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美甲的知識便滔滔不絕的美甲師黃怡娟,北台灣出身的她遠赴北海道從零開始修習專業的美甲知識,直到投入日本職場實戰的心路歷程,值得有相同夢想的妞妞們參考。

 

 

 

從109辣妹與漫畫描繪出的日本夢

SOURCE:photo-ac.com

自小即接觸許多日本文化,憧憬著少女漫畫裡令人心動不已的戀愛情節,亦或是電視節目裡熱鬧多彩的祭典活動,對在日生活的嚮往之情可以說是很早就開始萌芽。國、高中時期正逢日本澀谷109辣妹風潮席捲,當時就已經注意到辣妹們搶眼的指彩藝術。歷經和同學們互相團購指甲油到學校偷擦的回憶,漸漸地也塗出了興趣,更決定在大學畢業後前往日本繼續深造。

 

 

 

 

語言學校與美容專門學校的歷練

SOURCE:黃怡娟

雖然不能說是從零開始,但一來到日本當地馬上就發現在台灣自學的日語明顯不足。先進入北海道友人推薦的語言學校進行紮實的訓練後,也開始思考下一步應該如何走。在一次參訪美容專門學校的OPEN CAMPUS時,被當時展出的一系列美甲作品深深震懾,更加堅定了立志成為美甲師的決心。「那時候看到自己熟悉的動漫角色躍然『指』上,覺得佩服也更期待有朝一日自己能做到一樣的事情。」她笑著說。

 

接下來在美容專門學校首先遇到的難關依舊是語言問題,即便已考得N2的認證,要如同在地人一般流暢溝通仍非常困難。「有一堂課是在學習時尚穿搭,老師會要求學生輪流介紹今天的穿搭重點。不光是無法用日文精準說明的挫折外,對當時還很窮的留學生來說更怕自己的衣著比不上其他同學。」她如此說。而除了技能的實習之外,美容學校也會要求在校學生必須考取相關證照。「剛入學前半年就先考了5張美容業相關的證照,美甲的部分更是要考6張,還外加1張開店必備的衛生管理證照。」她接著補充說明「最難的其實不是考這些試,而是如何抓到美甲的每一個小細節。非常感謝後期有同學願意陪我在課後惡補,也讓我能更體會到美甲藝術失之毫釐,差以千里的真諦。」

 

 

 

尚未被許可的美甲師工作簽

SOURCE:photo-ac.com

話鋒一轉,談起在日本以美甲師就業的過程。截至目前日本政府並未正式允許外國籍的美甲、美容師在日本以「就勞簽」(俗稱工作簽證)的方式定居工作。取而代之的是頒予一年的「就職簽」,名義上其實是允許持有留學簽證的畢業生,從事為期一年的「就職活動」。這個簽證和留學簽相同,將允許持有者每星期少於28小時的工作,並在這一年的緩衝期間想辦法再換其他如打工度假簽等的長期簽證。

 

申請時必須要檢附畢業證明,還有足以支持在日生活的財力證明,以及有在進行就職活動的相關證明。「當時是由學校幫我提供推薦函,外加美甲師的工作也證明了有固定收入,因此算是順利地把這個就職簽用到期滿。」她如是說。

 

 

 

美甲師的甘苦談

SOURCE:黃怡娟

一提起美甲師的工作,很明顯感覺得到她難掩的雀躍之情。「一開始的前兩個月像是學徒般,還不能正式在第一線為客人服務。當時會先廣徵願意給我試畫的模特兒,只跟他們收最基本的材料費,幾乎等於免費幫她們進行指甲彩繪。」接著說「即便有願意合作的模特兒,偶爾還是會為了加強熟練度,私底下請前輩們出借他們的玉手讓我練習,只希望自己能盡快追上大家的腳步。」

 

工作中也難免遇到沮喪的事,舉例像是「曾經有客人邊做沙龍一邊和友人通電話,只要一笑就會大力晃動手腳,真的很怕一個缺失就削到她的皮膚,這樣很可能會造成那次的費用全由美甲師負擔賠償。」畢竟魔鬼總藏在細節裡,她堅持每一次彩繪都必須屏氣凝神、全神貫注地完成。

 

SOURCE:黃怡娟

「剛開始正式接客的時候,本來很擔心會不會因為自己是外國籍招來惡評,但後來有幾位年輕的客人意外地非常聊得來,也會互相交換像是COSPLAY的情報等等,讓我覺得十分感動。」她笑著說。在日本其實不容易交到知心的朋友,對於能成功打破界線與客人建立良好互動,覺得是除了畫出自己滿意作品之外更重要的額外收穫。

 

 

 

不允許怠惰的美甲之路

SOURCE:黃怡娟

現在由於日本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緩和的緣故,原本四月初回台短暫歇息的計畫被迫大幅延期。即便如此她仍利用手邊有限的資源持續精進自己的技術。「我有追蹤好幾位男性的美甲師社群帳號,也被他們豐富和精細的畫工深深折服。欣賞的同時更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輸給他們!」。一方面繼續加強美甲練習,一方面也準備好下一波打工度假簽證,隨時維持能馬上進入職場的狀態,是她現在最重要的生活目標。

 

SOURCE:黃怡娟

最後,她想對有相同夢想的妞妞們說「想完成一件事只有一種方式,想逃避一件事卻有上千條藉口。」很多人都會問她如何辦到了這麼多事,但卻在聽完意見後又嚷著自己做不到。在她眼裡看來自己並不是比較特別,而是比這些人更有決心要去實踐而已。她強調「只有想不想做到,沒有做不到。」並祝福有志者事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