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生要的,就只是漂亮地走路,沒有別的。」

 

 

女孩叫夏天,男人叫東尼,
他們並不相愛
她看他跳舞,相信那舞裡有她想要的靈魂
她把自己投入這需要雙人信任的舞蹈,
忍受寂寞艱難
成就一段觸動人們真心的童話──

 

從來就不是為了愛情而來,
是為了困惑,為了靈魂,為了不朽。

 我常想,人魚若不想死,
不想走回海裡變成泡沫,消失在陽光乍升的海天交接之際,會去哪?
我若是人魚,會選擇反方向,
離開海邊,走回陸地,走進人類居住的城市,
用腿上新生出的兩隻腳,學會走路,穩穩地走路,
學習人類的生活,去過新的未知的日子。
在陸上住得太寂寞的話,就學跳舞……

別人的舞場在台上,她的舞場,在愛情在生活在獨自一人的空房裡;
別人從鏡子望見美麗的自己,她看見的,是孤單是困惑是傷痕與難堪。
然而每當樂音響起,她的舞步總是堅定,
恍若人魚離海,忍耐著痛楚,一生練習著愛與不愛的從容姿態。

 

★鍾曉陽〈告別的禮物〉──專文紀念
★詹宏志、朱天文、林懷民、許芳宜、向陽、劉克襄、楊照、陶晶瑩、徐譽庭、呂蒔媛、顏擇雅、蔡珠兒、楊佳嫻、傅月庵、張瑞昌、馬世芳、趙雅芬、張家瑜、張鐵志、李桐豪、詹傑、御姊愛、楊隸亞、連俞涵──聯袂推薦
★台灣新銳插畫家Whooli Chen──插畫設計

 

【關於本書】


熱誠認真的國標舞老師東尼、天份高卻想過主婦人生的大學生子恩、清朗不與人爭的明星舞者光希、驕縱的男孩又林與他神秘古怪的跳舞家庭、貌合神離的美心夫妻……李維菁的筆下,人間百態色相眾生,不得解的欲望,難相依存的孤獨,透過人魚、舞者與生活,交織出令人目眩神馳的一瑰麗世界──既日常也非常,既感官也異想,既寫實也童話。

七○年代之前,台灣社會還存在「舞禁」,那是長達兩三個世代的身體戒嚴。舞廳成為地下化情色化的場所,國標舞是其中極特殊的一環,與情色、社交、藝術的關係複雜曖昧。舞禁尚未解除時,台灣少數舞者前往英國學習正統國標舞,回台後帶入,使國標舞從陰暗的地下舞場進入校園年輕學子、國際競賽及藝術之路。這段獨特的舞蹈歷史也成為本書的重要背景,李維菁說:「本書中,除了探討人類與舞蹈的原始牽連,國標舞在城市的發展,以及舞者的特有生活方式。最重要的是,無論人魚或舞者,都處在一種想要與他者結合,想要達到更大夢想中活著的狀態。」

從《我是許涼涼》、《老派約會之必要》、《生活是甜蜜》到《有型的豬小姐》,李維菁以凝練的文字劃開生活的皮肉,寫人生百態紥實細膩,入肉見骨照妖現形;寫人與人間的辛酸曲折,充滿洞察與同情。透過文字,她在小說、散文、詩句之間如魚穿梭,以坦然豢養時而喧囂時而沉寂的集體聲音,以明白撫慰青春易碎的心,讓每個人讀起她的文字,都彷彿讀到自己。

 

【插畫與設計概念】

 

以「拿著映照出海底世界的鏡子的女孩」為概念,
呈現李維菁筆下虛實相映的世界。

封面上的女孩,可以是嚮往人魚單純自由的舞者,
也可以是離海而生選擇用雙腳生活的人魚,
將世人未見的美麗雙手奉上,並輕聲說:
「你看,人魚潛身大海,孑然一身也是幸福的;
而我能跳心愛的舞,在人世的絢爛流光中奔游,也有自己的幸福。」

翻開第一頁,女孩的鏡中倒影,已從繽紛的海底世界變成一雙舞鞋。
那是她心心念念的至寶,在陸上絕美綻放的利器。

讀末,望進人人各自描繪的鏡中世界,你將剎然發現,
這一生是甜蜜是跌宕是平淡是浪潮,都是屬於自己獨有的形狀。

 

 

作者簡介

 

 

李維菁,小說家,藝評人。著有小說集《我是許涼涼》、《老派約會之必要》,長篇小說《生活是甜蜜》、《人魚紀》,散文集《有型的豬小姐》,與Soupy合作繪本《罐頭pickle!》。藝術類創作包括《程式不當藝世代18》、《我是這樣想的──蔡國強》、《家族盒子:陳順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