。在丹麥人的天龍國思想裡,或許格陵蘭人是野蠻的,但在極地飽食之餘,獵人們可是更重視生態保育的。為了使小小的阿瑟早日立定志向並持續精進技術,獵人們帶他一同出門狩獵,此行的目的是追捕到不久前留下足跡的北極熊。但等到北極熊真的出現在眼前時,獵人看著北極熊對同行者說「別開槍,牠帶著兩隻小熊呢!」親眼看到大自然曼妙的生命孕育,想必也是促使安納斯毅然決然留下的原因之一吧。同行朋友說,那隻北極熊與過去在動物園或課本上看到的比起來瘦弱許多,可見北極熊找不到食物吃,漸漸餓死的傳聞不只是生態學家的疾呼而已。

 

 

最後,補充一個冰天雪地格陵蘭的小趣聞。根據北歐神話記載,格陵蘭之所以叫做格陵蘭 ( Greenland ) 是因為當初發現者希望能夠吸引更多移民,便取為「綠色的土地」;反之,風光明媚的冰島 ( Iceland ),為了避免眾人爭相遷徙至此,便取為「冰的土地」。斯堪地那維亞人還真是有趣呢!


《北極上學趣》屏除了說教式的嚴肅,以輕鬆詼諧的步調,帶領觀眾與安納斯老師一同,親身體會格陵蘭的文化,同時,反思環境與教育的議題。加上令人屏息的美景,看完這部電影肯定會沁入心脾,全身舒暢,甚至想要衝到北極去看極光呢!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