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末妻子說:「請照顧我到最後!」於是向來遠廚房的丈夫開始學做菜。從只會煮泡麵加年糕的懶惰「慶尚道男人」,變成可以手腳俐落的煮海參湯、黑豬肉麵、海鮮鍋巴湯、桑黃磨菇雜糧飯等料理高手。

「妻子的訓練非常狠毒,如果我做的不好吃她會生氣。考慮到要有誠意,所以也不能隨便做做就好,我自己一個人在廚房裡不知有多少次欲哭無淚。已經不怎麼能吃的人還故意不吃飯,讓人不知有多著急。但我只能好好的做別無他法,只要她能吃,不管什麼我都想做給她吃。」作者在一次受訪中說。

以料理貫穿全書,一位不諳廚藝的丈夫以日記平實記錄下照護妻子的日常。隨著每道用心的料理過程,讀者看著看著,還是會淡淡、隱隱約約感受到作者沉重的心情,擔心、害怕、難過、傷心,隨著妻子身體狀況的情緒起伏。書中常常強調「簡單」,除了料理其實沒那麼難,重症的妻子能吃就是簡單的幸福了。簡單料理,不僅安慰了妻子,對作者來說,何嘗不也是安慰。

 


  

《老婆,今天可能有點辣:為癌末妻子做菜》內容摘錄 

 

 

空間移動的奇蹟,黑豬肉湯麵

 

是前年吧?家人去了一趟濟州島,但當時我沒去,為什麼沒去?一時想不起來了。她回想著住在有著美麗風景的度假小屋的開心、美好,還說想到了當時吃到很好吃的黑豬肉湯麵。

 

黑豬肉湯麵裡,豬肉幾乎就是全部的食材了,煮三十分鐘就可以。剛好家裡還有一些濟州島的黑豬肉,雖然不是最適合的部位,不過應該沒關係。

 

如果有壓力鍋最好,但家裡沒有,於是在鑄鐵鍋裡倒入水,把豬肉和適量「好的大醬、蒜頭、生薑、胡椒粒、肉桂、月桂葉、洋蔥、大蔥」一起煮即可。

 

把蒜頭和生薑放進去,翻炒一會兒,家裡沒有胡椒粒,只有密封罐裡磨好的胡椒粉,沒辦法,只好用這個了。月桂葉明明有,卻怎麼也找不到。在廚房做菜,就是經常會發生剛剛還看到的東西,一轉頭就不見,不一會兒又出現的奇蹟。

 

在我們家裡,尤其是剪刀,最常發生這種狀況。今天特別的是月桂葉不見了,因為想不起來裝在什麼樣的容器裡,就算近在眼前也會看不見。常有這樣的經驗,不知道為何就是找不到,偏偏不需要的時候又會神奇的出現,沒有例外。

 

找月桂葉的過程中,意外看到大蔥,就先把大蔥放進去吧!蔥白部分大概筷子一半的長。大蔥是經常使用的材料,所以總是先處理好放著備用。回頭繼續找月桂葉,又發現了洋蔥,於是又把洋蔥剝了切好放進去。

 

看來我得放棄月桂葉了,應該沒有太大的影響吧?在煮豬肉的同時再放一個大鍋,用來熬豬大骨。光是煮豬肉的湯汁並不夠,必須再添加大骨湯才行。

 

瓦斯爐設定好三十分鐘後,我回到書房。不用太急促,差不多都準備好了,何況又沒有餓著肚子在等吃的人。如果急的話,可以用棉布將油脂及雜質濾掉,否則煮好之後,就先放涼,等油脂冷卻凝固就很容易去除了。

 

青蔥都剝好備用,切成一段一段就行,現在這點刀法難不倒我。麵條還是等要吃的時候再下鍋煮最好。

 

 

突然想起來,那次是妻子和住瑞典的二姨子、住日本的大姨子,以及住龍仁的小妹,一起結伴去旅行,還有個三十二歲的健壯兒子隨侍在側護衛。後來聽說沒什麼好護衛的,主要還是擔任提重物的挑夫角色,兒子深受阿姨們的喜愛。

 

吃著黑豬肉湯麵,想起濟州島海邊那個陽光刺眼的午後,還可以再去嗎?將食物拿出來,光是看筷子的動靜就明白了,心早已瞬間移動了。

 

應該想像得到,黑豬肉湯麵從湯頭的味道開始就很特別。用豬肉熬的湯,但是裡頭的油脂幾乎已經全部去除,清淡卻又深沉,香味很吸引人。肉也是一樣,大醬帶出一點點鹹,沒有腥味,感覺甜。這是特別的味道與記憶中的場所融合,創造出來的奇蹟。

 

 

 

本文摘自《老婆,今天可能有點辣:為癌末妻子做菜》

 

只要妳吃得下,我都願意做!

 


  一本悲傷、美麗、平靜的料理書,
  讓人的唾腺與淚腺同時濕潤。


  癌末妻子說:「請照顧我到最後!」於是向來遠廚房的丈夫開始學做菜。從只會煮泡麵加年糕的懶惰「慶尚道男人」,變成可以手腳俐落的煮海參湯、黑豬肉麵、海鮮鍋巴湯、桑黃磨菇雜糧飯等料理高手。

  「妻子的訓練非常狠毒,如果我做的不好吃她會生氣。考慮到要有誠意,所以也不能隨便做做就好,我自己一個人在廚房裡不知有多少次欲哭無淚。已經不怎麼能吃的人還故意不吃飯,讓人不知有多著急。但我只能好好的做別無他法,只要她能吃,不管什麼我都想做給她吃。」

  作者在一次受訪中說。

  以料理貫穿全書,一位不諳廚藝的丈夫以日記平實記錄下照護妻子的日常。隨著每道用心的料理過程,讀者看著看著,還是會淡淡、隱隱約約感受到作者沉重的心情,擔心、害怕、難過、傷心,隨著妻子身體狀況的情緒起伏。書中常常強調「簡單」,除了料理其實沒那麼難,重症的妻子能吃就是簡單的幸福了。簡單料理,不僅安慰了妻子,對作者來說,何嘗不也是安慰。

  「這段期間為了照顧我真是辛苦你了,沒想到可以吃你做的飯菜吃這麼久,而且這麼好吃……我想知道等我死後你會怎麼生活,就做你最擅長、能幫助別人的事吧!讓我帶著幸福的想像離去吧!」妻子最後這麼說。

 

 

作者:姜昌來

出版社:大塊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