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歡賣笑的花榜狀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縱著陰謀陽謀的帝國主宰。一支帶著血腥色的朱筆,拐彎抹角地輾轉著,於命運的考卷上,把他們連到了一起。即使他在萬人矚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裡的塵下塵,穿越萬丈紅塵,他們也要在靈魂裡相擁。

 

網路9.9分超高評價《匣心記》,網友驚呼唯一一部可以和《甄嬛傳》齊頭的小說!

 


  

《匣心記》連載 5-4 

  

倏忽間,已至午後的日影狹長。

先見一帶一望無際的紅牆碧瓦,正是巍巍帝闕——紫禁城。又見城中一座宏殿,藍地立匾上三個祥和的大字:慈寧宮。

層層的殿堂深處,一位男子立於當地,赫然乃席間的「王三爺」,卻改換了一身八寶立水的親王常服。

「臣齊奢,恭請聖母皇太后萬福金安。」

自一道五色的盤金繡幕後,傳來了一個神祕而動聽的聲音:「皇叔父攝政王免禮。趙勝、玉茗在這裡伺候,其他人都退去廊外。」

餘人散盡,只剩下一位太監與一位宮女,他們也一同走去了隔間外,將門掩起。

足足過了整一個時辰,門才重新打開。齊奢面無表情地走出來,手中多了一卷黃軸。

「備轎,去老四那兒,德王府。」

一天已近終結之時,夕陽西墜。

暮色瀉入了德王府的寢殿,齊奢手托黃軸昂然直入,「奉聖母皇太后慈諭賜帛。」

正坐當中的德王齊奮已完全被來者的投影所籠罩,他的面目乾枯而憔悴,瞘瞜的兩眼裡閃動著陰暗的光,嘿嘿乾笑了數聲道:「終於來了。給我定了什麼罪名?」

「貪黷逾制。」齊奢平視著前方,四平八穩,「德王府私用大內陳設銅龜銅鶴,私藏玉珠,較之御用旒冕明珠更大。僭妄不法,其心可誅。」

「胡說!我府內什麼時候有銅龜銅鶴,又有什麼大珠!?」

齊奢向旁邊移開了半步,他身後的奴僕便魚貫而入,將禁內之中的各色陳設、裝滿珍寶的數只漆盤一一擺放在齊奮的周圍,隨即遊魂一樣散去。

「現在有了。」齊奢宣告。

齊奮不可思議地四顧一番,一陣瑟縮,跪地抱住了齊奢的兩腿,「老三,三哥,我錯了,四弟錯了!當年你和先帝爭奪儲位,我不該幫著他,後來你被圈禁那幾年,我也不該那麼整治你,但你不也關了我這麼些年嗎?你瞧瞧我如今這副慘狀,比你從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就留我一條生路吧!」

齊奢冷漠地俯視著,「請德王尊奉聖母皇太后懿旨。」

絕望在齊奮的臉上一分分蔓延,他哆嗦著嘴脣猛一把就將那黃軸掀翻,咆哮著跳起來,「什麼聖母皇太后?詹喜荷那個蕩婦!她為了對抗母后皇太后和王家,早在先帝屍骨未寒時就和你暗結姦情、裡應外合。這幾年你們的威勢一天天壯大,禮部一位清吏不過在床幃間悄悄同夫人議論了一句『牆有茨』,第二天就被充軍新疆。你手下那班無孔不入的鎮撫司密探能堵住天下人之口,可能堵住我的嘴嗎?我敢說,你這『皇叔父攝政王』的頭銜與其說靠軍功卓著,倒不如說靠床上賣力掙來的,連你這道『懿旨』也是陪詹喜荷睡了一覺才討到的吧!跛子三,你不顧忌先帝,也該顧忌你死去的王妃,她可是詹喜荷的親姐姐。你這算是小叔奸嫂,還是姐丈偷姨?如此罔顧人倫,簡直連槐花胡同的婊子都不——」

話尾未斷,齊奮的咽喉已被一隻極強悍的手一把扼住,齊奢的另一隻手順勢從牆上抄下了一把掛弓,弓弦套住對方的脖梗反向一絞。肩臂處的衣裳因巨大的發力而高高鼓起;待到肌肉疙瘩鬆開時,似有另一個解不開的心頭的疙瘩跟著一併鬆開。

他朝一旁輕拋開手內的弓,「周敦,何無為。」

應名而至一位雙目渾圓的年輕太監與一名英氣矯矯的帶刀侍衛,太監將一條黃綾布飄然展開,侍衛接手托住了德王齊奮,將其已折斷的頭頸纏入了長綾,掛上梁。

 

至此,骨肉相殘的場景落幕——夜幕。

 

 

本文摘自《匣心記》

 

 
悲歡離合金匣起,死生契闊人面終


  她從青樓名利場到宮廷生死局
  他從金燦燦龍庭到白茫茫大地
  絕代倌人與亂世帝王
  貴賤是天塹,愛情是天梯
  身分與生理各有殘缺的兩人,該如何跨越彼此心中的檻?

  她刻苦地學習每一項技能,尤其是如何嗲聲嗲氣地抱著人,用從裡到外的柔軟騙取堅硬的金與銀,為他去買一個把手中的剪刀換做筆的機會。男人們伏在她身上,一個又一個,她大張著眼躺在最深的爛泥底,含笑仰望著一株花,抽芽吐穗,在紅綃帳頂上慢慢地開……

  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歡賣笑的花榜狀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縱著陰謀陽謀的帝國主宰。一支帶著血腥色的朱筆,拐彎抹角地輾轉著,於命運的考卷上,把他們連到了一起。即使他在萬人矚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裡的塵下塵,穿越萬丈紅塵,他們也要在靈魂裡相擁。

  粉妝迎仙客,情絕憶王孫
  ──我只見過三十六層地獄,沒見過人間,沒有更好的出路給你。

  青田,幼時就被母親賣入青樓,長大後憑藉才貌雙全成了花街翹楚,在風塵中看盡男人為美色一擲千金,卻對家中糟糠妻棄之敝屣的醜態。穿梭在爛泥潭裡,她唯一的聖潔,是一個不能言說的祕密。一場計謀,使得心中的這片聖域起了波瀾,愛恨的滔天巨浪就要將她淹沒。

  齊奢,出身皇家卻虎狼環伺,身邊盡是明爭暗鬥的腥風血雨,被父親設計砸斷腿,又淪落異國為質,妻、子死於非命,早已不知人性與信任為何物。而現在,他的復仇才正開始。

  他與青田都有一顆千瘡百孔的心,都是一具遍體鱗傷的身,誰也沒在現實面前討得一絲便宜,跛著一腿的他踏進了槐花胡同,兩人的命運就此交織…… 

 

 

作者:伍倩

繪者:陳淑芬

出版社:圓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