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在哈波迷透過《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認識這本教科書作者、知名奇獸學家紐特‧斯卡曼德的兩年後,《怪獸》系列的續集終於到來。本系列從紐特與他的奇獸研究為圓心,帶領觀眾一同觀看當時不少歷史大事。片名揭示的「葛林戴華德的罪行」與上集末段逮捕葛林戴華德的情節即預示了本集重點與接下來的發展,不過,做為系列五部的第二集,《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扮演的角色,更像是提點不同的故事線與介紹重要角色出場,所以,即便帶給書迷們再次回到魔法世界的快感,鋪排上還是給人較為複雜且雜亂的感覺。

 

「你若是想了解一個人的為人,就應該好好去觀察,他是怎樣對待地位比他低的人。」

 

天狼星在《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裡對三人組說的話,在《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裡,紐特指出葛林戴華德總是會忽略「這些小東西」的能力,可能會是未來情節發展的伏筆。同時,這句話也說明了為何鄧不利多受人愛戴且如此偉大,過去與葛林戴華德一起計畫過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黑歷史與「誰沒年輕過」,他終究還是成為馬份與佛地魔口中「熱愛麻瓜的歪鼻子白癡」,還聘請了人馬來學校教課。

比起第一集,奇獸們的戲分減少很多,但是靦腆可愛的紐特當然會確保哈波迷們在他的系列電影當中看到各種跟他本人一樣「可愛」的奇獸,就像海格對於把爆尾釘蝦與怪獸的怪獸書介紹給學生們也樂此不疲一般。第一集裡高人氣與《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2星際異攻隊2》裡格魯特不相上下的小樹精 ( Bowtruckle ) 不但再次粉墨登場,還運用牠的小手指幫助受困的紐特等人脫離監禁。同樣受粉絲愛戴的玻璃獸 ( Niffler ) 在這一集裡甚至扮演了關鍵任務的執行者,表現優異連鄧不利多都說要「請牠喝杯牛奶」。除此之外,也介紹了一些異國風味的奇獸,包括:來自日本的「河童 ( Kappa )」與來自中國的「騶吾 ( Zouwu )」。即使這是哈波迷第一次見到日本神話中的傳說生物「河童」之廬山真面目,也在路平教授的黑魔法防禦術課裡聽說過,可是,古代漢民族傳說中的仁獸騶吾就真的是首次見面了。這隻獅頭虎身的奇獸雖說不吃活物,而且天性柔仁,但在片中剛經歷過一場混亂,受到驚嚇後獸性大發也是情有可原。紐特對奇獸有一套不在話下,不過,他一派輕鬆的拿出逗貓棒仍舊引得全場一陣爆笑,如同大貓小貓都愛紙箱一樣,大貓小貓都能夠如此黏人可愛阿。

 

 

就算大眾普遍認為這一集太過貪心,想要一口氣放入太多故事,導致每一條線都發展不全,但系列還有三集,其實也還不用急。對哈波迷來說,甚至還有許多彩蛋可以引發觀影的樂趣。首先,本集冠名的角色「葛林戴華德」在魔法世界裡出現時便與「鄧不利多」與「接骨木魔杖 ( Elder’s Wand )」有關。而他在片中舉起魔杖時獲得了非常明顯的特寫,告訴大家1927年葛林戴華德還擁有接骨木魔杖。著名的「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大戰」發生在1945年,不少人臆測後續發展將會與二戰有關,尤其葛林戴華德演講時展現的畫面與其相吻合,同時這也將會是系列未來的主要故事之一。

在《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裡出現、代表「渴望 ( Desired )」的「意若思鏡 ( Mirror of Erised )」也在《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裡與哈波迷再次相見。熟悉背景的觀眾知道這面鏡子照出的是鏡中人心裡最深層的渴望,因此,失去雙親的哈利看到的是家族成員圍在身邊,而在優秀兄長陰影下長大的榮恩則是看到拿著魁地奇冠軍盃的自己。本片中,看著意若思鏡的鄧不利多,心裡仍然掛念著愛人葛林戴華德與兩人立下的血盟,即便分道揚鑣,初戀的地位也是不可磨滅的 ( 無誤 )。

從上一集就負責提供笑料的「莫魔」雅各,這一次在法國的庇護所裡遇到鄧不利多的好友也是屋主「尼樂‧勒梅」。握手時不小心用力過猛,使他說出「以一個375歲的人來說,你保養得真好。」雅各當然是戲稱,但他沒想到的是,對方比他所言還要多出很多。當尼樂‧勒梅自我介紹,說出自己的名字後,全場都發出喜悅的驚呼,而眼尖的粉絲自然不會遺漏他從保險箱拿出「通訊錄」時箱裡的魔法石。距離哈利的時代還有六、七十年,看得出來保險箱裡的比《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裡的那顆大上一些。

「你總是能在怪獸身上找到可愛之處。」

 

 

即使電影給哈波迷這麼多的彩蛋,整體來說評價還是不佳,主要原因是「留下的問題比給出的答案多」。系列作品埋下伏筆當然是必要的,就像上一集最後在解釋完魁登斯身上的闇黑怨靈後,揭露葛林戴華德的身分,不僅預告了下一集的主軸,也給了觀眾很好的理由期待。但是,在這一集中,未解的謎團依舊在那,也才會給人「大型預告片」之感。其中,最為雞肋的劇情安排應該就是莉塔雷斯壯了。當然解答了上一集稍微提到的紐特的初戀,影迷們想必會很高興,可是既然莉塔在葛林戴華德的演講就喪生了,而且魁登斯也非雷斯壯家的人,特別介紹這個角色出來的重要性似乎就沒那麼高了。除非雷斯壯的血脈這條線,在未來幾集還打算處理,甚至連接到《哈利波特》系列,否則這一集大半時間都在處理這段歷史,讓人霧裡看花。

至於其他作為伏筆的故事線,就算同樣沒有解答,但還是精采多了。

 

 

首先,眾所矚目的魁登斯的身世。「魁登斯 ( Credence )」,「相信」之意。對身世成謎的他來說,面對流言與眾多前來尋找他的巫師們,該相信誰呢?電影對於他如何看待葛林戴華德的「政見」並未多所著墨,他純粹因著葛林戴華德知道「他是誰」而加入了他。或許有人會說,身世背景有這麼重要嗎?姑且不論在魔法世界裡的價值觀如何,至少在當時的年代肯定是。如同索爾介紹自己時總是說「索爾,奧丁之子」一般,而奎妮初見葛林戴華德時,也像《Wonder Woman神力女超人》裡出現過的一樣是說「What are you?」,這就是當時年代的人在詢問對方職業與身分時會使用的語句,而非「Who are you?」不過,電影最後還是留給我們撲朔迷離的伏筆。究竟魁登斯真是鄧不利多家的人,葛林戴華德因著過去的情誼而知道這個祕密,抑或全是他為了攏絡魁登斯而胡謅,只得下回分曉了。

「為了更長遠的利益。( For the greater good )」

這句葛林戴華德年輕時對鄧不利多說的話,在《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說明兩人過去的情誼時首次出現,而在《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也可看到葛林戴華德以它為號召來說服純種巫師追隨他。對許多哈波迷來說,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的過往極為吸引人,也十分神秘,但是,在這一集裡,除了兩人曾經立下血盟、十指交扣之外,什麼也沒說。可是,羅琳媽媽表示,兩人的關係會在第三集裡揭曉,大家就乖乖等待兩年吧。至少,哈波迷都知道,葛林戴華德寧死也不願對佛地魔說出接骨木魔杖的下落,就是為了保護他心愛的鄧不利多阿。( 無誤 ) 特別想提到的一點是,年輕的鄧不利多帥氣登場,肯定迷死一堆人,同時,他與路平教授一樣,都喜歡瀟灑帥氣的坐在書桌上阿,這點就是比較難想像老年的鄧不利多做的事了。

「如果你愛一個人,一定會想要保護他。」- 《Intimate Strangers 親密陌生人》

在義大利電影《Perfect Strangers完美陌生人》與韓版《親密陌生人》中提到這句話,在奎妮與雅各的愛情中完美體現。對奎妮說「你不需要對我下愛情魔咒,因為我早已為你傾倒」的雅各,光是能夠被奎妮愛上就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了,怎可能不珍惜。不願結婚純粹是怕被發現的話奎妮得去坐牢,是保護愛人的行為。不過,兩人的坎坷愛情,從第一集被迫消除記憶,到這一集再度重逢,居然還是因為奎妮被盲目愛情與話術蠱惑而再度面臨新的考驗。究竟他們能否有情人終成眷屬,也是未來幾集的發展重點。

「他知道你是誰,但他不認識你的為人。」

對魁登斯如此說的娜吉妮,是這一集出場的重要角色之一。但是,本以為即便沒提到變成分靈體的原因,至少會說明她與佛地魔相識的經過,沒想到,除了其出身馬戲團,與魁登斯一同逃亡之外,連她「或許」是反派的影子都看不出來。看來,未來在說明這段淵源時,會有不少篇幅強調轉變,這也讓哈波迷們臆測是否未來娜吉妮會到阿爾巴尼亞去。

「你的眼睛像火蜥蜴。」

靦腆木訥的紐特,在上一集中邂逅了蒂娜後,一起來了場冒險。隨著紐特回到英國,甚至受到旅行禁令箝制,兩人的遠距離戀情只能透過書信維繫。與其說是戀情,倒不如還在曖昧階段,畢竟兩人認識還沒有很久,結果卻因為紐特對正氣師的評論與雜誌的錯誤報導造成蒂娜的誤會。其實紐特對正氣師的評論完全可以理解,不只是有網友覺得西瑟有種「派西」感,連蒂娜見到西瑟後,好像也稍微能夠理解了。紐特的評論就像是榮恩與衛斯里兄弟描述級長時,被妙麗說「被你們講的好像那是壞事一樣。」但若是套用在派西身上,真的一點也不為過阿。整部片最幽默之處莫過於,雅各再三告誡紐特千萬不要用「火蜥蜴」來形容蒂娜的眼睛,但他還硬要說,而欲言又止的彆扭表情居然反而讓蒂娜自己說出這可笑的比喻。甚至還用三頭龍的「中頭」來形容蒂娜比較有遠見,的確是讓人哭笑不得,連紐特自己都不好意思地說「只有我會這樣形容」。

雖然《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整體來說跟《哈利波特》系列與上一集相比差強人意,但可以回到魔法世界,哈波迷們已經心滿意足了,也希望兩年後這次新出現的疑問能夠得到解答,不然只是拋出更多問題的話,真的很難看懂阿。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