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月前,印度為2008年孟買連環恐怖襲擊舉行10週年悼念儀式,並於當時恐攻事發各地點舉辦追思活動,同時由於主嫌仍逍遙法外,美國與印度同聲譴責巴基斯坦政府態度。於此同時,第五部以此事件為本、澳洲導演拍攝的電影《失控危城》也在各國戲院上映,其中,紐西蘭因為剛發生「基督城清真寺槍擊案」而將電影下架,除了避免造成更多宗教對立,也表達對國殤的尊重。

2008年11月26日,來自巴基斯坦的聖戰士在孟買各地發動一系列恐攻,重創了這個印度人口最稠密的城市。這部緊張刺激的電影,主要是敘述在泰姬瑪哈酒店發生的事件;該飯店是代表印度多樣性與進步的知名地標。飯店員工包括知名主廚歐伯洛伊與一位文質彬彬的服務生,他們冒著生命危險保護飯店的客人。

 

-- -- --以下有劇透,防雷線在此!-- -- --

 

 

一般來說,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只要處理得當,都能引人入勝,即便是會讓人不舒服的內容,如:《辛德勒的名單》或《浩劫奇蹟》等片。片長兩小時的《失控危城》的確是緊張刺激,但彷彿少了點什麼。再怎麼說,「2008年孟買連環恐怖襲擊」也是繼911事件後的最大宗恐怖攻擊事件,但觀影結束卻不會使人痛哭流涕。不論是感嘆傷亡者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地點的不幸,抑或是哀痛人類的渺小與面對暴力時的無能為力,似乎力道不是那麼足夠。原因在於,應當要是一部歷史劇情驚悚片的《失控危城》,實實在在地拍成了一部「動作片」。這並沒有不好,但當片中所出現的暴力與血腥成為電影最激昂之處時,便失去了它做為反映史實,能夠激起觀眾情緒的意義,而成為單純的娛樂了。而曾幾何時,我們將這類的悲劇當做娛樂來看待,來消費?


「你們都有妻子、父母在家等著,離開並不羞恥。」

 


不過,往好處想,《失控危城》以歌頌泰姬瑪哈酒店裡的員工為主軸,仍舊有忠實呈現出他們的勇敢。我想,這裡所表達的勇敢絕不只是「客人是神」這樣「以客為尊」的中心思想而已。服務業的精神難道必須把命奉上?帶領廚房員工一同保護客人的主廚明白告訴下屬,甚至較高階主管,「離開並不羞恥」,而電影也呈現出有人離開,並未過度神化飯店的員工。但同時,就像另一名主管說的「我已經在飯店工作35年了,這裡就是我的家。」況且,還有誰能比他們更了解飯店,由於有他們,才能利用公務梯躲至六樓私人俱樂部,甚至在飯店起火後,穿越廚房逃生。這些展現道德勇氣的行為,遠比只是留下當槍靶 ( 史實裡不少飯店員工因保護客人而喪命 ),要勇敢多了。

 

 

另外,電影在選角上,也是吸引影迷們觀看的原因之一。首先,演出《Call Me by Your Name以你的名字呼喚我》、《The Lone Ranger獨行俠》與《The Social Network社群網站》的新男神艾米漢默,在片中飾演娶了印度妻子的美國人,為了妻兒願意冒生命危險。艾米漢默受訪時表示,自己剛拍完《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後,馬上加入《失控危城》劇組。前一天還在義大利的陽光下騎腳踏車,隔天就到印度,進入滿地是血的槍林彈雨之中,儼然從天堂掉到地獄的震撼教育。至於男主角,則是由演出《Chappie成人世界》、以《Lion漫漫回家路》入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與《Slumdog Millionaire貧民百萬富翁》的印度裔英國男星戴夫帕托飾演。因為這場恐怖攻擊的歷史意義非常重大,戴夫帕托甚至是主動爭取演出機會,希望可以參與紀念這些無辜死傷者的電影。兩位男演員,拍攝完後第一次看到飯店主廚本尊,便同聲潰堤痛哭,可以想見光是拍片現場的緊繃氣氛就很令人緊張,何況是事發當時,戰場般的飯店。

 

雖說紀念史實的用心與呈現在大銀幕上的畫面仍然怵目驚心也觸動人心,但《失控危城》終究是一部電影,而改編、虛構與史實的界線並不是那麼明顯。舉例來說,事件的官方傷亡數據裡並無俄國人,所以飾演《哈利波特》中魯休思馬份的「討人厭」英國演員傑森艾塞克,在片中貴為VIP卻用字低俗的角色純屬虛構。一開始就給女主角夫婦留下不好的印象,後來卻為女主角挺身而出,這樣刻意的劇情設定就顯得陳腔濫調。由於這場恐怖攻擊歷時60小時之久,可以想像在安全堡壘中苦苦等候大半天仍未盼到救兵的客人們,勢必會慌張,但當下真的會寧可鋌而走險離開安全堡壘,踏入不知道敵人何時會出現的飯店區嗎?雖然不知道女主角夫婦是否虛構 ( 電影最後資料畫面似乎有與女主角從保母手中接過孩子的對應影像 ),但除非當年的確有做出如此選擇者,因著自己的身分而逃過一死,不然這段設定同樣也有娛樂化之嫌。

 


電影另外受到批評的原因是,省略了「巴基斯坦」在此恐怖攻擊行動中的角色。導演與劇組解釋,《失控危城》拍攝的角度是由飯店員工與倖存者出發,因此他們對恐怖份子的身分與資訊應當一無所知。但是,做為一部紀念或希望世人藉此了解事件的作品,《失控危城》居然隻字未提槍手的來歷。劇組也指出,雖沒明確指出,但恐怖份子用的是巴基斯坦國語烏爾都語,只是這點被國外網友戳破,表示片中大部分講的是印度的旁遮普邦和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所使用的旁遮普語。因為這些細節的調整,導致《失控危城》在呈現史實上有欠公允,引起美國與印度不滿。

 

 

在查找資料的過程中,比較驚訝的是,當時有一些歐洲國家議會的國際貿易代表在飯店內。或許擔心角色太多過於複雜,大可在主廚指導下屬備餐與提點注意事項時,特別提及,以呈現出泰姬瑪哈酒店內入住賓客並非只有當地貴客或遊客,也有很多國際組織代表,而在槍口之下,他們面臨的處境與身分地位都是一樣的。當然所幸所有國際貿易代表都平安無事,但從電影當中提及槍手們希望尋找有錢人或歐美人士來看,當時這些國際貿易代表是如何脫離險境,若想盡量呈現史實,應當極為重要才是。


「這一切都是宗教引起的。」

 

 

最後,以個人認為電影當中處理最好的部分做結。《失控危城》總不是為了分化世人或挑起仇恨而拍,而是希望大家勿忘這場911後的最大恐怖攻擊,但也由於這些發生在世界各地的恐怖攻擊,讓許多人對「伊斯蘭教」有錯誤的認知。電影當中最讓我感動的一幕是,才剛指控完女主角使用與兇手同樣的語言「她是共犯」的白人奶奶,又對男主角的頭巾有意見。雖說佛教發源於印度,但其實印度最多人口信奉的宗教是印度教,其次就是伊斯蘭教,而頭巾是印度面積最大的邦「拉賈斯邦」的特色。頭巾代表著信仰、種性與祖先源起,男人在外褪下頭巾是莫大的恥辱。電影當中既已呈現恐懼造成的種族歧視存在於這群倖存者間,但導演並沒有讓男主角就默默進去廚房「避風頭」,而是走到這位白人奶奶面前,用溫柔的口吻展示家人的照片,解釋著頭巾對家族與自己的意義,但同時表示,對方是客人,若頭巾讓她感到不舒服,自己還是願意拿下。聽完這段說明,奶奶即使沒了解,應該也不好意思強人所難了吧。這絕對是最美的宗教理解與溝通了。椎心的是,男主角最後為了幫一位中槍的客人止血而褪下頭巾,但最後仍無法挽救她的性命。

相反的,正因為印度信奉伊斯蘭教者眾,女主角最後開口吟唱伊斯蘭教禮拜禱文並不稀奇。反倒是還是孩子的恐怖份子不知所措、呆立當場,而當利用手機遠端遙控的「公牛大哥」說出「就算是穆斯林也沒關係,照殺不誤」後,便徹底切割了槍手們代表穆斯林的正當性了。大部分的伊斯蘭教信眾屬於平和的遜尼派,即便是認定自己是「菁英」的什葉派,也只有少數發展成「極端派」的人成為這些發動恐怖攻擊的恐怖份子。電影在呈現歷史事件之餘,透過倖存者間的種族歧視機會教育觀眾,值得嘉許。

而以女主角與俄國人為首的六人,決定離開安全堡壘時,主廚對他們說「我會為你們禱告」,俄國人回答「這一切都是宗教引起的」。被槍手俘虜後,觀眾得以看到他胸前掛著十字架項鍊,雖無法臆測當時的回話是出於憤怒與恐懼,還是真的已不再相信上帝,「宗教」在這個題材裡,總是無可避免的。再者,女主角撥電話給媽媽報平安時,母親叫她禱告,當時的她覺得荒謬,或許也不是不信阿拉了,而是在槍手占領飯店的當下,她不做什麼都被誣陷為同夥了,她哪還敢禱告擾亂人心呢。可是,電影在拍出這些片段的同時,依舊顧及了平衡與為伊斯蘭教平反的橋段,將仇恨與問題鎖在「分歧」與「少數異數」而非針對宗教本身,雖然感覺還可以再做得更好,但礙於篇幅有限,尚有觸及已經很用心了。

總的來說,雖說《失控危城》流於娛樂化,但若能因此激起觀眾更加了解這場恐怖攻擊,同時避免更多因仇恨而起的暴力事件,也算達到效果了。畢竟,前些日子盛傳ISIS已覆滅,但成員躲藏各地,首領又行蹤成謎的情況下,各地恐攻威脅仍未降低,真的不需要更多的自亂陣腳與自相殘殺了。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