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名劍神器如果幻化成人,會是怎樣的性格,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 

 
在《劍魂如初》第一部,文物修復師菜鳥「如初」遇見古劍化形成人的男子「蕭練」。蕭練有著跟年齡不相襯的古樸氣質,對如初親切溫柔,卻又刻意保持距離。在一次意外中,蕭練踩著飛劍救了如初一命,暴露了他是古劍化形成人的秘密。
 
如初不在乎他是什麼,但千年前的一道禁制,卻讓蕭練的人形意識與本體意志起了衝突──他愛她,卻無法控制地想刺穿她的心……
 
《劍魂如初2:山河如故》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深情地望著她。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蕭練相當用心「學習」,如初也樂在其中。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夢裡有一口井、一朵紅豔的牡丹,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那是,蕭練? 夢境越清晰,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

 


 

《劍魂如初:山河如故》連載2|

我說的『學習』兩字,是特別指當妳男朋友這點

 

 

這話言詞上十分霸道,但如初用的口吻卻純屬撒嬌,蕭練忍不住嘴角微翹,答說:「好,妳說,我聽。」

 

「我總感覺,是這個夢主動找上我,而不是我在做夢。」

 

如初抬起頭,跟蕭練拉開了一點距離,鄭重地又說:「我剛剛想起來了,夢裡有一種鹹鹹腥腥的味道,像海⋯⋯這真的很奇怪,我以前做夢從來沒有嗅覺。」

 

蕭練欲言又止地望著她,如初嘆一口氣,抱起羊毛被認命地說:「我講完了,你想批評什麼就直接說吧。」

 

「嗯,初初,其實我想說的是,妳非常敏銳。」

 

蕭練對上如初狐疑的視線,溫柔地摸摸她的頭髮,又說:「我大嫂是心理學專家。她有一次告訴我們,做夢是人類大腦重組訊息的副產物,但因為嗅覺和味覺幾乎與大腦的皮層無關,所以也鮮少進入夢境。」他頓了頓,若有所思地說:「也許妳對,這個夢有問題⋯⋯」

 

「你有大嫂?」如初一臉震驚地傾身向前,問:「意思是說殷組長結過婚,為什麼我從來沒聽你們提起過?」

 

「過去三十年他們分居,我們大家都不方便提。」蕭練對如初眨眨眼,做出一個會心的表情。

 

如初自以為了解地點點頭,但還是忍不住好奇,湊近了悄聲問:「他們真的結婚了?」

蕭練點頭:「有證書,民國政府發的,證書上還寫了什麼『三生石上注姻緣,恩愛夫妻一線牽』之類的詩詞。」

 

這太浪漫了,如初喃喃:「好想看殷組長的婚紗照,民國新娘耶⋯⋯」

 

「吵架的時候撕光了。」

 

「你很殺風景欸。」

 

「實話實說而已。」

 

 

今天是週末,不用上班,兩人靠在一起聊了片刻,如初伸手掩住嘴打了個呵欠,呻吟著說:「好累。」

 

她的眼睛還有點浮腫,嘴唇乾裂,顯然被惡夢折騰得不淺。蕭練憐惜地看著她,建議:「等下我們去國野驛吃頓豐盛的早午餐,好不好?」

 

「國野驛有早午餐?」如初問。

 

蕭練肯定點頭:「今年開始提供的,我有特別向邊哥打聽過。」

 

如初更加不解:「你為什麼會去打聽這個啊?」

 

他不需要進食維生,對吃也沒有任何興趣。

 

蕭練用指頭點點她的鼻尖,說:「妳搬進來那天我就說過,我的學習能力不強,但始終不間斷,看來妳沒聽懂,我說的『學習』兩字,是特別指當妳男朋友這點。」

 

如初開心地笑了,索性翻個身,整個人窩進蕭練的懷裡。晨風微涼,他扯起羊毛被裹住她,啪地一聲,一本線裝書從被子裡掉落到枕頭上。

 

那是記載了傳承的古書,蕭練凝視書封片刻,忽地問如初:「妳的惡夢會不會跟傳承有關?」

 

「我有想過這個可能性,可是開啟傳承之後,我就算在夢裡進入傳承,醒來後也能記得內容,跟最近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如初在他懷裡翻個身,仰起頭又說:「話說回來,如果傳承的目的是為了傳遞經驗跟知識,那讓人記不住的夢,豈不是一點用都沒有嗎?」

 

蕭練沉思片刻,並未回答她的問題,卻再問:「妳最近花很多時間在研究解除禁制?」

 

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矛盾,爭辯過幾次之後如初就決定再也不跟蕭練討論禁制的事了。

今天也不例外,她抓起羊毛被裹住自己,試圖用嬌嗔的語氣轉移焦點:「隨便看看書而已。你先出去,我要換衣服了。」

 

「什麼書,妳開啟新的傳承了?」蕭練不為所動地追問。

 

「當然沒有,你以為傳承是貓罐頭,想開就開呀?」如初指著房門說:「快點,我快餓死了。」

 

蕭練這才放下心,站起身用嘴唇輕觸她的額頭。他的動作優雅,需要仔細看才能發現與她刻意保持了一點距離。如初瞥了蕭練胸前一眼,纏繞在心臟部位的鎖鏈一如往常般游移閃爍,散發著淡淡金光。

 

在這條鏈子所代表的禁制尚未解除之前,他需要控制情緒,不能過度使用異能,與她的肢體接觸更是需要小心。誰也不知道觸發劍魂取代意識主宰蕭練身體的界限在哪裡,然而只要一旦越界,代價便有可能是死亡⋯⋯

 

她的死亡。

 

由他親手執行。

 

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決定在一起。

 

共同的決定。

 

 

 

 

本文摘自《劍魂如初2:山河如故》

 

★ 未出版先轟動《鬼怪》的韓國出版社RHK火速搶下版權,好萊塢新加坡影視公司熱烈爭取中!

★ 媲美《禁咒師》的華麗架空、匹敵《蘭亭序密碼》的古物考究、挑戰《鹿男》的奇幻想像

 

  情深不壽,愛以致傷
  他總說光陰苦短,她的時間珍貴,要她好好過。
  卻從來不明白,正因為光陰苦短,所以才更需要憑著一股衝動,義無反顧。


她賭上生命,只想為他解除命定的禁制,哪怕是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也在所不惜
他盡了全力,只冀望她過上安穩的生活,哪怕是得從她的人生永遠退場,也勢在必行

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深情地望著她。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蕭練相當用心「學習」,如初也樂在其中。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夢裡有一口井、一朵紅豔的牡丹,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那是,蕭練? 夢境越清晰,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

某天,考古隊在青龍鎮挖掘出一座古城,如初發現,古城的一磚一石都與夢中毫無二致,而那裡,正是解開禁制的關鍵!於是她不顧蕭練阻止,三番兩次透過古城進入傳承。一個為愛義無反顧,屢闖險境;一個為愛放棄一切,寧願守護,兩人的衝突越演越烈,而如初身邊出現的神祕男子,又會為他們的感情帶來什麼化學變化?

之前離奇失蹤的學妹案件未解,卻又陸續出現數位失蹤者,其中竟然也包括如初?背後的藏身者真如眾人想像的單純嗎?逐漸明確的線索、越顯炙熱的情感,再度讓人深陷古物人形的世界,無法釋卷。

 

 

出版社:圓神

作者:懷觀

生於高雄岡山,一個人口不滿十萬的南方小鎮。十二歲以前住在一棟有著小小藏書閣樓的三層樓房。在閣樓裡她同時讀到了曹雪芹的《紅樓夢》與喬治馬丁的《萊安娜之歌》;兩者相加,成為她幻想與寫作的出發點。

 

在清華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懷觀進入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班。在那裡她不但認識到世界頂級的學術心智,也因此接觸了英美的故事寫作教育。之後她先後旅居紐約州、蒙特婁、香港等地,最後回到家鄉,發表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未見鍾情》。《劍魂如初》是她的第二部作品。