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自從《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與《Harry Potter哈利波特》系列陸續終結之後,感覺上除了埋入書頁中之外,自己已經好久沒有進入奇幻的魔法世界了。前陣子進戲院時,都會看到《滴答屋》的預告,廣告宣傳算是滿全面的,當時看起來就滿吸引我的,富有神秘色彩的古宅邸裡的秘密,添加點魔法的元素。即便觀影後不算完全滿意,但也還值得推薦囉。

 

 

電影最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在短短的100分鐘內,喚起我對於其他許多類似或相關作品與文本的記憶。首先,路易斯因為想重新贏得塔比的友誼而使用禁書,施展了喚醒亡靈的召魂咒。在艾薩克從棺木中伸出手來時,一時以為會看到枯骨,不過馬上長出新肉,設想大概就跟《The Mummy神鬼傳奇》裡的印和闐一樣吧。沒想到,復仇的艾薩克找上門來時,門後站的居然是臉頰凹陷的老人,他死的時候明明不是長的這副模樣阿,一定是哪裡弄錯了吧?那副長相,搭配上整部電影的調性,倒是讓我想起了《Courage the Cowardly Dog膽小狗英雄》裡的爺爺,其實真有幾分相似呢。

 

 

不清楚原著小說的設定內,路易斯是否也是一位抱著字典猛啃的書呆子。不過,在舅舅半鼓勵、半使其打退堂鼓的丟下整疊的書後,他居然也滾瓜爛熟的將書裡的內容背了下來,甚至執行了舅舅與鄰居阿姨佛蘿倫絲都不認為他現階段的年紀與功力能夠施展的血魔法。看到這裡,不禁讓人想到《Doctor Strange奇異博士》內的習藝過程。半路出家的史傳奇,居然天賦異稟,能夠快速習得高深的法術與技藝。但是,既然在《滴答屋》的故事背景下,根據強納森舅舅所言,每個人都可以學習魔法,就像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而資質好壞與否也成了關鍵,那路易斯的天分應該也不足為奇了。

 

 

《滴答屋》基本上就是部娛樂小品,但也提到了家庭與戰爭的議題。情節發展初期,佛蘿倫絲就明確對路易斯表明自己與他舅舅沒有什麼曖昧關係,但鬥嘴與朝夕相處難免日久生情,而使她掛心不下的女兒與丈夫,也在佛蘿倫絲因對路易斯升起母愛的保護之心後,不再成為羈絆她法力的哀愁,反而再次給予她建立家庭的勇氣。我倒不認為電影想談論家庭代表的意義但又沒搔到癢處,這畢竟只是部給青少年看的作品,但片中提到「有孩子就是必須24小時提心吊膽」時還是滿令人揪心的,道出佛蘿倫絲過去的傷痛與始終不敢放真感情的原因。電影當中的反派,因著戰爭的緣故希望能夠倒轉時空,其實這樣的想法跟《Avengers: Infinity War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與《The Avengers: Age of Ultron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裡反派所堅持的類似。人類危害世界最多,所以為了世界好,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人類除掉。即使故事對於艾薩克有此發想的動機除了當時經歷的戰爭外並未多談,但對於這樣的題材來說,已經為反派增添一點厚度了,雖然他仍屬於相對平面的角色。

 

 

當然原著寫於《哈利波特》系列之前,與其說是受其影響,倒不如說羅琳或是其他奇幻作品都可能受到《滴答屋》的影響。但如同不少國外影評所言,電影當中看到很多《哈利波特》的影子。從作者乖舛的家庭背景 (可是原著本來就這樣啊)、半巫師不該參與的戰爭與黑魔法等等,但這其實只是說明了不同時期的人們對於魔法的想像或有不同,但本質上都大同小異。倒是片頭路易斯拿著八號撞球算命的模樣讓我想起奈威隆巴頓與他的記憶球,可是路易斯的知識水準與聰明才智可是妙麗的等級呢。

 

說到《哈利波特》,不得不提到我是個極容易被嚇到的觀眾,《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ollow II哈利波特與死神的聖物2》裡,娜吉妮 (最近好像很夯) 朝向銀幕一躍而出的畫面,不要說整體營造就是有東西會跑出,我本來就讀過書,真真切切地確知會有東西跳出阿,但我還是狠狠地嚇了一大跳,甚至還讓身旁的妹妹因我的驚嚇而嚇到。這樣說來,恐怖大師Eli Roth執導的《滴答屋》裡突發驚嚇 (Jump Scare) 的片段還真不少,即便比較嚇人的地方應該只有一處,但整體感覺對小朋友來說似乎過於可怕了些,訂為保護級六歲以下不得觀看還算合理,不然可能會被嚇哭吧。近期這類型的電影比較親切的,應該就屬《Hotel Transylvania尖叫旅社》了吧。透過動畫的方式呈現,再怎麼可怕都還是非常可愛的卡通。

 

看到強納森那幢大宅,以及故事裡所發生的一切怪誕事務,也讓人想起經典作品《The Addams Family阿達一族》。同樣充滿詭譎的氛圍,但《阿達一族》同樣是喜劇,就像強納森舅舅會在半夜吹薩克斯風,他與鄰居佛蘿倫絲的鬥嘴,以及不愛使用貓砂盆的斯芬克斯 (Sphinx) 樹雕 (牠超可愛的,半夜薩克斯風演奏時還摀耳朵),與大宅相關的梗與笑點都搭配得恰到好處,反而是拉回學校的部分稍嫌刻意與牽強,即使原著本就有提及路易斯的學校生活,但《滴答屋》只是系列作品的第一集,作為單集電影來說,有點搔不到癢處卻又必須放入之感。

 

 

既然自己這麼膽小,看的時候頻頻擔心會出現什麼駭人的景象,而大宅最令我毛骨悚然之處,應該是強納森舅舅與佛蘿倫絲討論到「人骨鑰匙」的對話時,過去在美國文學讀過愛倫坡 (Edgar Allan Poe) 的短篇小說《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厄舍府的沒落》頓時浮上心頭。故事裡詭異又憂鬱的古宅原來藏著講述者兒時朋友的秘密,他將自己的妹妹活著裝入棺材藏入牆中,最後招致整幢宅邸斷裂化作廢墟。雖然已經知道艾薩克藏在牆中的是一個時鐘,但聽到「人骨鑰匙」的時候,還是很怕會有什麼妻子的屍骨藏在牆裡。

最後,由路易斯找出時鐘藏放位置的設定極為巧妙。當舅舅說明下了「女巫咒」代表任何男巫或女巫無論法力再高強,都無法破解。馬上令我想到《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裡,伊歐玟殺死戒靈前,對方說「沒有男人能殺的了我 (No man can kill me.)」,她掀開兜帽並瞬接「我不是男人 (I’m not a man.)」果不其然,尚未成巫也尚未擁有自己施法風格的路易斯頓時跳脫此限制,不過八號球突然之間有了魔法就比較像是為了達到目的而發生的了。

前面提到《神鬼傳奇》,沒錯,路易斯將艾薩克喚醒的法術如同第一集當中印和闐不小心就被喚醒一樣。比較無法理解的是,即便是為了重新贏得塔比的友誼,而且父母的墳墓不在附近,但在單純試驗心態下,怎麼會想到墓園隨便找個墳墓試呢?甚至還跟著召魂咒上的指針走。就算當作小孩無知好了,這個橋段也提醒了我們《哈利波特與消失的密室》裡所提到的:千萬不要相信任何會自己思考,但你看不出來它的腦在哪裡的東西。

 

 

而《滴答屋》最容易嚇到小孩的地方,除了前面提到的突發驚嚇之外,大概就是一群可怕的人偶了吧,這也是電影當中強納森舅舅最常說出「詭異 (creepy)」的場景。同樣是給孩子看的作品,甚至還是動畫,《Toy Story玩具總動員》裡其實也有令人害怕的畫面。第一集裡,阿薛把娃娃的頭拆下來裝在電動蜘蛛腳上,以及第三集裡,半夜巡查且頭能360度旋轉的娃娃,都再詭異不過了。《滴答屋》裡居然有一整個房間的恐怖娃娃,等著他們同樣恐怖的主人艾薩克回來,搭配上強納森舅舅將他們集中放置的昏暗燈光,陰森的感覺又多添幾分。

最後,路易斯練習與學習基礎魔法的片段是電影中十分有趣的部分。還記得小時候看迪士尼原創影集《Wizards of Waverly Place少年魔法師》,講述的就是一個非魔法與魔法並存於我們日常生活的世界中 (《哈利波特》就算回到麻瓜世界,都還是偏向虛構,與現代人生活還是有差距) 。而三位仍在學習的少年魔法師,除了要面對青少年時期的各種生活問題之外,還要撥時間練習魔法,他們所鬧出的笑話與生活瑣事成就了這部充滿趣味的影集。也因此,看到路易斯練習時把貓咪變成彩色沙皮貓,或是使沙發狗觸電等無厘頭的片段,影廳內也充滿了笑聲。

雖然《滴答屋》並沒有探討什麼太深層的議題,也陷入「驚大人不足,嚇小孩有餘」的程度,但如果你是一個很喜歡奇幻類型電影的影迷,而還等不及《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上映的話,就先到《滴答屋》去冒險一番吧。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