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已經忘記那一天晚上,你慌張地走進倉庫,急忙的問著還可不可以領包裏? 當我把那一紙箱從高處緩緩搬下來時候,我看見你眼中有著喜悅的微笑,你小心的打開紙箱,從裡面拿出一串木頭製的樂器,你認真的告訴我這個叫做五指鈴,不是風鈴。我想,就是那一晚,我不自禁的把你的笑容收藏在我的懷裡; 我想,這就是大家口中說的愛情。』

 

《誰先愛上他的》當年諸多評論皆以愛人阿傑 ( #邱澤 /飾) 為視角,來敘述及分享這部作品,不可免俗的是當年的我也是如此。再次播放這部電影,我突然明白了同樣身為女人的劉三蓮 ( #謝盈萱 /飾) 以及阿傑的母親楊繡英 ( #高愛倫 /飾) 在以母親身份的立足點之上,在同一個時刻選擇了寬容…

 

 

『就算我喜歡你,我還是愛她呀。』

『就算你不說實話,我們還是我們。』

『那為什麼我們不能說實話?

『讓他們不難過、不擔心,是我們的責任。』

『我不懂為什麼我愛你她會難過。』

『我也不懂,但是她一定會難過。』

 

阿傑與正遠在逆風飛翔的愛情下相互依偎,原本以為可以義無反顧的愛情,終究不敵現實的枷鎖; 這已經不是愛或不愛的問題,而是,不符合旁人觀感下的愛情,就不足以被稱做愛情…早在丈夫正遠過世前,三蓮就知道丈夫愛的是男人,可天真的她相信只要努力的學習和改變,一切就可以恢復到從前; 剛開始會認為三蓮怎麼這麼自私,愛情是不能強求的道理都活了這些年怎麼還不知道?! 可隨著劇情走向結尾,我們明白了,三蓮不是不懂,而是她的家庭環境和傳統觀念沒有教她去瞭解這世界上的愛不只是二分法的愛或不愛。三蓮沒有錯、阿傑沒有錯、正遠也沒有錯,錯的是這個社會,我們正學習著拋棄既有的觀念去學習理解愛就是愛。當三蓮報復性的去告訴阿傑媽媽:「你的兒子是同性戀,他搶了我的老公。」的時候,市場裡的人潮擁擠,三蓮堅強的一滴眼淚也沒有落下,她不遲疑的向前一步步離開、頭也不回,但我們都知道在這一瞬間,她是第一次用盡了所有的心力去恨一個她這輩子最深愛的男人,一個曾經許諾她山盟海誓和地久天長的男人,只是她忽略了,這些情話,他也許不只是說給自己聽…

 

 

『三蓮每次和阿傑相處時,他們心中都會不約而同的想起在過去某個時候深愛的人。三蓮與阿傑間是如此的密不可分,牽一髮動全身; 他們只是愛上了同一個男人,他們還來不及學會釋懷就被強迫憎恨、他們還沒有時間明白寬容就已經被愛人遺棄在人生的某一個段落。』

 

那天,阿傑拖著滿是傷的身軀硬是回到舞台劇場演出時,三蓮又氣又流淚的還不忘忿恨不平的刁唸著到底為什麼還要表演?! 可當阿傑氣喘噓噓的哼著那首歌曲時,三蓮想起了,今天是正遠的百日; 傳言道過世的人會在百日的時候回到生前最留戀的地方,再看一次最放不下心的人。三蓮鼓掌了,她直至此刻恍然大悟的理解自己沒有錯、阿傑沒有錯、正遠沒有錯,這世界上只要有感情的人都不該有錯。阿傑深深地朝著三蓮的位子鞠了一個躬,三角關係徒留下的兩人明白了寬容,對自己的人生寬容、對自己曾經付出過的寬容、對自己深愛的人寬容。

 

 

『兒子啊,我把花獻給了你,我緊緊的抱住你,為我過去沒有了解你的內心的那一部份道歉。如果我此時此刻流下的淚水,可以撫平你過去及未來必然承受的委屈,那都讓我代替你落淚。』

 

只在市場賣花的阿傑媽媽,也許沒有受過什麼教育,她也曾經擔心害怕阿傑就像是『人家』說的那樣男人愛男人、女人愛女人,但是當她知道真相時,她還是疼惜著阿傑。過去的路有多坎坷,她都已經無能為力; 以後的日子該有多辛苦,她已經可以預料。她給了兒子一個最強而有力的擁抱,致過去、敬未來。

 

 

『我這麼愛他。』我們都這麼愛他,概括承受著他的愛、離去、和悲傷,曾經被賜予多少的甜蜜,那就該背負著多少的淚水的重量。

 

三蓮不只是為了保險金才糾纏著阿傑,她想知道的是他愛的男人愛上的是怎樣的男人; 三蓮想明白,這個和她愛上同一個男人的男人有過什麼樣共同的回憶? 阿傑是不是和自己一樣,都曾經被愛過? 那麼此時此刻,他們是不是同是天涯淪落人? 阿傑任由三蓮來來去去的,是不是也想再多留一些屬於他們三個人共同的回憶? 在那段回憶裡,他們各自擁有過正遠的其中一半、他們分享著正遠、愛著正遠。

 

 

『對,我就是在等宋正遠的存款、等他的房子、等宋正遠死、等他的保險金我才嫁給他的,我的眼裡就只有錢。』

 

三蓮的窮追不捨和阿傑桌上那本看了一半的小說一樣,他們都想停留在正遠還活著的那一刻,他們誰也捨不得放手。我曾經騎著我的老野狼,就停在你家的對面,我看著你即將迎娶三蓮、看著你手忙腳亂的找不到打火機點鞭炮時,我也急忙的翻找口袋,想找個打火機遞給你。

 

 

『還是,我們喝點酒、聽點音樂?

『你看這件很性感。』

『還是我去隆胸好不好?

『你說,我都會改。』

『我不介意,我原諒你,我們去看醫生,我們一起努力,好嗎?

『我可以改,我可以學,然後我就會很快樂啊。』

 

三蓮放下了自尊、捨棄了原本的自我,她只想成為宋正遠愛的人的樣子; 三蓮的口不擇言,是氣憤著被愛人背叛; 三蓮努力的想忘記正遠、想忘記曾經甜蜜的回憶。《誰先愛上他的》主軸講的是現在進行式,再藉由三蓮與阿傑的回憶拼湊起過往的樣貌。

 

 

『只是有一個小問題,我真的想了很久一直都想不通,就是一個小問題。妳是醫生妳一定很聰明,妳可不可以告訴我? 全部都是假的嗎? 沒有一點愛嗎? 就一點點都沒有嗎?

 

2018《誰先愛上他的》延伸閱讀 : http://ciaoandchumi.com/2018/10/dear-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