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從2005年的《Memories of Murder殺人回憶》、2009年的《The Chaser追擊者》,到近期的韓劇《Signal》與電影《The Witness致命目擊》,韓國取材自連續殺人犯真實故事拍攝的影視不在少數,可見此類案件層出不窮,其中又以《殺人回憶》與《Signal》裡提及的華城連環殺人案最駭人聽聞,甚至至今都沒破案,為南韓三大懸案之一。這次《七罪追緝令》也改編自真實故事,雖然原型文本相關資料相比之下少很多,但同樣也是為了提醒南韓人民別忘了這些惡事。

 

演過連續殺人犯才能當地獄使者

 

 

《Along with the Gods 與神同行》裡,除了可愛的德春之外,另外兩位高大挺拔、帥氣逼人的地獄使者人氣居高不下。大家都知道影帝河正宇是演出《追擊者》後大紅大紫的,甚至連歌手Zion.T的歌曲「Hello Tutorial」裡都以「河正宇級的表情演技」來推崇與形容演技高超。

 

在《七罪追緝令》裡飾演連續殺人犯的,正是河正宇在地獄裡的「同事」朱智勛。以演出《Antique西洋骨董洋菓子店》、《Ausura: The City of Madness阿修羅》與《The Spy Gone North北風》聞名的朱智勛,光是今年就有三部作品上映:《Along with the Gods: The Last 49 Days 與神同行2:最終審判》、《北風》與《七罪追緝令》。三部風格截然不同,明白顯示了他的演技,他也以本片躋身演技派演員之列,入圍青龍獎最佳男主角。雖說《七罪追緝令》裡的姜泰伍並不如河正宇在《追擊者》裡的角色,需要演出殺人時的快感與狠勁,但從片中姜泰伍時而喜怒不定,時而裝瘋賣傻,能夠主動招供,卻又在法庭上無辜地一問三不知,便能看出朱智勛下的苦功與演技了。


「大哥,你是贏不了我的!」
 
 
《七罪追緝令》描繪的故事裡,以單一殺人案件被起訴的姜泰伍,打電話給刑警金亨珉(金倫奭 飾),供出自己總共殺害七人,並主動提供線索查案。雖然亨珉叮嚀部下「全盤相信,保持懷疑」,但當他詢問姜泰伍為何要自白,對方笑而不答仍舊使他百思不得其解。況且這七案除了已定罪的一案之外,其他要不追溯期已過,就是證據不足,也才能讓姜泰伍自信的對其嗆聲「你是贏不了我的。」一次起訴,證據不足無罪判定後,即將被調職且失意的亨珉找上過去也因為買通嫌犯求線索苦查未結案件,最後搞到自己家破人亡、傾家蕩產的刑警前輩。前輩告訴他,「這種犯人往往熟讀訴訟法,給的線索虛虛實實。當你被其他案子耍得團團轉,眾人都當你是放羊的孩子時,他連原先已定罪的案子都要拿來翻案,這就是他自白的目的!」聽完這段話,亨珉雖然還未放棄,但卻更加小心謹慎審視未來姜泰伍提供的線索與言詞。

「只殺到Lucky Seven阿!」
 
 
劇本發想來自於導演觀看韓國節目《그것이 알고싶다 Unanswered》第869集討論到此案件,與前述提到多部作品拍攝緣由相同,希望南韓人民能夠記得這些曾發生過的刑案,於是經過五年的籌備拍攝完成。故事原型,雖說與電影當中一樣,有真有假,但當時嫌犯招供的案子有11件之多。《七罪追緝令》裡,刪減到七案,一方面可能是因為礙於篇幅無法每案都呈現 ( 片中僅拍攝五案 ),一方面或許是為了「7」這個數字在許多面向上所代表的意義。1995年的經典電影《Se7en火線追緝令》便是講述「七宗罪」的連環謀殺案,該片應該也是為何中文片名由直譯的《暗數殺人》改為《七罪追緝令》的原因。另外,片中姜泰伍曾提到,自己將屍體分屍為七份,就像《哈利波特》裡,佛地魔製造了七個分靈體一樣,尤其,對姜泰伍來說,這個數字還是「Lucky Seven」呢。

連續殺人犯追久了也會變沉著
 
 
捧紅河正宇的《追擊者》裡由刑警變為皮條客的關鍵人物,與《七罪追緝令》窮追不捨的刑警,都是由金倫奭所飾演。撇開為角色量身訂做的個性 ( 畢竟皮條客就得痞一點 ) ,金倫奭本人在詮釋類似類型的角色上演技也大大進步。比起《追擊者》裡只懂得逼供與追打,在《七罪追緝令》裡已蛻變成無論查案過程中遭遇什麼困難,都能面不改色的沉著應對。全片中最令人動容之處也是由他所說,姜泰伍委任律師在法庭上指控亨珉用錢買通被告,法官詢問他最後還有什麼話要說時,亨珉想了一會說出:「站在被害者的立場,想想被害人在死前最後一刻會有多害怕,而且殺人是會上癮的,15年後,這小子也才50歲,絕對還有力氣繼續犯案。為了這個緣故,我必須讓他繼續留在牢裡。」
 
無人知曉的黑暗數字
 
 
姜泰伍之所以先前能夠不受追查,就是因為他手下的受害者們都是處於社會底層的人,因此即便通報失蹤人口,警方也沒有認真看待,所以錯失良機,這也是韓文與英文片名裡的意思 ( 原片名《暗數殺人》為韓文直譯 ) 。Dark Figure of Crime,或Hidden Figure of Crime,在中文稱為「黑暗數字」,指官方數據上未能有效反映出來的統計資料,光是「Dark Figure」本身也多指罪案的數字。不管是證據不足的未結案件,或是檢方認定有罪但法院審理無罪,都屬於黑暗數字之列。除了提醒社會大眾這些曾經發生的歷史事件之外,導演拍攝本片還希望能夠喚醒大家對「黑暗數字」的重視

《七罪追緝令》上映前曾受到受害者家屬抵制,抗議犯案地點與手法幾無改編,與原案件完全吻合,造成家屬二度傷害。電影公司為此公開道歉,最後才順利上映。整部片沒有如《追擊者》般仔細刻畫犯案經過的血腥畫面,主要是平穩地講述辦案過程,時而穿插當時案發前的狀況,觀影結束不會有太深的陰影,而故事原型的犯人在該刑警於後續一案掌握關鍵證據之後被判無期徒刑,並在今年七月於個人牢房中自殺身亡。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