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pixabay

總管說:「獻給那些迷惘與憂鬱的人!不管你是不是曾經聽過惡魔的低語,都應該看看這部驚世之作!從善與惡剖析信仰與人性,帶出深沈的憂鬱對人的影響與不安。作者的生花妙筆比起驚悚更有著另類的療癒!」

 

 

 

source: wikia

和先前的《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等宗教小說有著相像的主人公設定,大衛・厄曼是一位知名的神話、宗教學者、大學教授。本身並不是虔誠信徒的大衛,致力於研究撒旦、惡魔相關的著作以及約翰.密爾頓作品《失樂園》,對於這些墮落的天使和傲慢的惡魔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只是研究主題,他並不特別相信或是否認這樣的存在。

 

 

 

source: pixabay

雖然維持一段失敗的婚姻,但有聰明懂事的女兒黛絲和多年摯友依琳陪伴,大衛自認生活不算太糟。儘管那深入他命運裡的黑暗始終都在,他也還能安穩度日。然而,一個神秘女人的委託,打破平靜的生活,帶著他與女兒來到威尼斯,親眼見證駭人的黑暗力量。

 

 

 

精彩一瞥:

「伊甸園現在已經遠遠在你們背後,現在的你們,又將何去何從?」
有幾個人幾乎立刻舉手,我從來沒叫過這孩子,甚至從沒注意過他。

「請說。」

「你會考這一題嗎?」

 

「我的病症比較像是一種無以名狀的東西,但它也不會讓我過於鬱鬱寡歡。我感覺有位隱形的同伴總與我如影隨形,伺機想與我建立比現在更為緊密的關係。

羅伯・博頓在他的著作《憂鬱剖析》提到這是「情緒躁動」,當時密爾頓才剛開始畫下他的撒旦草圖。」

 

「本來就沒有真實可言,只有各種版本的真實。」

 

「有時候,怪物是真的。」黛絲轉身背對著我,留我獨自面對瓢蟲。「儘管他們看起來不像怪物。」

 

「紙上只有幾個字,深深鐫刻在我腳下的土地,彷彿樹根。   可憐的爸爸」

 

「你是教神話的?對吧?你活在它們之間,呼吸著它們:人類就是靠它理解、詮釋痛苦、失落與神秘事件。你現在就是這樣,創造自己的神話,靠著虛構,讓一切成真了。」

 

「後來,讓無神論者的我更驚訝的是,《聖經》竟然在我圖書館座位佔了無法撼動的一席之地。接著又加入密爾頓。他空靈的詩篇竟能為無法挺身而出的人物辯護詮釋。我第一次讀他的詩,看到那位天堂混帳竟努力想擺脫過去,從黑暗找到光明出路,設法靠著自己的心智,告訴自己可以就此掙脫生命苦楚時,我哭了,我從它身上,看到了自己。」

 

「沒有光,唯可見黑暗   只為讓人發現悲傷哀痛的情景」

 

「我們訓練自己眼不見為淨,假裝沒看見,各種宗教,無論多麼成熟或原始,都有魔鬼的存在。有些信仰還有天使,有些沒有。神、上帝、耶穌、先知——他們都是擁有權威的人物,宗教更有各式各樣的造物主,但毀滅者的形式向來不變。人類的進程從一開始就不斷接受試煉,毀滅者為人間帶來瘟疫、瘋狂與絕望。在人類所有的宗教經驗中,魔鬼是真實普遍的存在」

 

「太陽啊,該如何告訴你我痛恨你的光線   他讓我回憶起,我是如何墜落的」

 

「人類可以用愛克服邪惡,無須運用其他超自然的力量。」

 

「因為你無法接受祂純然的美好良善!你遭遇太多磨難——陷入自己的憂愁抑鬱——無法全心全意,毫無疑慮地服事這位永愛世人,卻又暴虐獨斷的天主。祂的良善從另一個角度而言,就代表了威權,彷彿一位總是缺席的父親,卻書寫自己的指令要求大家服從。你熱愛批判的心靈沒有選擇,只能眼見這一切的發生。就是這一點,你讓我聯想到了約翰。」

 

「如果你不孤單,一切都能承受。」

 

「心自有所屬,在它自己裡/地獄就是天堂,天堂也是地獄。」

 

「根本沒有什麼掩飾。報復、憎惡,這都是你唯一的動機。一切的善對我已經迷失了。惡就是我的善。」

 

 

 

source: the artifice

與黑暗碰面後,女兒的失蹤迫使他開始無止盡的流浪。跟隨神秘的指引,他的流浪到底是為了什麼?罹患絕症命在旦夕的摯友、不為人知的黑暗童年,深埋在大衛心中那份格格不入的憂鬱到底是從何而來?他一直都明白卻未能正面對抗的陰影,是不是終究會將它和女兒一起吞噬?

 

 

 

 

source: 博客來

《惡魔學者》將用淺白的故事,恰到好處的引用,帶你領略《舊約》、《

新約聖經》、《失樂園》等經典中的惡魔呢喃,從撒旦的角度理解為什麼世上沒有盡如人意的善良,為什麼亞當夏娃會受到唆使與誘惑?

 

 

 

 

source: shelfabuse

除了宗教的寓意,《惡魔學者》更探討了人們心中的陰暗,像是永無止境的憂鬱會讓一個人變得不像自己,隱晦的連結宗教的墮落與心理疾病。就像故事劇情的瘋狂與理性,追隨愛和心中的真實,感受真正重要的存在,像大衛對女兒的深愛與羈絆一樣,最終我們都能夠除去心中的疑惑和陰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