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好萊塢大導演,不論是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馬丁爺爺(Martin Scorsese)還是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伍迪‧艾倫(Woody Allen),最年輕也都65歲以上,更別提近年來仍創作不輟的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已值90歲上壽之年,就連我們最熟悉的李安導演也已經65歲了,稱呼「年僅」50歲的克里斯多夫‧諾蘭為「年輕」導演尚不為過吧。30歲拍攝第二部電影就嶄露頭角的他,善於在作品當中探討道德、記憶、哲學、時間與社會學等複雜的概念,所以廣為影迷喜愛。月底即將上映的《天能》只是諾蘭的第11號電影而已,一起來細數過去這十部作品的特色吧。

 

 

1996年,26歲的他拍了處女作《追隨》。即便是克里斯多夫十部電影當中水準最低的一部,也已經是上乘之作。當時製作預算有限,他確保每場戲都必須經過多次排練,以便正式拍攝時只需使用一、兩顆鏡頭,從此處就看得出克里斯多夫‧諾蘭對作品品質的堅持。同樣為了節省成本,除了身兼編導與攝影之外,他還參與了布景與剪輯的工作,而劇組其他人員也多是他倫敦大學學院電影社的朋友,算是非常克難的拍攝完這部電影。這部新黑色犯罪驚悚片講的是一位跟蹤癖的故事,而且在第一部作品諾蘭就採取非線性敘事,不但奠定了自己說故事的風格,即使該片評價兩極,當時的影評人們也已經認為他大有可為。

 

 

四年後,改編自弟弟強納森‧諾蘭短篇小說《死亡象徵》的電影《記憶拼圖》帶克里斯多夫登上奧斯卡的舞台。雖說僅獲提名,但對一名30歲的導演來說,已經是很大的成功。在這部作品當中,他再次採用非線性敘事的手法,並且開始玩弄記憶題材。從《追隨》的三線敘事到《記憶拼圖》的雙線敘事,克里斯多夫‧諾蘭更懂得如何帶觀眾進入他的思維,透過黑白與彩色區分出兩條線,並且讓倒敘與順序的故事最終接在一起,形成既令人困惑又再清楚不過的呈現方式。《記憶拼圖》在他的電影當中多半被認為僅次於《黑暗騎士》,在當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剪輯與最佳原創劇本提名。

 

 

下一部作品奠定了諾蘭拍攝驚悚片的形象,雖然後續他也創作了不少原創劇本,但這部電影同時向大眾證明克里斯多夫改編他人作品的能力。《針鋒相對》改編自1997年的同名挪威電影《天光光心慌慌》,再次運用他「顛倒是非」、「混淆視聽」的能力,讓觀眾在觀影過程中無法掌握確實狀況。這部作品則是碰觸到判斷能力與睡眠等題材,雖說還沒有深入到夢境,但已能推斷導演開始想要往潛意識的題材走。《針鋒相對》也是克里斯多夫‧諾蘭少數沒有受奧斯卡提名的電影。

 

 

不過,就算前面三部作品獲得不錯的回響,但真正讓他聲名大噪的要屬重開機的《蝙蝠俠三部曲》了。身為DC除了超人以外最受歡迎的角色,蝙蝠俠早已拍過很多部大銀幕電影,接下這個重責大任不能說沒有壓力,但是,諾蘭不僅從容應對,更把系列拍到巔峰。與過去呈現打鬥與英雄帥氣的一面不同,他深刻挖掘了蝙蝠俠內心深處的動機與感情,雖然第一集《蝙蝠俠:開戰時刻》是三部曲當中評價最差的,但也入圍了奧斯卡最佳攝影獎,只能說克里斯多夫的「最差」跟別人是不同檔次的。

 

 

緊接著,2006年,他帶著拍攝《蝙蝠俠:開戰時刻》合作愉快的幾位夥伴,著手拍攝改編自1995年世界奇幻文學獎的同名作品《頂尖對決》。這也是克里斯多夫‧諾蘭與弟弟共同編劇的第一部電影,同樣利用了兄弟倆最擅長的非線性敘事展現說故事的技巧,拍出一部猛燒觀眾腦力的驚悚片。以魔術為故事主線本就引人入勝,加上他自己宛如魔術師般的剪輯、敘事與運鏡,讓觀眾從頭到尾都目瞪口呆地看著不知是導演功力還是角色魔術的招式。不只是電視台至今都還會輪番播放,收視率爆錶的作品,也在當年入圍奧斯卡最佳攝影與最佳藝術指導。

 

 

可能是與哥哥合作編劇寫出心得來了,到了要拍攝《黑暗騎士》時,強納森又再度與哥哥聯手,寫出諾蘭有史以來最令人驚豔的劇本。他們選取了史上第一位漫畫超級反派「小丑」作為本集的反派,由於小丑同時是流行文化最具代表性的角色之一,而且也是史上最偉大的漫畫惡棍與虛構人物,因此光是蝙蝠俠與小丑的對立,就夠吸引觀眾買單,再加上飾演小丑的希斯‧萊傑入木三分的演出,讓《黑暗騎士》一舉登上史上最棒的作品之一。也讓他在受到奧斯卡青睞多次後,終於讓團隊成員上台領小金人,雖說入圍八項,只得最佳男配角與音效剪輯,但也讓全世界認識克里斯多夫的名字。

 

 

接下來,帶他再創新高峰的是《全面啟動》。相信每個人都做過清醒夢吧?也就是在作夢時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夢境當中,可是,最多可以到第幾層呢?克里斯多夫‧諾蘭把夢境與潛意識的概念帶入自己的電影中,正式進入科幻電影的範疇,拍出這部科幻動作驚悚片。姑且不管作品有沒有科學根據,光是片中設定的「五層夢境」就夠讓全世界影迷在觀影過後開一整年的讀書會了。後續引起的口碑效應比電影本身還值得討論,不過當然,《全面啟動》的魅力仍舊強大到光是十週年就值得出紀念版讓影迷們在大銀幕上回味。其中很大的突破是,他終於入圍金球獎最佳導演獎項了,雖然仍然空手而歸,但在諾蘭自己的版圖上,又前進了那麼一小步。

 

 

原本因為《黑暗騎士》的優異表現,讓他質疑了拍攝第三集的想法,但是最後依舊同意執導筒。雖說最後《黑暗騎士:黎明昇起》的成果在克里斯多夫的作品中的確屬於中庸之作,但完結了一個極富時代性的系列,也算是完成了階段性任務。即便在獎項提名上毫無斬獲,甚至由於前作反派小丑的平民起義形象與整個系列作品給人的黑暗正義,而發生美國科羅拉多州的戲院槍擊案,讓宣傳蒙上陰影,但無可否認他為這個系列畫下了完美的句點。

 

 

或許拍攝《全面啟動》燃起了克里斯多夫‧諾蘭的科幻魂,告別蝙蝠俠之後,他再度與弟弟聯手撰寫科幻電影《星際效應》的劇本。後來陰錯陽差因為科幻大導史蒂芬‧史匹柏無法拍攝,遂由諾蘭接手,製作過程不但諮詢物理理論學家,甚至延攬其成為製片與科學顧問,算是考究極為徹底的科幻電影。但是,星際效應也是許多人認為他的作品當中最為「過譽」的一部,簡單來說就是評價兩極,甚至有人認為克里斯多夫優異的劇本都是出自弟弟之手。也是在此時,由於網路上針對他的論戰而開始有了「諾蘭粉」的稱呼。反對聲浪也是其來有自,因為奧斯卡又再次拿下技術獎項的最佳視覺效果了。即使克里斯多夫‧諾蘭精湛的說故事能力早已無庸置疑,但仍缺一座講座來肯定他的導演實力。

 

 

2017年,諾蘭首度嘗試驚悚戰爭片,一般觀眾的反應一致認為《敦克爾克大行動》是部水準之上的作品,反而是他的死忠影迷們開始出現兩派論點。可能是無法接受克里斯多夫拍攝一部不燒腦的電影,但諷刺的是,《敦克爾克大行動》帶他到至今離奧斯卡最佳導演最近的地方:提名,況且誰也不知道這部由克里斯多夫‧諾蘭獨自創作的原創劇本,會不會是他一直以來想說還沒說的故事。最後作品拿下奧斯卡最佳剪輯、音效剪輯與音響效果。

 

如今,《天能》即將上映,好巧不巧碰上疫情,檔期一延再延。作為諾蘭的第11號電影,我們不知道這部科幻動作驚悚片是否能夠帶給我們《黑暗騎士》的感動與震撼,也不知道它是否能帶給導演一座奧斯卡最佳導演,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位依然堅持著膠捲浪漫的導演,讓不少人都在電影院門口等著,等待再與他獨特的電影魅力相聚的那一天。我會去看,你會去嗎?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