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的懷孕,都是全家族的期待與希望,我們希望肚子裡的小寶貝能健健康康的沒有任何缺憾,但有時候事情真的不是如自己所預料。根據國民健康署統計:台灣新生兒中約有千分之三至千分之四罹有聽力損失,這個比例其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低。妞編輯這次有幸能到雅文基金會參訪,帶各位一起了解「聽損兒」、「聽障」的疑問,希望大家能用更正面的態度了解「聽力受損」這件事。

 

1.聽損是什麼?

聽損有很多原因,大致分為先天和後天。

 

在先天性聽損中,最常見的是基因遺傳,例如:OTOF基因變異(跟聽覺神經有關),粒線體基因變異(可能對某種藥物異常敏感,服用後會導致聽力變差),或是SLC26A4基因變異(與聽覺構造發育不完全有關),這些基因都有可能透過顯性或隱性的方式遺傳到我們下一代,所以如果家裡有人具先聽性的聽力問題,就需要特別留意;其它還有像懷孕過程中,胎兒的聽覺構造發育/成長不完全,甚至根本沒有聽覺神經或耳蝸等聽覺構造;而後天原因則有像是產程感染:巨細胞病毒或是先天性梅毒、德國麻疹,或是生病:中耳炎、腦膜炎、新生兒缺氧、高黃疸舒/換血等等,都有可能導致聽力障礙。

 

2.聽損不是只有「0」跟「1」

聽損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是非題,只有「聽得到」跟「聽不到」的區分,中間還有很多「模糊地帶」,像是聽不清楚、聽不到特定的音頻都算是聽損,聽損也會有單雙邊及嚴重程度的區分:像單側聽損、微聽損、重度聽損、高頻聽損、暫時的傳導性聽損……等等。(就像我們近視,也不是只有「看得到」、「看不到」,而是「不清楚」,或是有「閃光」等區分。)

 

 

3.如何知道我的小孩有沒有聽損?

在2012年以前,台灣並沒有針對新生兒做普及性的聽力篩查,因此很多父母是在孩子年紀較大時,發現叫人不回、講話不清楚等問題,就診後才知道是聽力受損導致;而比較大意的父母,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沒發現,終生誤會小孩是調皮、不受控或是先天比較「憨慢」。

 

但很多研究發現,若能早期發現、早期介入,聽損的孩童們未來大多能有很好的能力與發展;因此2012年後,政府推動全面性的新生兒聽篩(aABR, 「腦波」類型的電生理檢查 ),將聽力篩檢納入新生兒的健康檢查項目當中,甚至近幾年的篩檢率近98%!透過這樣的形式,我們就能逐步往「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目標大步邁進。

 

但就像妞編輯說的:「聽損有嚴重程度之分。」有的聽損小孩雖能對多數生活中的聲音出現反應,但卻易有聽不清楚、聽錯的問題,此時父母、老師多會覺得孩子「特別難帶」,像是「講不聽」、「發音不標準」、「不夠專心」、「常活在自己的世界」或「學習能力不佳很『憨慢』」等;此時除了直接帶小孩到耳鼻喉科或專門的機構做檢查外,家長也可以透過平時孩子對語音的聽辨正確性來觀察,例如:請孩子將「熊熊」放好,孩子會不會錯把「牛牛」歸位、叫孩子指認「肚肚」,孩子會不會錯指「褲褲」;一旦有這些相似音混淆的「警訊」發生,請務必要盡快向專業人員尋求協助。

 

4.如果小孩聽力篩檢沒過,我該怎麼做?

就如同所有的檢測一般,受測者的個人生理狀況及檢測環境,都有可能導致聽力篩檢有「假警報­」也就是「偽陽性」產生的可能。因此當孩子聽篩未過時,爸爸媽媽請先提高警覺,但不要過於擔憂,盡快配合醫生安排後續檢測,釐清孩子聽力的實際情況,才是當務之急!

 

在等待/不確定的期間,爸爸媽媽除了可以找相關的機構諮詢、安排檢查或對「聽力/聽損」多作一些瞭解外(有些醫院/醫師會有推薦或習慣轉介的療育單位),也可以積極地陪伴孩子說話互動培養孩子「傾聽」的良好習慣,並藉由這樣的方式,讓孩子學習「對聲音作出反應」,這樣一來不論對後續的聽檢追蹤,亦或長大後的聽語學習,都能有正向幫助。(跟孩子多互動、多說話準沒錯)

 

5.為什麼產檢時不做全面性的聽損基因檢查?

還記得我們在做產檢時,每一項目都好貴;而聽覺的基因的檢測也同這些產前檢查一般費用高昂,少則千把塊起跳多則高達數萬,同時還可能會涉及隱私、道德甚至是醫學倫理等議題。因此就現今的大環境而言,妊娠中的全面性聽覺基因檢測,尚屬於有待討論的醫療課題。

 

6.聽損能完全復原嗎?

如同前文所提,以嬰幼兒的先天性聽力受損類型多屬於「感音神經性」聽損,和「內耳」或「聽覺神經」等構造較為相關,就現今的醫療科技來說這些受損雖無法透過手術或服藥「治癒」,但多數仍可藉由「輔具」來獲得有效矯正。因此雅文基金會特別鼓勵家長,一旦確認孩子有聽力受損後,千萬別感到氣餒,只要能盡早把握聽語學習的黃金期,透過合適的輔具介入及聽能復健,多數的聽損孩童仍可和同齡者有相似/相同,甚至可能是更好的聽語發展,只要我們再協助其建立良好的社交溝通技能,孩子們未來也能學習/溝通順暢無礙。

 

7.聽損的黃金治療期?

與其說是:「黃金治療期」,大不如說是「把握語言黃金爆發期」。語言學習黃金期指的是孩子語言學習快速爆發的年齡階段,多與「治療聽力」一事無太大關聯,因為一般孩童的聽損,多跟先天基因等因素有關,很難因為治療而有所改善。

 

目前學界認為,孩童「語言黃金爆發期」是在6歲前:只要能在1個月進行檢查、3個月確診、6個月介入輔具(助聽器或電子耳)及「復健療育」,把握大腦學習最活躍的階段,並藉由合適的早期療育協助孩子發掘其最大的「聽覺潛能」,那孩子就有機會透過「聽」與「說」的溝通技巧,發展出與其他孩童一般的能力,不因聽損而學習或發展受限。

 

在雅文基金會中的環境相當「居家」,有臥室、廚房、客廳等生活情境,也有各式各樣的動物、人物玩具。課堂上,老師會用遊戲的方式在自然情境中跟孩子互動,帶領孩子一同認識這個世界,並教導他們發音、說話。乍看之下,其實就跟我們一般父母跟小朋友在家生活教學一樣呢!

 

8.聽損兒的各項發展能力真的會比較差嗎?

很多人會以為聽損兒聽不見、聽不清楚,語言發展會比其他孩子還要緩慢,甚至是不愛說話;但事實上,這些孩子若有被積極的介入合適輔具,且照顧者又能豐富的輸入語言、或進行專業的聽語訓練,那他們的語言能力、聽覺記憶(聽了以後記得的資訊)不但不會差於同齡孩童,甚至有可能會比其他孩子表現得更好呢!像是有的聽損兒在小小年紀就能講電話、記得數項電話內溝通的資訊,反而是一般小朋友做不到的呢!

 

但等到聽損兒上學後,將面臨另一波的挑戰。主要是校園中「聽」的環境相較於家裡複雜,不再只是「一對一」的對話方式,團體互動中同時接收的語音資訊更多,對於聽損兒在聽取訊息及課業學習上難度更高,因此聽損兒真的要花更多時間、比一般人更加努力適應!

 

 

9.電子耳無敵?

除了助聽器外,電子耳(又名人工耳蝸或人工電子耳)也是聽損孩童們另一種常見的個人輔具。其原理是藉由外部掛在耳朵上的語言處理器收音後,透過線圈感應的方式,將語音訊號編碼為數位訊號傳入頭皮下的植入體內,再透過植入體把數位訊號轉換成電流訊號,而後刺激聽覺神經再傳至大腦,讓使用者收到「聲音」。這樣的傳遞方式與助聽器「擴大聲學能量」並不相同,因此對於重度到極重度的聽損者來說,它可能會比助聽器來得有效,但這樣的個人輔具屬於「侵入式」也不見得適用於每個人,例如:受損者本身若沒有長耳蝸或聽神經,那就可能無法植入,因此一旦有需求,就務必請聽力師與醫生協助作完整的全面性評估。

 

事實上,妞編輯還詢問到一項很特別、也正在悄悄發展中的侵入式聽覺輔具—人工腦幹植入(ABI),這項聽覺輔具的植入技術概念與電子耳雷同,甚至可能可以幫助那些「沒有長耳蝸或聽神經」、無法植入電子耳的聽力受損者;但除要價不婓外,它也有較高的醫療風險性,且適用的對象也有許多嚴謹的要求。因此即便在國外有較廣泛的使用與植入,但雅文基金會聽力師還是建議爸爸媽媽若有相關疑問,應先和國內的醫療人員作深度的全面探討,而非直接前往國外就診開刀。

 

 

10.小朋友都有聽得到,但為什麼醫生說他有聽損?

如同前文提及,聽力受損並不是簡單「0」或「1」的是非題,它的概念雖然跟「近視」有點雷同,但更為複雜,因為聽力還有分頻率、響度、清晰度……等等,有些人可能是較難接收某些頻率或音調的聲音,而不是單純的「沒聲音」;而在一系列的檢查與評估後,我們才會知當這些孩子雖然「聽得到」,但其實聽得不清楚,且這樣的健康狀態,可能對其未來的聽語學習或生活溝通,產生許多負面的影響,且不見得在醫療端能完全掌握。

 

對於這種「聽損較輕微」的小孩,常見的影響有「講話不清楚」、「專心度不佳」、「大舌頭」、「牛頭不對馬嘴」、「相似音傻傻分不清楚」(如:錯把「飛機」當「黑雞」)…...等等問題。這些源自於「聆聽」的問題,若沒有透過輔具改善聆聽「品質」,那不論再怎麼練習都難有良好成效,甚至在生活溝通上也會很容易與他人產生障礙與不必要的誤會。雖然在年紀長大後,孩子能逐步透過情境、邏輯及前後文意來猜測說話內容,旦仍無法克服所有生活溝通情境(例如:請把這個本子拿給「汪?莊?」老師)。

 

11.單側聽損對生活的影響?

除了兩耳聽損,聽力障礙也有可能只發生在單隻耳朵。那如果只有單邊耳朵聽不清楚、聽不到,對生活會有什麼影響嗎?

 

當事者很常會聽不清或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忽略,非得要說話者靠近完好耳或面對面,才能有較佳的信息街收能力;過馬路時也容易因車子從受損耳方向開過來,而有可能無法察覺或聽聲辨位;少了一隻耳朵的聽力,在降噪功能上也會瞬間低落(兩隻耳朵的完好聽力有降噪功能),導致大腦容易聆聽疲勞。張聽力師舉例:「兩隻手可以做很多事,但如果只有一隻手,生活雖然一樣可以過,但就是會有諸多不便與限制。」

 

12.助聽器是社會負面標籤?

很多家長會對「戴助聽器」有著負面的看法,認為這是一種殘缺的「標籤」或「象徵」。但或許事情並非如同我們想像~換個角度看待,助聽器只是一種「輔助聽力」的高科技工具很多助聽器還能如同藍芽耳機一般聽音樂呢!),就像近視需要戴眼鏡、走路不俐落需要拐杖一樣,助聽器也是類似的功能,只是在使用上較複雜許多。因為除透過專業人員調整、檢查效能,使其更符合使用者的需求和習慣外,尚需長時間的配戴,藉由訓練來加速適應過程並發揮最佳效益。

 

如果家裡有戴助聽器的小朋友,爸爸媽媽不妨換個方式協助孩子建立信心、培養自我認同感:「助聽器就像是你專屬的超能力,配戴後我們可以聽到好遠、好遠的聲音。」將助聽器賦予一個正面的印象,孩子就不會有自卑、難過的心理。

 

13.聽損,其實只是跟世界溝通比較模糊而已

台灣新生兒有聽損的比例是千分之三至千分之四,所以跟你同樣痛苦、煩惱的父母也不在少數。但我們或許可以試著換個角度看世界:「現今醫療科技那麼發達,綜然孩子有聽力受損,我們也可以透過早期的療育介入讓其溝通學習無礙,孩子也還是能和世界接軌,一同與你我享受生命的美好。」

 

如果你剛好需要幫助,可以至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中華民國聽損兒童家長協會聽障人協會婦聯聽覺健康社會福利基金會喔~

 

 

家有聽損兒,家長的心中一定會有些遺憾,甚至無法接受,但無法接受也沒辦法改變「小孩聽損」的事實。在努力調適心情的同時,還是要盡快且積極的尋求專業人士與機構的協助,才能為孩子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Source: 雅文基金會,Pixbay

 

 

 

你不孤單!你擔心的、傷心的、焦慮的我們都懂。

快來加入私密社團「媽媽妞真心話」,一個屬於媽媽們的交流小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