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因為由同一片商引進,觀賞《北風》前播放了《盲點》的預告片,當時就感覺這是一部探討好題材的電影,身邊朋友也多看好此片。有幸受邀出席試片,果然不負眾望,雖然談論的議題較為沉重,但電影以輕鬆詼諧的方式呈現給觀眾,盼有反思又不給壓力。


故事設定為主角柯林即將結束緩刑觀察期,重獲新生,只剩三天!不過,他最好的麻吉死黨邁爾斯是個麻煩精,脾氣暴躁又愛惹事生非。剩下三天,可是馬虎不得,正所謂「好朋友送你上天堂,壞朋友送你回牢房。」邁爾斯與柯林在搬家公司上班,每天開著大卡車上工,越來越接近自由的柯林雖然偶爾會超過門禁時間,但時刻小心,而邁爾斯則照樣漫不經心,差點害柯林回去坐牢。

 

這段互動使我想起《Boy A心靈鐵窗》。同樣描述更生人的故事,固然違法違規就是不對的,不分大小輕重,但《盲點》裡的柯林與《心靈鐵窗》裡的傑克都是如此小心翼翼的呵護自己得來不易的第二人生,身邊的人反而認為他們小題大作。電影也將一年的緩刑「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很難」實在地拍出來,的確,一年不犯法哪裡難,但就像我們在電影裡所看到的,柯林只是走在路上都可能引起警察鳴笛,他又做了什麼呢?一年不犯法不難,但對居住在奧克蘭擁有重刑犯前科的黑人來說,還真的比登天還難。



雖然片長僅有不到100分鐘,但靠著明快緊湊的剪輯技巧,在一個半小時內將故事說得清楚且深刻。電影當中出現了不少「凝視」的側臉鏡頭,除了給人一種似近似遠的感覺之外,其實也呼應了片名「盲點」在片中所代表的符號。同時,也有很多柯林的臉部特寫,恐懼、驚嚇、懊惱,步步逼近的面孔以暴力的、強迫的手法將這樣的情緒塞進觀眾心裡。而邁爾斯與柯林成長的貧民窟之環境鏡頭也透過這些零碎的剪輯呈現,不花費過多時間,旨在使觀眾理解他們所處的環境。

 


剛才提到「盲點」所代表的符號,也就是心理學裡一張常見的「人臉/花瓶」圖形。片中柯林的前女友小薇正研讀心理學,柯林幫小薇複習時看到這張圖,於是小薇解釋了,一體兩面的東西,如果人有既定的成見僅會看到其中一面,且這兩者是無法被同時看到的。如同柯林面對當初導致他入獄的事件時,總是會辯稱不是自己的錯,連好友邁爾斯也說他只是「用火技巧問題」。即使觀眾看的出來柯林有心改過,仍舊會有「他畢竟犯過錯」的印象。

 

沒想到,透過一位搬家公司顧客的口,以崇拜的口吻說出的故事,卻發現柯林並非沒錯,畢竟他也出手打了人,但當肢體動作變為雙方有來有往且柯林處於無法停手的位置時,最後導致白人酒客起火的是同為白人、堅不停手的邁爾斯。誠如小薇對柯林所說,假使警方正好看到他出拳攻擊白人可能就直接開槍了,而邁爾斯仍然能夠全身而退。

 

近日多起白人警察擊斃黑人事件,其中一件尚在調查當中者甚至是員警進錯公寓,就有許多網友質疑若誤闖的是白人家,員警是否會馬上發現自己搞錯呢?明明探討的是種族議題,但全片皆無提到「種族歧視」一字,僅以「盲點」來比喻同一事件獲得的不同待遇。

 


不過,《盲點》並不只想談「種族歧視」議題而已,更多的是「身分認同」。當然,電影主角柯林從頭到尾都是受害者,並且以他的方式在控訴這個社會不公平的對待。但在那場差點擦「槍」走火的派對意外上,反而是因為觸碰到邁爾斯的敏感神經。片中並沒有說明為何邁爾斯痛恨他的父親 (僅一次於談論當年那場意外時提及),但與柯林成為好友,又娶了一名黑人的邁爾斯想必沒有白人的種族優越感,只是這些伴他成長、造就他的文化,在一場白人多過黑人的派對上,卻成為他被「誤認」為矯揉造作文青的符號。


當邁爾斯因為自己「再度」被誤認感到不滿,他沒有想過的是黑人才是無時無刻都被「誤認」。誤認犯案、誤認偷竊、誤認心懷不軌。邁爾斯的假金牙、刺青與語言使用,在在說明了他是徹頭徹尾的「在地人」,但他究竟真是「黑鬼」還是他只是千方百計地想融入以防被「誤認」?就像柯林的質問,如果「黑鬼」一詞既沒禮貌又親暱,為何在他倆的相處關係中只能單向使用?說到底,就是邁爾斯過不了自己心裡那關,即便他打從心底沒有歧視,但他也知道自己白人的血統還是永遠無法與黑人毫無分別的。

如同辯論時,即使所有人都刻意為自己所不相信的一方辯證,依然有一方較為容易。假裝自己是黑人的白人或許活得辛苦,但黑人不要說假裝白人,光是「假裝」自己是無罪的守法公民就不是很簡單了。這場變調的派對也讓我想到《完美陌生人》裡,為朋友當中的同志辯護的那位朋友說:「你們問他為何不出櫃?我告訴你們!我只當兩個小時「玻璃」就受不了了,你說呢?」在這場派對裡,表露本性的邁爾斯,被指控是刻意假裝且百口莫辯。在極為無害的環境與情況下被「誤認」,邁爾斯就受不了了,但同時也讓他第一次真正體會到黑人的心境與處境。


撇除這些沉重的議題不說,電影本身笑料十足且情緒高漲。飾演邁爾斯的Rafael Casal是一位口述藝術家,而飾演柯林的演員Daveed Diggs自己也是嘻哈饒舌好手,因此兩人不僅親自編劇、製作與主演這部電影,《盲點》裡充滿了眾多原創嘻哈歌曲,甚至不少台詞都以饒舌形式出現。除了令人佩服之外,不停押韻的句子也讓人熱血沸騰,喜愛嘻哈的影迷想必能夠樂在其中。

 

片中最經典一幕莫過於柯林意外發現其中一位顧客就是片頭他目睹的「白人警察擊斃黑人」槍擊案中的員警,如他所言,他們兩人之間的差別在於「柯林不是兇手」。也因此,他讓白人警察徹底體會被人用槍指著的恐懼後,依然讓他毫髮無傷,但整場戲以饒舌嗆聲精采絕倫,而於此之前,兩人組中口條較好者是邁爾斯,但這段饒舌可是一點都不扭捏也無停頓,或許象徵著他終於能把心聲一吐為快,且終於能做自己了吧。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