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裡始終有一種淡淡的、幽幽的脂粉香。

 

為了這事小惠不知和我吵了多少次架,她總懷疑有別的女孩來過,而我卻瞞著她,這其中當然有不可告人之事……我把所有認識不認識的神明都請出來發誓,她還是噘嘴含淚的不信我,最後只好發重誓:「若有半句虛言出門就給車撞—」她當然捨不得我說「死」,急急用嘴唇堵住了我。

 

一番纏綿之後,她還是猛然坐起來說:「可是我真的有聞到!」我翻身摟住她說:「那是我的體—香。」她大笑我厚臉皮,換我用嘴唇堵住她,但這個時候,我清清楚楚聽到另一個女孩嘆氣的聲音。

 

強打笑臉送走小惠之後,我一個人在房間越坐越冷,關上所有的門窗都沒用,有人六月天還在發抖的嗎? 一定是哪裡不對勁了,「不要怕,我不會害你的。」聽到這若有似無的聲音,我嚇得滾下床來,「誰? 誰在說話? 妳在哪裡?」我想衝出去喊救命,但一定被鄰居笑死,對了,會不會是「幻聽」,根本是我自己發神經?

 

「我在地板裡面,就是你腳踩的地方。」我嚇得跳起來直跺腳! 果然地上斑駁的痕跡,隱約看出是一個女孩的身形,少來了! 一定是樓下住了一個調皮女房客,故意透過薄薄的壁板來嚇我的,我二話不說,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就衝到樓下,正好看見一個中年男人在搬家,「你……不住了?」他一臉驚惶,看看四下無人才附耳過來:「這房子不能住,鬧鬼呀! 天花板裡面,老是有個女的在講話……」他的天花板不就是我的地板嗎? 我忽然覺得腳底發涼,一股冷氣從背脊直竄腦門……

 

 

source: pakutaso

 

 

我戰戰兢兢的回到屋裡,心想自己無論如何找不到這麼便宜、又離小惠公司那麼近的房子,可不可以和這個女……生商量一下,說不定她和聶小倩一樣善良可親?

 

「喂,」我敲敲地板,「不要打我的臉。」又把我嚇了一跳! 看來她不只靈魂,連身體都在裡面,不過她大概是出不來的,似乎也不用太怕她……膽子一壯,我就要求她別來打擾,尤其小惠在這裡時更不可以,如果她有什麼要求我會「盡力」幫忙。

 

她聽了只是嘆氣,那種輕輕的、長長的,聽了好像會讓人腸子都斷掉的聲音,我該問問她那想必悲慘的身世了。果然她遲疑了半晌,就告訴我她在附近的公司上班(和小惠同一家工廠!),和一名某大的學生同居(和我念的是同一所學校!),本來兩人感情很好的,不料她又愛上另一名同事,要求和大學生分手,對方不依,爭吵之下失手打死了她,於是連夜把屍體搬到這個當時還在蓋房子的工地來,將她藏在兩層樓的鋼架之間,天亮時機器開動轟隆隆的灌上混凝土……從此她就在這個世上消失了,直到現在家人還不放棄尋找這個「失蹤人口」,而她的一縷幽魂,也就永遠被禁錮在這兩層樓板之間,「這男的太可恨了! 要不要我去把他抓來,讓妳……報仇?」我咬牙切齒,她卻輕笑一聲。

 

「不必了,我並不怪他,倒是你……」我? 關我什麼事?「小惠想離開你,你知道吧?」我廢然跌坐在地上,也不管是否壓到她哪裡了,小惠確實越來越冷淡了,做愛時不怎麼專心,有一次去公司接她也看見她和一個男的好親熱,她也許還不忍心、也許還在等好的機會告訴我—真有那一天的話我一定會瘋掉的,不,我寧可兩個人同歸於盡!「你……放過她好不好?」聲音輕的有如在我耳邊吹氣。

 

「不行! 她走了,那我一個人怎麼辦?」

 

「我陪你……」她說著,忽然有一股暖暖的氣流從地板滲出來,輕輕圍繞著我,將我緩緩推倒,我閉上眼,彷彿感覺有千百隻手在撫慰著我,讓我進入另一個太虛世界,但我還回得來嗎? 我奮力掙扎著問了最後一句:「妳……妳叫什麼名字?」

 

「我也叫小惠。」

 

 

 

 

本文摘自《對不起嚇到你》

 

 

最精煉的短篇,最驚悚的凝視

苦式驚魂20年後再現!

歡迎體驗,背脊發涼、腸胃翻攪,

卻爽到不要不要的暢快!

 

可怕得幾近喪膽;哀傷時令人想哭,

更有嘲諷眾生的啼笑皆非。

一舉刺激您的嚇點、淚點、笑點!

當無聊、壓抑、焦慮四下瀰漫,

還好我們可以讀恐怖小說鍛鍊腎上腺素。

 

 

驚。

屋樑上垂吊著、地板下掩埋著,

還有尋不著出口的隧道……

在無法脫逃的時間迴圈中,凍結最驚恐的剎那。

 

怪。

用超能力來偷情,當嫦娥淪為富商小三……

這些映照出來的,是他者的怪誕,還是自身的荒謬?

 

悲。

走廊輕巧的腳步、牆上熟悉的影子,

以及深夜固定響起的鈴聲……

迷途人世的鬼魂,留念的都是往日情懷。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者: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2011年開始,陸續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語》,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2013年寫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2015年《請勿對號入座》,則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描寫各種奇人異事,2016年《短短的就夠了》精選出版,描寫人世的荒誕無稽,再掀膾炙人口的「極短篇」風潮。同年12月推出《熱愛大自然  草木禽獸性生活》,以生動筆調寫下動、植物五花八門的繁衍方式,成為臺灣第一位「動植物兩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