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對於郭修彧來說,從來就不是一個選擇題。從小到大浸淫在音樂的環境後從此沒有離開過,對她來說,音樂似乎是她與生俱來擁有的一項能力,是她的血與肉,無法分割。「小時候會拉著爸爸的手去彈鋼琴,爸爸覺得我看起來對音樂很有興趣,所以找來了鋼琴老師,學完鋼琴換學小提琴,大學找不到喜歡的科目,所以又選了音樂相關的大學。『我不記得人生中沒有音樂的日子』

 

 

 

來自於馬來西亞的她,為了能夠挑戰自己,因此到台灣發展自己的音樂事業。跟著同是出生異鄉,在台灣擁有很好發展的戴佩妮學習,她發行的專輯都由戴佩妮親自製作,包括近日發行的第二張全創作專輯《盲點》。「以前我習慣自己關在房間裡寫歌,但在寫這張專輯的歌曲時,有一首歌我怎樣都寫不出來,有一天到佩妮姊家,兩個人一起完成這首歌。這是我第一次在有外人的地方寫歌,這次的經驗幫助我很多。」

 

 

 

不只是在寫歌,有時候修彧甚至會寫出自己無法唱的高難度歌曲(笑),加上錄製Demo時是獨自一人,在自在的環境中可以隨意就唱到自己想要的感覺,但一到錄音室卻唱不出Demo的情感。「我很常會把事情複雜化,佩妮姊建議我要學會放慢、簡單化。」

 

 

 

〈擋箭牌〉這首歌就是如此。在家中寫完歌,唱Demo一切都很輕鬆自然,但一到了錄音室,她怎樣都唱不出想像中的樣子。「我開始對自己寫的音樂有陰影,所以我甚至為了這首歌,還去上課。」(擋箭牌這首歌一聽就知道很難唱啊!)

 

 

 

會創作〈擋箭牌〉,是出自於自己的親身經歷。身旁的友人被夾在情侶的感情中,隨意地被利用,被當作擋箭牌,讓她有感而發地寫下這首歌。MV找來吳念軒合作,細膩地演出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拍攝MV時,為了讓不熟悉的彼此放鬆,吳念軒主動跟郭修彧互動,甚至說了幾句學到的馬來西亞髒話,讓場面瞬間緩和,拉近彼此的距離。

 

 

 

如果要選擇一首歌代表現在的心境,修彧說她會選擇〈盲點〉這首歌。「我一直以來都沒有自信跟勇氣去面對自己、肯定自己,也害怕別人對我失望。因此寫了這首歌,希望自己能走出自己的盲點。」

 

 

 

盲點之所以是盲點,就在於它無法輕易地被發現。但能夠即時發現,並且找尋方法試著解決,讓自己走出困境,就能把盲點變成亮點。相信修彧接下來能夠化逆境為轉機,找到更有自信也更游刃有餘的自己。

 

 

 

 

 

 

editor/Pattie

photographer/韓爵蔚

visual design/韓爵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