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風端山幼稚園遺址 

伏見區醍醐下端山町

  

 

「青風端山幼稚園」,長久以來被誤認為「真實靈異地點」,人們卻以「我是唬你的啦」隨口帶過當地怪談,像這樣的物產也算相當稀有了。「因為那裡會發生危險,所以我不敢讓你知道喔!」之所以使用這種掩飾的語氣,背後的理由是—該地真正的恐怖之處一直被我們這些同好隱匿起來的緣故。

  

 

這裡就連名字也被通稱為「醍醐幼稚園」,所以當我靠著有限的情報找尋相關資料時,非常不容易。我去的時候建築物正被拆除,之後又過了好幾年,現在應該是整地完成的狀態。所以靈異傳聞一直被隱匿起來的原因,絕非是「屬於個人隱私」的道德理由,而是想讓聽到的人感到更恐懼的一種演出罷了。所謂的靈異場所,無論何處都是以此類微妙的考量來成立的。

  

青風端山幼稚園之所以會成為都市傳說,第一要素自然就是它關閉後長達二十年都棄置在那裡的緣故。再加上它有「學校怪談」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鋼琴教室,自然擄獲了靈異地點迷的心!沒有人的音樂教室響起了鋼琴聲——這種橋段當然是鬼故事裡經典中的經典,沒有這類傳聞的學校反而少見。

  

說起來全日本學校裡發生的怪談都是不斷延續的,儘管反映了各時代的不同,但好久以前就出現的各種幽靈鬼怪依然在校園裡徘徊。

 

我的妹妹當年就讀的女子中學也不例外,雖然聽她說了很多,但以佐久同學的傳聞最是有趣。

  

據她說,當時佐久同學雖然不是被霸凌的學生,但她卻沒有主動去交朋友,一直是一個人上、下學,所以沒有人知道她家到底在哪裡。某日,有個同班同學好奇地想偷偷跟著她回家,不知怎麼地就跟丟了。因此,就有人開始流傳佐久同學「其實是不存在的幽靈」!

  

據說她的真面目是白蛇精化身,畢業當天就化龍飛天了。她背部長了三塊鱗片,就是佐證。有人說在她換體育服時看到鱗片,馬上就有人附和說自己也看到了……大家都知道這不是真的,卻都應和著繼續流傳下去。就是這種感覺。

  

這種學校怪談可說是相當具有京都風格。現在這個時代還以白蛇或龍做為題材,也相當罕見。特別的是,這個怪談是中學生傳出來的。之後到高中、大學,鬼故事大多是了無新意的內容,而且無可避免校外題材也會混雜進來。

  

 

京都的學校,往往是蓋在廢棄寺廟的遺址,或是寺廟變賣釋出的空地上。所以,原本是墓園的可能性非常高。在京都市中心,更是隨處挖掘必是遺跡,不可能有新的改建案。這些流傳著典故或逐漸老舊的建築,自然容易出現幽靈。但,卻了無新意。

  

上京區某佛教大學從很久以前就傳出鬧鬼,聽說警衛寫的日誌裡詳細記載了親眼看到的過程。似乎比青風端山幼稚園還要真實,故想借來一看。但,不禁懷疑是否能比佐久同學的傳聞更令我感興趣呢!

 

 

圖片引用自:醍醐幼稚園

 

 

本文摘自《京都的異次元旅行》

 

 

 

京都就是如此的地方啊!

這座古都會讓怪異的力量逐漸擴大。

這塊土地,不,該說是這塊土地上住的人有意或無意識的,

會讓怪異的事物如釀酒般適時的散發醇香。

──入江敦彦

 

「京都最有名的說書人」入江敦彥,

告訴你99個可能為真的恐怖傳說,99個京都人從不跟觀光客說的練膽景點──

當你滿懷興奮玩遍京都,你確定身後沒有看不見的東西跟著回來嗎?

(京都人笑)))))

 

當你發思古之幽情走過宇治橋,蹲在橋墩旁殷殷期盼著你的,是披頭散髮的宇治橋姬。

當你坐在榻榻米上享受著抹茶,在角落對著你的背影微笑的,是留著妹妹頭的座敷童子。

當你滿心歡喜地希望惠比須帶來財富……你自己看看這本書的第一篇吧。(撇過頭不忍說)

 

紅色的楓葉、熱鬧的賞櫻潮、典雅的寺廟建築、受鎮守之森簇擁的神社拜殿,

在美麗的面紗之下,似乎隱藏著某種禁忌。

路邊的岩石、纏繞注連繩的巨木、眼鼻受到磨損的地藏菩薩、盤踞在屋頂的鬼瓦,

在在散發出詭異的氛圍。

 

千年京都,千年傳說。

擁有左青龍、右白虎絕佳天然風水的古都,卻載滿了各種靈異故事,

陪伴京都人一代傳一代,不曾佚失。

 

無形、神祕的超自然氛圍為京都增添一股獨特風味,「恐懼」使京都更加迷人。

這是京都人默默在櫻花如織的景色背後,從未告訴過你的事;

當老闆端上一碗鴨肉蕎麥麵,瞥了一眼躲在你身後的長頸妖怪──

 

呵呵。(京都人笑著喝茶)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者:入江敦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