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茶舗 

東山區松原通大和大路東入ル轆轤町八○

 

出自京都的「怪談」當中,最知名的莫過於「飴買幽靈」(譯注1)。往生的孕婦在墳墓裡生產,為了養育嬰孩,每晚去買代替乳汁的糖飴。幽靈的名字並不一定,多為阿菊或阿岩,都是家喻戶曉的女鬼。

  

亡者在棺材中養育嬰孩的故事,全國各地都有。京都府轄內的船井郡也流傳類似的子育飴談,還有四國的高松市或三重縣的桑名市,偏遠的話,沖繩讀谷村也有類似的故事。這個幽靈本身是由小泉八雲的怪談流傳至全國,書中是以松江做為場景設定。

  

那麼,大家為何會認為出自京都?原因無他,就是因為這糖飴真的在京都買得到。理論上或許很難說明,但還有什麼比實際在賣「古都幽靈子育飴」的木村茶舖更有說服力,在其他地方可沒見過這種東西。

  

說到底,怪談本身具有說服力就是關鍵。一旦超越理論,甚至是真實性而訴諸感情時,人們便會感到恐懼。反過來說,無論有多麼完整的故事架構,若不具說服力便成不了怪談。近幾年日本恐怖電影的世界級人氣,都是拜三池崇史或清水崇導演的說服功力所賜。

  

因為如此,至今最令我感到恐懼的怪談就是:

  

「據說講鬼故事的時候,如果背後突然感到一陣寒意,那一瞬間幽靈就已經來到身邊!」——這是之前朋友不經意說過的一句話,但聽到的一瞬間卻讓我寒毛直豎!這句話讓我深有同感,之後,每當聽到怪談而感到一陣涼意時,就會覺得:「啊,它來了!」

  

過去上班的時期,常和談得來的同事或設計公司的人,辦一些吃飯喝酒的聚會。那天也是七、八個人一起,不知怎地話題就變成怪談大賽。聽著一些毫無說服力的經驗談,卻藉由酒意,氣氛逐漸變得熱絡起來。第一次參加的新進女同事從座位上站起來,打開包廂的門。我心想她大概是因為裡頭半數在抽菸,想換換空氣吧,所以我也將窗戶打開一些。

  

溼潤的空氣緩緩注入,今晚是一個無風的秋夜。就在這個時候,跟我同時期進公司的廣告課同事,正說著一個相當恐怖卻似曾相識的鬼故事,說到精彩之處,「砰」的一聲,門突然關上,發出很大的聲響,所有人一齊猛回頭,望向門口。

  

 

source: yokai

 

「啊,各位,不好意思!」第一次參加的新進女同事發出開朗的聲音。

  

「請不用介意,那位是附身在我身上的幽靈,因為很怕聽鬼故事,只要遇到這種狀況,就會像這樣跑到外頭去。」

  

那時我的身體發出第一次寒顫,不禁縮起脖子。咦?若是如她所說,包廂裡應該已經沒有幽靈才對,為何會讓我感到一陣涼意呢? 

 

 

譯注1:又稱「子育幽靈」。

 

 

 

 

本文摘自《京都的異次元旅行》

 

 

 

京都就是如此的地方啊!

這座古都會讓怪異的力量逐漸擴大。

這塊土地,不,該說是這塊土地上住的人有意或無意識的,

會讓怪異的事物如釀酒般適時的散發醇香。

──入江敦彦

 

「京都最有名的說書人」入江敦彥,

告訴你99個可能為真的恐怖傳說,99個京都人從不跟觀光客說的練膽景點──

當你滿懷興奮玩遍京都,你確定身後沒有看不見的東西跟著回來嗎?

(京都人笑)))))

 

當你發思古之幽情走過宇治橋,蹲在橋墩旁殷殷期盼著你的,是披頭散髮的宇治橋姬。

當你坐在榻榻米上享受著抹茶,在角落對著你的背影微笑的,是留著妹妹頭的座敷童子。

當你滿心歡喜地希望惠比須帶來財富……你自己看看這本書的第一篇吧。(撇過頭不忍說)

 

紅色的楓葉、熱鬧的賞櫻潮、典雅的寺廟建築、受鎮守之森簇擁的神社拜殿,

在美麗的面紗之下,似乎隱藏著某種禁忌。

路邊的岩石、纏繞注連繩的巨木、眼鼻受到磨損的地藏菩薩、盤踞在屋頂的鬼瓦,

在在散發出詭異的氛圍。

 

千年京都,千年傳說。

擁有左青龍、右白虎絕佳天然風水的古都,卻載滿了各種靈異故事,

陪伴京都人一代傳一代,不曾佚失。

 

無形、神祕的超自然氛圍為京都增添一股獨特風味,「恐懼」使京都更加迷人。

這是京都人默默在櫻花如織的景色背後,從未告訴過你的事;

當老闆端上一碗鴨肉蕎麥麵,瞥了一眼躲在你身後的長頸妖怪──

 

呵呵。(京都人笑著喝茶)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者:入江敦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