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名劍神器如果幻化成人,會是怎樣的性格,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 
 
在《劍魂如初》第一部,文物修復師菜鳥「如初」遇見古劍化形成人的男子「蕭練」。蕭練有著跟年齡不相襯的古樸氣質,對如初親切溫柔,卻又刻意保持距離。在一次意外中,蕭練踩著飛劍救了如初一命,暴露了他是古劍化形成人的秘密。如初不在乎他是什麼,但千年前的一道禁制,卻讓蕭練的人形意識與本體意志起了衝突──他愛她,卻無法控制地想刺穿她的心……
 
《劍魂如初2:山河如故》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深情地望著她。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蕭練相當用心「學習」,如初也樂在其中。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夢裡有一口井、一朵紅豔的牡丹,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那是,蕭練? 夢境越清晰,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

 


 

《劍魂如初2:山河如故》連載1|

我不記得夢中場景,但我猶記夢裡情緒

 

 

一大清早,如初睜開眼睛,就見到窗外那棵木蘭樹的枝椏上,在一夜之間冒出無數個小小如筆頭般毛茸茸的花苞。她縮在羊毛被裡,眼睛盯著樹梢,腦海裡卻閃過無數個模糊不清的影像—

 

花還沒開,她還來得及⋯⋯來得及做什麼呢?

 

影像突然扭曲變形,散成千萬個光點在眼前跳躍。如初頓時頭痛欲裂,眼眶發紅,不由自主地落淚。就在她痛到蜷起身子時,叩叩叩三聲輕響之後,木頭的格子窗迅速被推開,蕭練縱身跳了進來,腳下劍影一閃而逝。

 

他直接飛到床前,將如初抱進懷裡,伸出食指輕輕按在她的眉心之間。

 

一股冰涼感透進腦內,疼痛頓時減緩。如初長長地舒了口氣,蕭練低聲問:「又做惡夢了?」

 

她恍惚地點了點頭,喃喃說:「有光,在遠方⋯⋯」

 

沒有用,不管再怎麼努力,腦海中的畫面依舊迅速淡去。如初睜開雙眼,目光渙散地望著蕭練說:「還是一樣,什麼都記不住。」

 

雖然記不起夢中經歷,但那種眼睜睜看著摯愛墜入深淵,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憤怒悲傷,卻久久無法忘卻。

 

 

去年年底,她搬進這棟老公寓,跟蕭練成為樓上樓下的鄰居。

 

公司就在幾百公尺外,每天走路十分鐘上下班,日子過得平靜安穩,不時還會出現一些小驚喜。比方說巷口新開了一家好吃的麵店,又比方說他們在森林公園內發現一條淹沒在荒煙蔓草中的古道,只要在進入公園後避開人群踩上長劍,就能輕鬆飛越古道入口處的陡坡,直接進入林木蓊鬱、景色優美的路段,帶著零食跳下劍走兩三個小時,是週末踏青的最佳選擇。

 

快樂的高峰出現在春節假期,蕭練主動提議,要陪她一起回家過年。如初原本對這件事非常緊張,跟媽媽溝通再溝通,搞得全家都跟她一樣神經繃得死緊。然而到了她家之後,蕭練所展現的適應力,卻完全出乎如初的意料之外!

 

他跟著他們一起吃飯、看電視,陪爸爸評論時事,陪媽媽採購年貨,大年初一還陪他們到處拜年。無論走到哪裡,他的禮數周到,受到老一輩親戚們的交口稱讚,風度翩翩,更不時引起同輩與路人的注目。

 

離家前一天,如初索性拉著蕭練參加她的高中同學會,狠狠滿足了一次虛榮心—誰也不能阻止她炫耀男朋友太帥。

 

孰料年假過後,惡夢突然來襲,在短短不到幾天之內,就令如初從雲端跌落至谷底。

 

惡夢發生的原因不明,頻率也毫無規律可循,有時候一週才一次,也有時候好幾個夜晚接連不斷。而她每一次墜入夢境,都是不到筋疲力盡絕對無法醒來,但只要一醒過來,便立即將夢境內容忘得一乾二淨。

 

最近幾天又是惡夢的高峰期,如初靠在蕭練身上休息片刻,抬眼問蕭練:「你有沒有聽到什麼?」

 

他就住在樓上,兩人間只隔著一層天花板,以他的耳力,就算不留心,也能將她的動靜聽得一清二楚。這個能力在平常不時會讓如初有點尷尬,但是從她開始做惡夢起,反而變成安全感的來源。

 

蕭練垂下眼,回答:「跟前晚差不多。妳又喊了我的名字,有時候還壓低聲音驚叫,像是害怕被誰聽到似的。」

 

他的聲音有些沉鬱,但如初並未留意。她自言自語地說:「跟前晚差不多?也就是說,一直以來,我都在做同一個夢?」

 

「有可能。」蕭練頓了頓,忽地問:「妳會不會反覆夢到在劍廬跟犬神、封狼⋯⋯還有我⋯⋯對峙的那一幕?」

 

他的語氣帶著強烈的自責,如初一愣,馬上用力搖頭,說:「不可能。」

 

蕭練握住她的手,說:「初初,妳根本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夢。」

 

「可是我記得夢裡的情緒。」如初反握住蕭練的手,急切地說:「我了解自己,如果夢到劍廬,我絕對不是這種反應。」

 

蕭練沒出聲反駁,但神色間卻流露出顯而易見的不同意,如初看在眼裡,不禁沮喪地問:「你不相信我?」

 

蕭練將她摟進懷裡,輕聲說:「我當然信妳,不過,別低估人類潛意識的複雜性。」

 

他的說法很有道理,卻完全無法說服如初。如初將頭埋在他的肩窩裡好一會兒才開口說:「蕭練,我要講一件事,你聽就好,不准發表意見。」

 

 

 

 

本文摘自《劍魂如初2:山河如故》

 

★ 未出版先轟動《鬼怪》的韓國出版社RHK火速搶下版權,好萊塢新加坡影視公司熱烈爭取中!

★ 媲美《禁咒師》的華麗架空、匹敵《蘭亭序密碼》的古物考究、挑戰《鹿男》的奇幻想像

 

  情深不壽,愛以致傷
  他總說光陰苦短,她的時間珍貴,要她好好過。
  卻從來不明白,正因為光陰苦短,所以才更需要憑著一股衝動,義無反顧。


她賭上生命,只想為他解除命定的禁制,哪怕是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也在所不惜
他盡了全力,只冀望她過上安穩的生活,哪怕是得從她的人生永遠退場,也勢在必行

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深情地望著她。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蕭練相當用心「學習」,如初也樂在其中。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夢裡有一口井、一朵紅豔的牡丹,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那是,蕭練? 夢境越清晰,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

某天,考古隊在青龍鎮挖掘出一座古城,如初發現,古城的一磚一石都與夢中毫無二致,而那裡,正是解開禁制的關鍵!於是她不顧蕭練阻止,三番兩次透過古城進入傳承。一個為愛義無反顧,屢闖險境;一個為愛放棄一切,寧願守護,兩人的衝突越演越烈,而如初身邊出現的神祕男子,又會為他們的感情帶來什麼化學變化?

之前離奇失蹤的學妹案件未解,卻又陸續出現數位失蹤者,其中竟然也包括如初?背後的藏身者真如眾人想像的單純嗎?逐漸明確的線索、越顯炙熱的情感,再度讓人深陷古物人形的世界,無法釋卷。

 

 

出版社:圓神

作者:懷觀

生於高雄岡山,一個人口不滿十萬的南方小鎮。十二歲以前住在一棟有著小小藏書閣樓的三層樓房。在閣樓裡她同時讀到了曹雪芹的《紅樓夢》與喬治馬丁的《萊安娜之歌》;兩者相加,成為她幻想與寫作的出發點。

 

在清華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懷觀進入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班。在那裡她不但認識到世界頂級的學術心智,也因此接觸了英美的故事寫作教育。之後她先後旅居紐約州、蒙特婁、香港等地,最後回到家鄉,發表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未見鍾情》。《劍魂如初》是她的第二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