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喜歡故鄉,因為會想起她。

 

我之所以會在升大學的同時速速離開故鄉來到東京,也是一心想逃避那份難受的回憶。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夢想或是目標,只是滿腦子想逃離,所以刻意選了遠在天邊的東京,一所一所大學報考。我毫不猶豫地繳了入學費給第一所錄取的學校,再找了間便宜的房子,之後幾乎是兩手空空地離開了故鄉。

我的故鄉倒也不是什麼窮鄉僻壤,只要搭電車幾個小時就到了。儘管如此,我一旦來到了東京,就沒有再回故鄉過。爸媽很常聯絡我,總是找一堆藉口──像是過年或中元節之類──要我回去。我從以前就是旁人愈說愈固執的人,所以更是不想回去。從大學一年級到二年級的冬天,我真的一次也沒有回去過。

我有一名從小學到高中都混在一起,彼此的緣分想斷也斷不掉的親暱朋友──多仁幸樹。他在老家轉送成人式簡章給我的隔天,捎來一封郵件。

『成人式你會回來吧?許久不見,大家都很想念你。』

若是內容只有這樣,我說不定會已讀不回。但是,一句很有多仁風格的感人話語,短短地接續在其後。

『去給葵學姊上柱香吧。』

去年她忌日沒有回鄉的罪惡感──以及回想起仍未替她上過香一事。光是這樣的一句話,就深深撼動著我的內心。

 

結果,我在過年後的一月,睽違將近兩年的時間踏上了故鄉的土地。純白緊實的雪毯,彷彿像是拒絕我在東京買的樂福鞋一般,冰冷而刺人。

 

 

 

在徒具形式的成人式之後,有一場同學會。成員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兩年不見的熟悉臉孔令我不禁感慨萬千。捎來郵件的多仁是幹事,剛開始一副忙碌不已的樣子,等到大家聊開了之後,他便來到我的身邊,露出久違的笑容。明明才兩年不見,他已經成了一名適合穿日式褲裙的精悍男子了。

「我們在成人式也碰過面了吧。」

我身穿在東京訂做的西裝,周遭的男生則大多都是做日式褲裙的打扮,所以我被調侃說「好時髦喔~」。

「感覺每個離開峰北的人,氛圍都會變呢。」

這時,圓臉男子──須藤加入了對話。

「怎麼會,那邊並沒有那麼糜爛啦。」

「是這樣嗎?成吾,感覺你變憔悴了,像是被都會的空氣消磨掉一樣。」

成吾是在叫我。我的全名是渡成吾。

「那是飲食習慣的關係。從我開始獨居後,瘦了五公斤。」

我苦笑著回答。自己出去住才能體會到老家的餐桌究竟有多麼充實,這是獨居人士的宿命。

「真的?你有好好吃飯嗎?你兩年前離開這兒的時候就食不下嚥了吧。」

多仁的口氣十分認真。或許這兩年來,我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讓人操心──我的罪惡感如今才後知後覺地隱隱作痛。

「……我當時真有那麼糟糕?」

「現在也相去不遠啦。一臉蒼白的樣子。」

「是嗎?」

「都過了四年,你還是放不下啊?其他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吧?不然我幫你介紹好了啦。」

我露出苦笑,將探出身子來的多仁推回去。

「沒關係,謝謝你。我現在還沒有那個心情。」

多仁像是在忍耐著什麼似的眉頭深鎖。

「好吧……算了。畢竟她那麼漂亮嘛。葵學姊的遭遇,簡直就像是從畫裡蹦出來的典型薄命美女一樣……」

聽見他提起這個名字,我頓時渾身僵硬。我輕輕從上方按著長褲的右口袋。

當時我還是個高中二年級的學生。她大我兩歲,不過只高我一個年級,也就是三年級。她有著一頭長髮、雪白的肌膚,以及感覺隨時會折斷的纖細四肢。她的個子嬌小,還記得初次見面的時候,我以為她是一年級的學生。她看起來很端莊,其實個性既天真無邪又開朗。

「很令人意外對吧?我沒想到你會跟那種類型的人交往。」

「那種類型?」

「年紀比你大,而且又那麼高不可攀的人。」

「原來……嗯,我也沒料到。」

親近她這件事本身就有如奇蹟一樣。

「我說啊,葵學姊她……」

滿臉通紅的須藤,像是酒過三巡說溜嘴般問道。

「別在她男朋友面前問些有的沒的。」

多仁戳了戳須藤,讓他噤聲下來。我以眼神向多仁道謝。從名為葵透子的女性逝世那天之後……已經要四年了啊。

高二的時候我和透子在交往。這是我的初戀。該說是青春期的萌芽較慢嗎,我很晚才開始將異性視為異性看待,國中時期完全沒有那樣的慾望,所以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喜歡她時,我甚至為這份感情抱持恐懼。我是到了那時才理解,國中時期所謂「交往中」的男女那份戀愛的心情。

我真的很喜歡她。或許別人會認為,高二學生說什麼囂張話──但我認真覺得,這輩子不會再這麼喜歡一個人了。

「你去上香了嗎?」

多仁替我的空玻璃杯倒入啤酒。

「沒有,我想說明天再去。要是今天過去,很可能會一臉鬱悶地來這兒。」

「這樣啊……也是。」

抱歉,讓你費心顧慮我們了──多仁話一說完,便豪邁地將自己杯中的半杯啤酒一飲而盡。

「你會待到什麼時候?」

「我還有課,很快就要回去了。明天我會去透子家和她的靈前一趟。」

「嗯,掃墓我陪你去。我會買鮮花和線香過去。」

「……嗯,麻煩了。」

我替多仁的空玻璃杯倒酒回敬他,然後我們輕輕互碰杯子道乾杯。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喝酒。多仁和我早在十五歲的時候,就從爸媽那裡偷偷拿酒來品味了。然而很不可思議的是,二十歲之後喝的酒確確實實有著大人的味道,能夠讓我們醉到遺忘某些事物。

 

 

 

相對於將這座山間小鎮命名為峰北鎮的前人,透子則是稱之為姆米谷。然後她說自己是姆米,而我是司那夫金。那時我還沒有決定高中畢業後要離開鎮上,不過透子可能隱約有感覺了。若她是將流浪的旅人司那夫金的身影,重合到總有一天會離開這裡的我身上的話,我現在的模樣便顯得極度諷刺。司那夫金會在春天回到姆米谷,冬天不會在這兒。

這裡是一座小鎮。與其說是個鄉下地方,不如說人煙稀少。標高頂多一千公尺的山脈,山腳鋪設著鐵軌,過去似乎是個繁榮的交通要衝。結果,由於山脈開挖了隧道而日漸蕭條,如今車站前的商店街毫無往日興旺的景象。我昨天聽多仁說,受到鄉鎮改制和少子化的影響,我們所就讀的小學將要廢校了。我事不關己地心想,這裡今後肯定會繼續荒涼下去吧。

在過去透子家之前,我先到了峰北車站一趟。許多布滿塵埃的寄物櫃,無謂地占據在車站前方──當然,這並非是像東京那種可以用電子貨幣付費的最新機種,而是使用了傳統的盤簧鎖,需要投入百圓硬幣──還是市民游泳池會看到的那種,之後會退還硬幣的類型。幾乎所有的寄物櫃不是鎖頭生鏽就是損壞,完全派不上用場。不過根本沒人會使用,所以也不會收到抱怨。在我高中的時期,至少一號、二號、七號、十三號、十五號、二十一號這六座還能用。我回憶起過去曾有些傳聞,像是十三日星期五的時候,十三號櫃子裡會有血淋淋的人頭,或是七夕那天將短籤放進七號櫃子裡願望就會實現,如今想想確實是高中生會喜歡的傳言,令我略感莞爾。現在這裡已經失去了寄物櫃的功能,變成了沒規矩的使用者們的垃圾場,門上被人用噴漆大大地畫上了神祕的標誌。

我打開十七號櫃子一看,發現裡頭有著沾滿灰塵的膠帶。櫃子裡頭的頂板被膠帶貼了一個叉叉,正中央扭曲地隆起。我撕下膠帶,將那東西拿在手上。那是一把鑰匙。勉強看得出來上頭寫著「二十一」這個數字。

我移動到二十一號櫃子前,正想插進鑰匙時,一瞬間手停了下來。二十一號寄物櫃的門,外觀微妙地有點變形。我一拉動門,門就散落著鏽屑,隨著令人不快的嘎吱聲開啟了。看來在這些年當中,二十一號櫃子也壞掉了。將鑰匙插進去,門鎖也紋風不動。

我探頭窺視二十一號櫃子內部,發現在積滿沙塵落葉的一角,屹立著一個奇妙的物品。那是一罐彈珠汽水的瓶子。裡頭沒有彈珠和汽水存在,看似塞了一張捲起的紙片。從瓶身同樣滿布塵埃的狀況來看,這東西似乎被遺忘在這裡很久了。會是有人在鎖頭損壞後,將此處拿來當作瓶中信的交換場所嗎?一想到也有孩子像以前的我們一樣,令人會心一笑的同時,我的內心一陣絞痛。

我撈了撈內部,想說還有沒有其他東西,但除了一層薄薄的沙塵之外一無所獲。我將瓶子留在原處,輕輕關上了櫃子。

 

透子是獨生女,她和母親及祖母同住。我有聽多仁說,在透子過世後的一年,她的祖母也仙逝了。我曾見過她一次。透子和父母長得不太像,而是像她的祖母夏澄婆婆。夏澄婆婆是一名不可思議的老婦人,她既敦厚又爽朗,感覺溫暖又柔和,整個人好似包覆在和煦春日的氣氛之下。

我按下住家門牌寫著「葵」的門鈴,於是平房的內拉門開啟,一名穿著圍裙的女性走了出來。他是透子的母親──優香理伯母。我和她大概四年沒見了,感覺她稍微憔悴了點。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畢竟在這四年期間,她失去了兩名家人。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儘管如此,一認出了我,她便做出連續劇般的反應對我微笑。

「伯母,久違了。」

「你現在居然會用這麼艱深的詞彙了呢。」

她會這樣打哈哈,或許是在顧慮我。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時,老實說分別得很尷尬。

「你是不是瘦了點?聽說你上了東京的大學,沒看到你讓我很擔心喔。」

「抱歉,我很好。感覺您才瘦了呢。」

優香理伯母只是笑而不語。

「請進,透子也會很開心的。」

我和透子交往的時候,造訪過好幾次葵家。透子有遲到的壞毛病,我常常來接她,所以很快就跟優香理伯母熟識了。而透子她據說是單身在外地工作的父親,以及年事已高不良於行的夏澄婆婆,我則是幾乎很少見到。透子老是毫不在乎地讓我進去她房間,所以不如我說在葵家只看過透子的房間。

我打開上去透子的房間時總是會經過的拉門,裡頭是間和室,散發出榻榻米特有的藺草味。房裡設置有佛壇,上頭兩張遺照面向著我這邊,分別是透子和夏澄婆婆。

我感覺心臟被人一把揪住,好似破抹布般地擰著。最近兩年我完全不去看透子的照片。留在手機資料夾裡的影像,在她過世的那天我統統刪掉了。實體照片則全都收在老家的壁櫥深處。腦袋中的相簿,我則是硬將它沉進記憶之泉的底部。

即使如此,依然會在無意間想起,她的髮絲所散發出來的肥皂香味、不經意的小動作,以及肌膚的觸感──看到照片的瞬間,這些事物彷彿像扭開了瓶蓋的碳酸飲料般,從記憶深處勢如泉湧地衝了上來,令我感到頭暈。

「成吾?你還好吧?」

是優香理伯母的聲音。

「我……沒……事。不好意思……」

我拿了一柱線香。香爐裡煙霧裊裊上升,我吸進那些氣味,企圖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一瞬間我將手伸進右口袋,隨即拿了出來。

「抱歉,我不太清楚該怎麼上香……」

我回過頭去表示歉意,於是優香理伯母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不要緊的,只要當作是跟她們報告你來了就好。透子一定也會很高興。」

「可是,這樣或許對佛祖很失禮……」

「重要的是你的心意。佛祖心胸開闊,這點小事祂會體諒的。」

優香理伯母從以前就是這樣的人。不受束縛又落落大方的地方和透子很像。令人覺得,透子果然是這個人的女兒無誤。

我點燃一柱線香,以手搧熄後插在香爐裡。獨特的香味莫名有種夏天的氣息。我雙手合十朝遺照一拜,於是感到眼窩底下有東西滴溜溜地在打轉,連忙咬緊牙關並用力閉上雙眼。

 

「成吾,因為你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來過了──」

優香理伯母打開內拉門,記憶之泉又咕嚕咕嚕地冒著泡泡。透子的房間和以往並無二致。

「你就看看透子的房間吧,我有維持原狀喔。畢竟是那孩子,一想到很多東西一定有它的意義存在,我們也不知道什麼可以碰……你會曉得嗎?」

「不……這我也不確定。」

透子不是很擅長收拾。感覺那些東西根本沒有特別的意義,但也可能對她來說才有其意義。

「要是有什麼在意的東西,你可以隨意拿去沒關係。這麼做那孩子一定也會比較高興……」

我一踏進房間就揚起了灰塵。優香理伯母雖說有保持原狀,正確來說應該是只有保持原狀這條路吧。房間保存了透子生前的樣貌,不過時間卻已死去,混濁的空氣飄散著濃密的死亡氣息。簡直就像是異次元一樣。

我一步步前進,任憑凝重的空氣撕裂我的身子,於是塵封的記憶有如泡沫一般一個個浮現了出來。書架上的少女漫畫和科幻小說……透子有顆少女心,是個浪漫主義者。她的桌上井然有序。相框積了一層灰,已經看不出裡頭放的是什麼照片了。好幾年沒有人睡過的床鋪……我們在那上面接了第二次吻。

我感到反胃想吐,倏地掩住了嘴巴。感覺東西有稍微壓了回去,一股酸味在我的口中瀰漫開來。我假裝咳嗽避免被優香理伯母察覺,這時地上一本筆記映入我的眼簾。

那是一本B5大小的大學筆記本。我蹲下去將它撿起來,並擦掉滿布在封面上的灰塵。看到了標題的我,頓時瞠目結舌。

『交換筆記』。

那一瞬間,至今冒著泡泡的記憶碳酸,決堤而出──

 

過去1

 

 

我和她是在學校的圖書室裡初次邂逅。

 

由於是初夏時分,她穿著學校指定的襯衫及深藍色裙子這種夏季服裝,從短袖和裙襬中伸展出的手腳,在圖書室的照明之下顯得格外白皙。瞬間我還以為是幽靈,不禁再看了一眼,結果發現一名極度嬌小的女孩子拚命踮著腳尖,打算從高處的架子上拿書下來。我看到她踮著腳的室內鞋前端不住抖動,實在是令人心驚膽跳、不忍卒睹──我以為她是一年級學生,高二的我很自然地就用平輩的語氣向她攀談。

「我幫妳拿吧?」

轉過頭來的她,眼睛就像是看著可疑人物似的瞇細,略微膽怯的我慌慌張張地指向了書。

「那個。不如我來拿吧。」

「啊,不是那樣的。對不起。」

這次換她慌張地低頭說道。好長──應該說長過了頭的黑髮柔順地垂落,好似瀑布一樣。

「啊,這樣。我才覺得抱歉……」

多管閒事的我,聲音自然地愈來愈小,想直接這麼轉身離開。

「啊,等等、等等,不是那樣的。」

她的聲音聽來很著急。

「咦?」

「呃,我剛剛是針對我的反應道歉……」

莫名其妙的狀況讓我目瞪口呆。

「反應?」

「我剛剛表情很凶惡吧,把眼睛給瞇成那樣。」

「……原來是說那個!」

我不禁笑了出來。她的眼神確實像是在看可疑分子。她似乎是在為眼神嚇到我一事道歉。

「我的視力不好,這樣的距離只看得出對方的身形,但我聽聲音知道你嚇到了。所以,對不起。」

「不,別介意。我才該說抱歉,突然出聲叫妳。妳嚇了一跳對吧?」

「不會,真是謝謝你。你要幫我拿嗎?從左邊數來第三本……」

「第三本……嘿咻。」

我輕鬆地伸出手,抽出了她想要的那本書。大紅色的封面上頭寫著『大學入學考系列 ╳╳大學 ○○學系』。無論怎麼看都是考試用書,至此我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性。回想起來,她對我一直都是使用平輩語氣說話。

「那個……真是對不起,難道妳是三年級的學姊嗎?我是二年級的。雖然我的口氣從剛剛就沒大沒小,感覺為時已晚了……」

她瞪圓了雙眼,接著以不符合那清純氛圍的舉止噗哧地笑了出來。

「如果我說自己是三年級的,你會怎麼辦?」

從她逗趣的態度來看,我知道她並沒有生氣,但我可是捏了一把冷汗。結果她真的是學姊。

「呃……那個……」

面對講話吞吞吐吐的我,她格格笑道:

「沒有啦,我完全不在意。我也以為你是同年級的嘛。啊,這不是說你一臉蒼老的意思喔。要是我戴起眼鏡就可以知道你比我小,但光從聲音和身形判斷,你給人一種很穩健的印象。」

這還真是令人惶恐。

「不不不,我只是個後生小輩。不過,妳看起來真的一點也不像學姊……」

她面露微笑,伸手在自己頭頂上一比。

「我的身高正好一百五十公分!」

「好小隻!」

我不禁低喃道。

「這樣難怪搆不到……」

「對吧?而且想要的書偏偏會放在高處。來自出路指導室的書只有三年級會碰,所以都放在上面的樣子。」

她一副不甘心地瞪視著書架上方的側臉,有趣得令人發笑。

「要是有你這樣的身材就不會那麼辛苦了。你幾公分?」

「一百七十……一?」

記得春天量身高的時候差不多是這樣。

「好大隻!」

「只是平均身高左右啦。」

「就我來看根本是巨人。」

隨著這句戲謔的評論傳來的,果然是她銀鈴般的笑聲。

 

學姊告訴我她的名字是透子,讀作touko。姓氏則是葵。我說她的名字真美,於是她便有些害臊地捲著自己的頭髮。

圖書室外頭就有一排自動販賣機,但是和福利社的品項相比,學生們都認為不怎麼樣。外觀也陳舊不堪。原本應該是搶眼的紅色,褪色之後變成了類似紅褐的顏色。不過它擺放的地點絕佳。屋外通風良好,夏天時會成為很好的遮陽處,所以這個季節的下課時間或放學後,會有學生三三兩兩地來消暑。這兒擺了三張據說是泳池畔撤換下來的黯淡藍色長椅,我坐在其中一張上頭。葵學姊在販賣機前一臉面有難色的樣子,然後從口袋裡直接掏出幾枚硬幣投了進去──

「你要喝什麼?」

並如此問道。

「咦?不用這麼客氣啦。」

「沒關係,你幫我拿書,這是謝禮。」

「不,我怎麼能因為這種小事……」

「那是高個子的說法。對我而言,這確實是件大事。你根本不明白這幫了我多大的忙吧?」

「或許是這樣沒錯……但就我的價值觀來看,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的價值觀也覺得一罐飲料沒什麼了不起,所以我們這下子就扯平了。」

看來是葵學姊技高一籌。

我說「喝什麼都可以」,「那麼──」於是她按下按鈕,販賣機匡啷匡啷地掉下了白色的罐子。「這個呀,通稱『假彈珠汽水』。」她這麼說著,同時遞給了我。上頭寫著「強碳酸」令我很在意,不過放眼一看成分,看起來只是糖水加上香料和二氧化碳的軟性飲料,不足為奇。沒記錯的話,蘇打水和彈珠汽水裡頭的東西是一樣的。

學姊再買了一罐相同的飲料,然後坐在我身邊。拉起拉環喝了一口後,她說「有夏天的味道」。她大口喝著罐裝飲料時,纖細的後頸一覽無遺,其白皙不禁吸引了我的目光。一道閃閃發光的汗水滑落,真是美極了。

「……嗝。」

大概是碳酸的影響,葵學姊打了個嗝。一看她的表情,似乎覺得很難喝的樣子。

「妳不是喜歡才買的嗎?」

「我不討厭呀。碳酸很有夏天的風味,我很喜歡。只是──」

葵學姊喝了第二口,這次打了兩個嗝。

「──這個的碳酸有點太強了。我喜歡的其實是彈珠汽水,但我又不會去祭典。」

「這個時期超市也有賣吧?」

「不,在超市買的根本不算彈珠汽水。就是要在祭典的氛圍之下喝才好。」

「我們現在不是在參加祭典,這就可以嗎?」

我搖了搖飲料罐,於是葵學姊十分正經地點頭。

「這是冒牌貨,所以不是祭典的時候也可以喝。它的味道也確實很接近喔。」

畢竟也打著「彈珠汽水」的名號嘛──我如此心想,同時拉起拉環。噗咻──飲料發出一道氣勢十足的聲音。我試著喝了一口,它確實有彈珠汽水的味道,不過之後感覺碳酸化為了波濤,將一切洗滌殆盡。

「刺刺的。」

葵學姊伸出舌頭呻吟著。

「好想喝彈珠汽水呀~」

「到祭典去不就好了嗎?」

「但我討厭祭典。」

葵學姊正色說道。

「祭典會擠得水洩不通,很累人的。我沒辦法只為了彈珠汽水而去。」

「其他還有很多東西不是嗎?像是炒麵、蘋果糖葫蘆、刨冰等等。」

「統統都是吃的,這樣感覺我好像只是個貪吃鬼一樣。」

葵學姊笑著說:

「我說,要不要教教你假彈珠汽水的祕技呀?」

她用右手拎著罐子,稍微探出了身子。只要將臉朝向那裡,就能夠清楚看見她的眼瞳。她的眼睛彷彿像是反射著枝枒間灑落的陽光,燦爛地冒著泡泡的彈珠。我順著略顯濕潤的粉嫩雙唇、滑溜的下顎線條、纖細的後頸、胸前的雙峰一路看下來,到了苗條的柳腰一帶才猛然驚覺,抬起頭來。葵學姊舉起飲料罐,一副很有趣似的歪著腦袋瓜。我好不容易點了點頭,她才搖了搖罐子,將飲料舉在自己和我耳朵中間的位置。

唰唰唰唰──我們倆側耳傾聽著飲料罐中碳酸冒著泡泡的聲音。不曉得是碳酸太強的關係,抑或是罐子的構造所致,我覺得聽起來比其他碳酸飲料還清楚。

「像不像海潮聲?那個將貝殼抵在耳朵時就聽得見的東西。我沒有去過海邊,所以偶爾會像這樣進行虛擬體驗。」

葵學姊又搖了飲料罐好一陣子,最後大概是氣都跑光了,靜謐無聲。學姊一臉寂寞地再度搖晃了一次罐子。

「我總是在想,碳酸跑光之後,是不是就算不上彈珠汽水了呢?」

葵學姊喃喃說道,像是要蓋過逐漸消逝的泡沫聲。

「但要是氣跑掉了,這會變得非常甜。」

而且也就沒有夏天的感覺了吧──她如此補充說道。我也試著搖晃自己的飲料,我這罐似乎還維持著強碳酸,泡泡勁道十足。

「那到海邊去不就好了嗎?」

我說。

「不行啦。」

葵學姊倏地起身,一頭長髮隨之飄逸。輕輕掃過我鼻尖的柔順髮梢,有一股肥皂的香味。

「我進到海裡去會死掉的。」

「咦?妳不會游泳嗎?」

「不會游泳真是抱歉喔。」

「不……可是,有什麼關係呢?不用下海去,光看也好啊。」

「我才不要只是看呢。」

葵學姊嘟囔道。

「就是不要。」

她將氣跑光了的假彈珠汽水一飲而盡,隨後呻吟著:「好甜!」

她是個有些與眾不同的人。虛幻得有如搖晃後就會消失的碳酸,以及儘管如此依舊拚命地起泡的精力,兩種特質並存在她的身上──然而很不可思議的,和她談天說地會令人忘卻時間的流動。

 

 

 

 

本文摘自《八月的尾聲,宛如世界末日。》

 

 

僅只40天的戀情。
在高二那年夏天,終止於戀人之死。

透過一本交換筆記,青年開始與「在世的女友」聯絡,
送往過去的言語──


  青春小說旗手‧天澤夏月獻上的純愛故事

  我認真覺得,這輩子不會再這麼喜歡一個人了。
  一想起她的言行舉止、細微的表情變化、
  笑聲,以及髮絲散發的肥皂香味……
  我就變得呼吸困難,
  簡直像是碳酸跑進了肺裡頭一樣。

  成吾無法忘懷高中二年級夏天過世的女友。
  四年後,交換筆記的空白處竟出現她的筆跡……

 

 

 

出版社:台灣角川

作者:天澤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