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多次被評選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歸功於丹麥人獨有的生活態度──「HYGGE」。「HYGGE」的發音是「hoo-ga」,源自挪威語的「幸福」一詞,同時也和英文的「擁抱」(hug)有些微關聯。「HYGGE」的普遍定義是「處於愉悅的幸福感與安全感之中,心態輕鬆且開懷享受當下所有令人愉快的小事。

 

英國設計專欄作家及策展人夏洛特.亞伯拉罕親自走訪丹麥,發現HYGGE不僅蘊藏設計的祕密,更是丹麥幸福感的來源。從好奇到實踐,夏洛特透過HYGGE也改變了自己。離開充滿競爭的英國高壓生活,在丹麥的HYGGE裡體會到放鬆的幸福哲學。她在書中以幽默的口吻剖析自己的轉變,更從經典設計、生活風格、心靈享受三大面向,將HYGGE的魅力娓娓道來~

 


  

《幸福丹麥流》書摘轉載 

 

 

HYGGE令人喜愛的原因之一,就是對「吃蛋糕」抱持寬容的態度,也因此讓熱愛蛋糕的我從一開始就對HYGGE倍感親切。

 

HYGGE室內設計不只是蠟燭和毛毯,當我深入研究後更了解到,能夠問心無愧地吃蛋糕,不過是在原本就很吸引人的飲食理念錦上添花。

 

根據我在丹麥官方網站(Denmark.dk)所找到的文章,每年每名丹麥人平均會吃下10公斤的蛋糕。我不清楚這和其他國家相比是多是少,畢竟關於蛋糕消耗量的數據實在很罕見。不過我曾在《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讀到一篇報導指出,英國人在2013年總共買了一億一千萬個杯子蛋糕 ,大約等於每名英國人都買了兩個杯子蛋

糕,顯然杯子蛋糕的平均重量是87克。

 

所以,如果英國人的蛋糕消費量要與丹麥人匹敵,除了要吃下9公斤的杯子蛋糕,每年還要吃下其他的蛋糕。聽起來像是個大數目,不過既然英國人的腰圍年年增加,即使兩國平手我也不會太意外。

 

 

盡情享用美食和蛋糕

 

重點不在這裡。平均而言,丹麥人吃下肚的蛋糕可能和美國人、英國人或瑞典人差不多;真正有趣的是,其他國家並不會在國家官方網站大肆宣傳國內的蛋糕消費量。丹麥公開表示以身為蛋糕消費大國而感到驕傲,多半是因為Denmark.dk是觀光宣傳網站,而所有觀光客都知道,丹麥是丹麥麵包(wienerbrød)的發源地(1840年代,丹麥麵包師發起長期罷工爭取調薪,而來自維也納的麵包師將與家鄉同名的麵包首次引進丹麥,從此這種麵包便成為丹麥的國寶,蝴蝶狀的耶誕節版丹麥麵包更成為丹麥麵包店慣用的招牌標誌) 。

 

不過,在這背後當然有比較哲學層次的原因:HYGGE的核心概念就是暫時遠離日常生活中的壓力與責任,喘口氣;更重要的是,在喘口氣的過程中得到真正純粹的樂趣,無論是和朋友在公園漫步一小時,或是挪出時間前往有燭光的咖啡廳,喝杯咖啡和吃個丹麥酥(spandauer,圓形的丹麥麵包)。所謂「引發罪惡感的樂趣」或是「解饞小點心」,其實都是與HYGGE對立的概念。而既然HYGGE已經根深柢固在丹麥人的觀念中,我猜想,每過一段時間就允許自己放縱而不需要有罪惡感,也一樣是丹麥的全民共識。

 

在青少年時期,我和食物之間有著複雜的糾葛。早在1980年代,計算卡路里的風行程度,和用滾布油漆法刷出粗糙牆面不相上下,尤其是在衣服裡加上墊肩的女性族群之間特別流行。當時十三歲的我,對這種形象著迷不已,又迫不及待想要裝大人,自然也跟上了這股潮流。

 

這段時間,我並不快樂。沒錯,我穿得下緊身牛仔褲,趴下時還可以用髖骨維持平衡,但每天量兩次體重,還要把一盤四季豆和低脂優格當作晚餐,可是讓我在青春期吃足了苦頭。因為太過瘦弱,我一直到十五歲才開始發育,一年後當我再次開始正常飲食,卻發現自己不懂得適可而止;到了十八歲,我的髖骨已經不再清晰可見。

 

離開學校後,我的身體狀況才開始穩定,主要原因在於我忙著享受學生生活,無暇思考食物的問題。然而這些年來對卡路里念念不忘的日子,先是讓我過瘦,接著又讓我過胖,總是膽顫心驚地吃東西,導致我對各種飲食法徹底失去信心。飲食不只是為身體補充養分,而是透過品嚐感受到多重感官的愉悅,並且與親友分享。但「飲食法」則是完全相反的概念,飲食法基本上就是一種否定的態度,不僅剝奪了飲食的樂趣,還以罪惡感取而代之。

 

 

丹麥人熱愛糕點,肥胖率卻極低

 

現在英國正陷入肥胖危機,顯然英國人的飲食習慣出了大問題,但我不認為特定的飲食法會是解藥。雖然我不是心理學家也不是營養師,不過我覺得有一點真的耐人尋味:丹麥人如此熱愛糕點和培根,丹麥卻是OECD會員國中肥胖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在29國中排名第21),而且幾乎是英國肥胖率的一半。儘管我們有各式各樣新潮的飲食法(根據OECD在2014年的健康統計數據,2012年丹麥十五歲以上國民的肥胖率為13.1%,英國則是26.1%)。

 

話雖如此,HYGGE飲食觀並不是造成上述差異的唯一原因,貧窮與肥胖危機之間的因果關係可以從大量的數據看出端倪。法比安協會(Fabian Commission)在2015年3月針對食物與貧窮發布的報告發現,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有五分之一被歸類為肥胖;相較之下,家庭收入最高組別的小孩肥胖比例僅有7%,而丹麥正是貧窮率第二低的OECD國家。

 

丹麥的高幸福指數可能也是原因之一,畢竟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過度進食與憂鬱傾向會相互影響。然而也有大量研究指出,飲食法會在人與食物之間建立不健康的連結,而這些負面連結通常會導致採行飲食法的人增重,進而引發惡性循環。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學者在研究中發現,採用特定飲食法的人之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體重會在四到五年內反彈至比以前還高的數字。

 

英國國家飲食失調協會(National Centre for Eating Disorder,NCFED)在官方網站發布的報告指出,情緒確實會影響飲食,報告中引用美國營養研究先驅安瑟爾.凱斯(Ancel Keys)的研究,也就是在1950年代肯定地中海飲食(Mediterranean-style diet)優點的第一人;凱斯為了探討劇烈減少食物攝取對心理與生理的影響,針對健康、年輕且沒有體重異常紀錄、拒服兵役的男性(由於參與實驗,這些男性可以不用在韓戰時期服兵役)進行一系列實驗。在實驗計畫中,這些男性先正常進食三個月,接著攝食量減半並同樣持續三個月,最後再進入復健期,漸漸恢復正常飲食。

 

實驗的結果影響深遠,不過對我來說,最有趣的發現在於這些受試者對食物的態度:在實驗期間,所有參與的男性都開始對食物異常執著,許多參與實驗者更出現滿懷罪惡感偷吃的衝動。而當實驗進入最後階段,所有人都回到正常飲食模式之後,很高比例的參與實驗者發現,自己即使已經有飽足感,也無法停止進食。

 

更多近期研究也提出相似的發現,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的心理學家彼得.赫曼(Peter Herman)和珍奈特.波利維(Janet Polivy)就是一例。

 

他們的實驗者是一群沒有限制飲食的學生,以及一群正在控制飲食的同事,實驗目的是檢驗和比較兩組的意志力。所有參與者都被告知可以盡情享用冰淇淋,不過部分參與者必須先吃一或兩份奶昔。沒有限制飲食的參與者表現在預料之內,吃下的奶昔數量越多,冰淇淋的食用量就越少;但正在控制飲食的參與者則正好相反,他們的食用量基本上是成正比,吃下兩份奶昔的人,也吃下最多冰淇淋。

 

赫曼和波利維的解釋是,先吃奶昔讓正在控制飲食的人覺得違背了節制的自我約定,所以拒吃冰淇淋根本沒意義;既然走錯了一步,不如將錯就錯。

 

以生理的角度而言,這些研究似乎顯示出「節食」對於人類天生的食慾機制有負面效果,就如心理學家及NCFED創辦人迪安.傑德(Deanne Jade)所寫:「控制飲食者看似一旦開始進食就無法停止的行為,是源自他們一開始與自己進行的魔鬼交易。失去正常的內在控制力後,隨之而來的就是暴飲暴食。控制飲食者違反自己的規定後雖然不至於無止盡的進食,但飲食量絕對遠多於沒有限制飲食者。」

 

飲食控制會破壞與生俱來的食慾機制顯然是個大問題,不過我認為更嚴重的是,各種飲食法把食物和食物攝取變成是非之爭。只要看看我們常說的話就知道了:有遵守飲食法就是「狀態良好」,沒有照做就是「狀態不好」或「嘴饞」。如果沒有變瘦,就表示「失敗了」。

 

現在正流行的「純淨飲食」(clean eating)更是把這股趨勢帶向極端,這種方法提倡完全以天然未加工食物組成的飲食,顯然重點不在於減重,而是以全新的角度看待食物—到這裡還算合理。然而,當有些食物被歸類為「純淨」,就表示除此之外的所有食物都「不純」。過度加工的食品也許真的不怎麼純淨,但麵包、義大利麵、牛奶和馬鈴薯也屬於後者,就讓我充滿疑惑了。尤其連蘋果也被視為不純(因為糖分太高),判定標準顯然已經扭曲。

 

現在純淨飲食已經在網路上自成一個世界,其中居民多半是有一頭美麗秀髮和亮澤肌膚的年輕女性,她們的主食多半是甘藍菜、藜麥、奇亞籽、酪梨,加上偶爾吃幾口生巧克力。這些女性看似擁有良好的體態,事實上卻是受到食物和判斷食物是否純淨的標準主宰:食物的卡路里含量、升糖(GI)指數、反式脂肪的有無。而美味與否似乎不太重要,飲食對她們來說好像也毫無樂趣可言。

 

其實這些女性吃的食物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這套飲食背後的思維:害怕食物,而不是享受食物。這和我在青春期瀕臨厭食症的心態如出一轍,也絕對不是通往幸福的道路。

 

丹麥人的飲食倒也不是毫無缺點,例如飲酒和吸菸過量(面積小於四十平方公尺的酒吧不必遵守禁菸規定。此外,就我的觀察,這類小酒吧非常受歡迎。對於可以忍受密閉悶熱空間的人來說,絕對是度過歡快晚間時分的好去處),就是丹麥的預期壽命為何在西歐墊底的部分原因。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 2 0 1 5 年的《歐洲健康報告》(European Health Report),丹麥女性的預期壽命為81.2歲,男性則是78歲。話雖如此,從我和丹麥人的對話可以看出,HYGGE文化至少有培養出健康的飲食態度。哥本哈根「幸福研究學會」(Happiness Research Institute)的執行長麥克.威肯(Meik Wiking)對我說:「不可能有所謂的HYGGE飲食法。」

 

 

飲食是透過品嚐達到感官的愉悅

 

確實,HYGGE通常和不怎麼健康的食物脫不了關係,學者海蒂.博伊(Heidi Boye)在博士論文〈後現代性中的食物與健康〉(Food and Health in Late Modernity)以量化研究探討影響HYGGE程度的因子,結果顯示出,許多人認為高糖、高脂的食物與大量酒精一起下肚,全都是營造HYGGE氣氛的重要因子⑰ 。儘管這種飲食風格顯然讓丹麥營養師不敢恭維,我相信HYGGE對食物的正面態度,有促進心理健康的好處。畢竟HYGGE不會將部分食物歸類為「不純」,也不會規定吃了不純的食物之後,必須連續喝一週的甘藍菜冰沙贖罪。

 

面對自己吃下的食物而產生罪惡感,不僅於減肥毫無助益,還會讓人不快樂又鑽牛角尖。而HYGGE以愉悅感取代罪惡感,享受取代恐懼,顯然是好事一樁。

 

多年前,我就已擺脫飲食障礙,不過,二十年來我一直都在努力平衡飲食攝取和每日運動消耗的卡路里。對於愛吃但不想發胖的人來說,這是最合情合理的方法;但我還是有點執著於計算卡路里,例如,我很清楚自己慢跑一次所消耗的熱量,也知道一片雜糧酸麵包塗上無鹽奶油和杏子果醬的熱量,因此如果我在早餐前慢跑,就可以吃一片土司,但如果沒有時間或因為背部/膝蓋/小腿/阿基里斯腱又隱隱作痛而沒有慢跑,我就會感到煩躁不安。我知道即使吃片土司加上整天沒運動也不會立刻發胖,所以我還是會吃,但吃下肚後的餘味卻充滿罪惡感。

 

開始嘗試HYGGE生活之後,我以為養成每天吃土司加果醬的習慣,等同於已經建立了HYGGE飲食模式,但很快我就發現自己錯了。

 

我唯有在激烈運動後吃土司才不會產生罪惡感,但這完全與HYGGE的精神背道而馳。我並不打算放棄慢跑,跑步總是為我帶來喜悅,也能讓我真正感到飢餓並回想起童年:小時候我會在康瓦爾(Cornwall)的海灘玩一整天,滿身是沙又飽受海風摧殘地回到家後,狼吞虎嚥吃下自家烘焙的麵包卷和一些剛從豆莢取下的新鮮豌豆。然而我已經不再計算自己燃燒了多少熱量,我也刻意努力讓自己在沒有慢跑時對飲食放寬心。

 

不過,這麼做並不容易,因為我發現自己從飲食得到的愉悅感,多半源於合理自我獎勵的心態,更不用說邁入中年導致新陳代謝率下降,我難免會產生一點危機意識。

 

話雖如此,我確實漸漸開始進步。例如,我體會到吃完早餐後,前往哥本哈根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Louisiana Museum)的咖啡館,坐在燃燒柴火的壁爐旁,一邊享用瑞典杏仁蛋糕(Tosca cake)—北歐的知名甜點,類似沒有加果醬的英國點心貝克威爾塔(Bakewell Tart)一邊眺望松德海峽(Øresund)另一端的瑞典海岸,就

這樣靜靜坐著幾小時,便可以感受到純粹的愉悅。

 

即便不是每天,只是偶爾。

 

 

 

本文摘自《幸福丹麥流: HYGGE!每一天愉悅舒心的生活提案》

 

 
       HYGGE這個象徵丹麥幸福與溫暖生活的關鍵字,
  如何改變我們看待世界與自我的方式?
  我們如何才能擁有更踏實的滿足與快樂?
  英國設計策展人夏洛特親訪丹麥,分享幸福的哲學,
  邀你一起擁抱簡單、快樂、放鬆的丹麥式生活。

  燭光是HYGGE,現煮咖啡的味道是HYGGE,清爽乾淨的床單是HYGGE,與朋友共進晚餐是HYGGE……這個獨特而美好的彷彿擬聲單字「HYGGE」,不只是丹麥文化的核心,更是丹麥人的生活方式。

  HYGGE風潮席捲全球,成為火紅的關鍵字。丹麥幸福指數長居全球之冠,HYGGE會是一切的關鍵嗎?英國設計專欄作家及策展人夏洛特.亞伯拉罕親自走訪丹麥,發現HYGGE不僅蘊藏設計的祕密,更是丹麥幸福感的來源。從好奇到實踐,夏洛特透過HYGGE也改變了自己。離開充滿競爭的英國高壓生活,在丹麥的HYGGE裡體會到放鬆的幸福哲學。她在書中以幽默的口吻剖析自己的轉變,更從經典設計、生活風格、心靈享受三大面向,將HYGGE的魅力娓娓道來。

  *放鬆心情X擁抱當下X關愛自我,就是HYGGE!

  丹麥人深信設計能改變生活品質,「世上沒有所謂的壞天氣,只有錯誤的穿著」,他們不因壞天氣而沮喪,反而孕育出重視舒適與溫暖的設計美學。例如因為濕冷,丹麥人更重視溫暖的毛毯與抱枕,以浪漫燭光增添生活情調,隨時為自己打造舒適空間。
 
  在生活中製造驚喜也是必要的,丹麥人在米布丁裡藏杏仁,而找到杏仁的幸運兒可以獲得小豬杏仁糖,驚喜閃現一瞬間。娛樂性十足的HYGGE風格就是這麼輕鬆無壓,重視相聚的氣氛。

  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及高社交程度是讓丹麥成為世界上最快樂國度的原因之一。丹麥人經常面對面互動,凡事分攤共享、不講究正式、步調不匆促。品嘗甜食時拋掉罪惡感,享受吃下的每一口甜蜜滋味,不錯過眼前的美好。簡單說,寵愛自己,與親友家人共度美好時光,珍惜每刻當下,正是HYGGE精神的根本。
 
  *為生活製造小驚喜,擁抱丹麥的幸福快樂學!

  分分秒秒溫馨美好的HYGGE提案:
  -適當地品嘗美食甜點,抛開罪惡感
  -與親友共享家傳料理,歡度相聚時光
  -溫暖的燈光、溫馨的角落、舒適的傢俱、撫慰感的裝飾
  -抽空進行散步、泡澡,培養珍愛自我的小小儀式
  -早晨煮杯咖啡,什麼也別做,只要聆聽蒸氣聲,享受咖啡香
  -在瓶裡插些鮮花,偶爾泡個精油澡,點燃香氛蠟燭……犒賞自己的感官
  -參考丹麥經典設計,多位大師名作收錄書中,可按圖索驥

  珍愛自我、尋求安全及舒適的感覺、享受令人愉悅的小事,就是丹麥幸福的祕密。不需要昂貴的北歐家具或花費,掌握簡約舒適的原則,找一天,放慢腳步,抛開手機和電腦,沖杯咖啡,度過放鬆的一天,以舒緩的節奏享受生活,為自己充電,就是HYGGE。透過細微的改變,我們可以在每一天輕鬆實現HYGGE,過得更幸福,更快樂。

 

 

作者:夏洛特.亞伯拉罕

出版社:大好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