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相處,就好像在玩兩人三腳的遊戲,儘管有人很認真,但如果不能配合同伴的腳步,就很容易絆倒跌傷。或者,我們自己很認真玩遊戲,對方卻一點都不在意,可能會讓我們氣得想解開繩子自己跑,或甚至想換一個搭檔算了。只是,把對方換掉,難道就讓彼此好配合,解決問題嗎?

 

韓國精神科醫生兼作家文耀翰就要告訴你如何找尋自我關係平衡、重建心理界限!

 


 

《守好你的心理界限,療癒你的內在小孩》內容摘錄 

  

一個人會陷入情感枷鎖,並非只是個人單方面的問題。會形成情感枷鎖,需要兩個人―容易被情感枷鎖困住的人,以及對他施加情感枷鎖的人。事實上,情感的流動宛如病毒般,具有強大的感染力。當我們與快樂的人在一起,心情當然愉悅;若與憂鬱的人在一起,心情則會莫名低落,對方的情感會不自覺的滲透到我們的身體裡。但每個人的情感傳遞力不同,有人會強力散播自己的情感給他人,也有人不容易顯露情感且不受影響。此外,每個人的情感免疫力不同,有些人易被他人情緒所感染,有些人則相反。這是因為在人的自我裡,有一個扮演「情感過濾器」的心理界限。很容易受他人情感影響的人,他們的過濾器過於鬆散,不易被感染的人則是過濾器太緊密。

 

常利用負面情緒綑綁對方至不得動彈的人,稱作「情感控制者」。其實這種傾向的人大多是無意識的,他們不會從一開始就把這種特質表露於外。他們在其他人眼中的形象,最初可能親切和善,但相處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就會慢慢顯現出自己的控制欲望與獨裁思想,強求他人跟隨自己的主張與想法。他們在剛見面時可能就會說:「你跟我之前遇到的人不一樣」、「沒有比你更好的人了」、「我們真的很合耶」、「我會對你負責的」、「你在我身邊,我就會有力量」等等甜言蜜語,表現出特別的關心和照顧,讓對方感覺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然而這類的甜言蜜語和體貼不會持續太久。對方開始產生暈頭轉向的感覺,實際上就是被操控的感覺,看似普通的投降,其實情感控制者是在利用投降來控制對方。有時說好話、有時威脅,有時利用參雜著淚水的訴苦,持續要求對方遵照自己的意思。

 

這種模式常見於夫妻或親子關係之中。情感控制者不尊重對方的自主性,而且他們無法忍受對方脫離於自己的掌控。當情感控制者是父母時,通常會聽到他們說:「都是因為你,讓我快受不了了!」、「你想看看誰先死嗎?」、「我對你做的就只有這些嗎?」、「我辛苦養你,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另一方面,如果是由孩子操控父母的情感,他們會說:「你幫我做過哪些事?連一點都沒有! 」、「我真的是你們懷胎十月的孩子嗎? 」、「你們生我,就是為了要我做這些事嗎?」不管是哪一方的情感控制者,都是抓住對方的弱點,可能顯於外或以隱蔽的方式,依自己的意思控制對方的情感。

 

這時,會有人疑惑,在任何一種關係裡,我們多少都會有這些程度的爭吵,不是嗎?的確,任何人在生氣時,的確都可能為對方帶來傷害。然而,情感控制者與一般人的表現確實大不同。

 

他們最大的特徵,是將自己犯的錯和問題轉嫁到對方身上,使對方懷疑自己,變成對方的錯。

 

在一般的人際關係裡,爭吵會是一次性與一時性的。人們回想當時的情況,會發覺自己把話說得太重而感到心裡不舒服和愧疚。相反的,情感控制者卻不這麼認為。他們不懂得猜測別人的心理,單方面將自我的情感強加在別人身上。他們期望的是支配他人,非理解他人。從頭到尾,他們一直認為關係的衝突是對方的責任,自以為是受傷的一方。因此,他們執意於遵循自我意識,而將對方的情感掌控在手中。此現象稱為「投射性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一般來說,投射(projective)是指「將自己難以接受的情感問題轉嫁成對方的錯誤」。

 

而「投射性認同」則是指「使自己的情感或問題,以引導和操控的方式,讓對方認為是他的責任。使自己的情感問題變成對方的責任。」換句話說,就是「把自己的情感問題變成對方的責任。」將問題比喻為一顆球,「投射」是將球丟向對方;投射性認同是到對方身邊,將球交付對方的手中並讓他緊握住那顆球,導致對方不能張開手,而且對方除了接受以外,別無選擇。過程中,他們如同讀心術師,完美操縱對方的意圖與情感,使他人信服於自己,像是:「我知道你心裡一直無視我啊! 」、「別說謊了,你就是喜歡看我生氣、不知所措的樣子!」如果沒有經歷過這種狀況,就無法了解他們的控制欲有多強大。

 

via GIPHY

 

哪種人會被控制?

情感控制者的對象終究會漸漸感到疲憊。當情感控制者說: 「我會生氣,都是因為你!是你讓我變成這樣的! 」企圖將過錯歸咎於對方時,起初可能會遭到反駁: 「這怎麼會是因為我? 」但情感控制者不會就此退縮,他們進階使用「我因你而生氣的理由」向對方訴苦,強求對方認同他們的想法。假使對方還是不認同,就再次生氣大喊: 「你為什麼不承認? 」或是不言一語,將對方視為透明人,直到對方受不了,讓對方產生「對!算我錯好了! 」的心態。儘管如此,情感控制者不會就此罷休,他們要的不是道歉,也不是和解,而是讓對方產生無力感。

 

隨著時間流逝,對方會喪失自信心和自主性,並接受「我是讓對方生氣的人」的投射性認同。原本只是「算我錯好了」的心態,變成自己是「真正有錯的人」。對方一旦屈服後,情感控制者就會開始變本加厲。「你也和別人一樣傷害我」、「遇見你是我人生中的不幸」、「你是一個只顧自己、自私自利的人」,利用這些話語,無止盡的將過錯轉嫁於對方。像蜘蛛以蜘蛛網牢牢纏住落網的蝴蝶,情感控制者利用各種情感枷鎖綑綁他人,以自我期望的方式控制與支配對方,兩人的關係便形成垂直的關係。

 

同時,情感控制者藉此脫離痛苦,獲得力量與成就感。然而,被操控的人,由於無法倚靠自己的力量脫離情感控制者的操縱,並對此感到疲憊。所以每次只要一捲入情感漩渦,即使厭煩,也分不清到底是誰的問題或錯誤時,就當作是自己的問題。美珍和男友的關係即為典型的案例。雖然美珍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產生模糊不清的情緒,但她卻認為這些問題都是自找的,陷入對他人的罪惡感和恐懼的思惟裡。另外,情感控制者不僅是單方猛烈攻擊和批判對方,他們還會安慰那些被他們控制的人,給對方希望。如果對方真的太過痛苦,他們就哄哄對方,甚至向對方道歉。假設對方乖乖聽話,就說一點甜言蜜語和送禮物當補償。這時,被控制者會錯把補償當愛意,深信這是情感控制者正在改變的證明,抱持著「只要我努力,我們的關係就會變好」的希望。當然,幻想很快就會破滅。那麼,情感控制者可以操縱所有人的情感嗎?當然不能。儘管是一位技術高超的催眠師,也不可能催眠所有人。催眠感受度高的人,方能進入催眠狀態。在人際關係裡,也是一樣的道理。例如:常嘮叨的人與常被嘮叨的人、加害人與被害人、情感控制者與情感易被控制者,兩者是互相綁在一起的。

 

自我的心理界限較鬆散的人們,即是自我世界未能健全的人。他們不懂得如何過濾他人的情感、表達自我主張,所以他們會原封不動的接受對方的想法,成為情感被控制者。基本上,情感控制者能本能的辨識出心理界限鬆散的人,並操控這些人。但如果對方是心理界限健康的人,就不易被操控。一開始雖然沒有發覺對方是情感控制者,但當心理界限健康的人發現問題後,即可自行排解和斷絕持續衍生的問題。

 

情感控制者擁有一個僵硬且封閉的心理界限,故不太受對方情感所影響。但是,被控制者的心理界限因較鬆散開放,很輕易的吸收對方的情感,甚至將控制者的控制與干涉視為關心與愛意。儘管事後會發覺自己被控制的事實,但在被情感枷鎖綑綁的狀態下,已無能分辨哪些是對方的問題、哪些是自己的問題。就像我們能夠分辨得出油與水,但若各種顏料全部混進水裡,就無法看出來了。結果,大多數人選擇抱持著只要忍受和努力就會變好的希望,形成隸屬的人際關係。

 

令人驚訝的是,一部分的被控制者即使被剝削,還是會選擇繼續維持關係,因為維持下去比斷絕關係讓他們感到更安心。藉由他們這種有總比沒有好的心態,我們可以窺探出人類是天生的社會性動物。

 

 

本文摘自《守好你的心理界限,療癒你的內在小孩:善良的人,不一定要這麼辛苦!教你懂得保護自我,親近他人,擁有生活「自我決定權」的訓練》

 

守好心理界限,找回關係的自我決定權
重建心理界限練習×自我安慰方法×鍛鍊心理界限
我們都能活出快樂自信的自己


★人際關係困難,不在於不夠努力,
而是心理界限出問題。

不懂得拒絕別人,習慣性為他人著想,換來的只是心累?
→保有善良之心不對嗎?其實那只是不成熟的善良;不是善良,而是自我太脆弱。

「我以為我做好,我們的關係就會變好……」
→你知道你被情感枷鎖綑綁住嗎?哪種人會被控制?

人與人相處,就好像在玩兩人三腳的遊戲,儘管有人很認真,但如果不能配合同伴的腳步,就很容易絆倒跌傷。或者,我們自己很認真玩遊戲,對方卻一點都不在意,可能會讓我們氣得想解開繩子自己跑,或甚至想換一個搭檔算了。只是,把對方換掉,難道就讓彼此好配合,解決問題嗎?

★身體疼痛的時候我們都懂得照顧身體,
人際關係出了問題,
為什麼不懂得照顧自己?


建立心理界限並非只有安慰自己,
它是重新建造人際關係的變化心理學。

◎不健康的心理界限分為四種類型,找出你傾向哪幾類,對應自我訓練的方法
順應型:不願與人產生衝突,不懂如何拒絕或表達自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情感、身體訊號及興趣。
照顧型:你開心我才開心 ,但無私奉獻的關愛,只會促使對方依賴自己,變成讓雙方都很辛苦的病態關係。
防禦型:總是要劃清界線和保持距離,不信任是他們的核心問題, 在人際關係中,「危機感」總是優先於「親密感」的出現。
支配型:高度自我中心、看似自信滿滿,但對於一點點批評和挫折感到恥辱,
習慣利用支配與剝削形成人際關係。

◎重建心理界限的關係練習
1.理解自我關係史。
2.練習治療依戀損傷。
3.以自我表現訓練的P.A.C.E四階段法,建立屬於自己的心理界限。
4.練習說「不」,從生活小事開始找回自我決定權。
5.有我在的地方,就有人際關係──創造「自我的世界」。 

 

 

作者:文耀翰

出版社:新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